太阳西沉
时间:2010-03-18

2月底中日两国分别公布了本国2009年度经济数据,这解答了长久以来萦绕在人们心头的一个悬念:中国的经济总量能否在2009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但这种超越事实上又是没有悬念的,因为事前几乎每个预测者都认为那仅仅是时间问题,这个历史性时刻即便不是在2009年,那也一定会在2010年的某个时间点发生。

确实,此事象征意义远远大于现实意义——那不仅意味着日本自1968年以来首次(在大多数观察家看来,也是永远地)失去“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的交椅,还是数十年来第一次中国在经济总量上超过日本,象征着自1895年甲午战争以来两国强弱对比迎来了一个转折点。当然,对一些习惯运用购买力平价法(PPP)衡量的学者看来,这个转折点早已到来了。无论如何,尽管只是象征意义,但它毕竟还是会在两国人民的内心产生微妙的影响。

对此,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语调轻松:“中国的GDP超过日本是当然的事,用不着大惊小怪。从人口规模来考虑,超过也是应该的。”他坚持说:“我对日本的未来没有悲观,充满了乐观主义精神。”——然而他强调“不悲观”恰恰意味着一些日本人面临被中国超越时所怀有的低落情绪。虽然日本的人均GDP仍远高于中国,两国在软差距上更大,但日本人毕竟终于感受到:日本作为一个整体,在一百多年来两国漫长的竞争史上处于下风了。

许多人早就预感到这一天早晚会到来,但金融危机的爆发使它大大提前了:2008年中国GDP已达到日本的93%,而2009年两国经济表现反差极为明显,只是因为日元相对美元大幅升值9%,才显得按汇率计算的日本GDP相对没那么糟。自去年以来日本各大媒体就在关注这一焦点。元旦前后朝日、NHK等电视台都在热烈讨论,以至于有人开玩笑说,“日本人过年,嘴巴里含着生鱼片也在议论中国经济。”著名电视主持人田原总一郎很好地总结了这种心理:“中国的每一个举动都牵动着日本人的神经。”那种焦虑,仿佛是在等待世界末日。

冷战后日本经济陷入长期低迷,政治上自1993年自民党一党统治局面结束后也是一片混乱,冷战时代日本人极其善于利用现有的秩序,但对没有秩序和创造新秩序的世界格局,则颇有些茫然。迄今已延续二十年的“平成不况”极大地打击了日本人的自信(最近的一次事故是尚未收尾的丰田召回事件),与1980年代初信心爆棚地喊出“日本天下第一”时简直天壤之别。而同期中国却迅速崛起,对于中国经济规模将有多大,中国的目标是什么,会不会造成环境恶化……日本都不清楚。近代以来,中国从未强大过,对于怎样和一个强大的中国相处,日本也没有任何经验,而现在的局面还是一个“比自己更强大的中国”,在不知如何应对的情况下,就只能紧张地盯着中国的一举一动。

一些批评者已经提出一个“日本病”的概念,指面临各种社会经济难题时,政治上却束手无策、麻木无反应,以至于长期无法走出困局。长期下来这对日本国民心理造成潜移默化的重大影响,一种心态是像日剧《麻辣教师》和《Change》里表露的那样,希望打破常规变革,这很大程度上使得去年民主党在选举中大胜;另一种心态看似相反,实际上却是一体之两面,即鼓吹日本要适应做一个“小国”,成为亚洲的瑞士。笼罩在日本的就是这样一种既怀旧保守、渴望稳定舒适,又想摆脱现状的暧昧心理。

去年英国《金融时报》的亚洲版主编访问日本时注意到,在各国都忙于应对经济危机时,日本人中间却弥漫着怀旧情绪。人们普遍将江户幕府时代“描绘成人类堕落之前的田园世界”。当时日本没有出口,也就不存在对外国的过度依赖,“还不需要可卑地到世界上去讨生活”。甚至一些曾经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照单全收的知识分子也“完全否定了美国”,对战后的政治和经济模式都感到失望。这就像一个奋斗多年的工作狂,猛然间“回头试想真无趣”,觉得还不如当年在家过田园生活的好。虽然在遭受经济上猛烈冲击的时刻去怀念明治维新之前的价值观,让人感觉有些脱离现实,但这确实反映了日本人心中的那种深深的失望乃至绝望——怀旧和希望变革都是这种失望情绪的产物。

这种心态当然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二十年来日本人就常怀有这种因失望而恋旧的情绪。2005年江户幕府将军德川氏的当代族长德川孝恒在杭州发表演讲《寻找东亚的古德》,将当时闭关锁国的江户幕府描绘为一个恬静幸福的时代,暗示明治维新是个错误,反而给日本和东亚都带来了巨大的不幸。同年底,日本著名的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16至19岁的中日年轻女孩的职业理想大相径庭——中国青年人表现出强烈的进取心,想要闯世界,排名第一的职业理想是公司CEO,而日本女孩心目中最理想的三个职业依次是:家庭主妇、空姐、幼儿园教师。Ipsos和路透社不久前的一次联合调查表明,只有14%的日本人确信本国正朝着正确方向前进,信心之低在23个被调查国家中排名垫底。

两国国民的士气如今有着鲜明的反差,中国人那种自信进取倒是与几十年前日本经济繁荣的时代更相似。只是中国即便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大国”,也并不会感到兴奋,因为多数国人的目标是世界第一,并且将中国的兴起视为一次历史性的回归——那本来就是中国曾经有过的地位,现在只不过回到那个“正常状态”罢了。许多成就真正获得了,也不过是淡然处之,正如大跃进时举国热烈地想“超英赶美”,如今中国的钢铁产量不但是世界第一,且将第二名远远甩在身后,对此反倒也没几个中国人觉得有何值得兴奋的。官方竭力淡化中国的崛起,也不想失去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所能带来的巨大政治好处;而民间则普遍更重视人均值,腾讯调查表明,只有16%的网民觉得中国GDP排名世界第二会是一件让他觉得“振奋”的事。

东亚历史上从未有过两个强国并立的局面,面对这一新形势,中日都在小心翼翼地互相调适中。但正如有学者指出的那样,中国人设想的是“多极的世界、单极的亚洲”,而日本政治家的想法却是“单极的世界、多极的亚洲”。但不论如何,两国都必须面对现实,新的形势在带来新的难题时,也会带来新的机会。1989年英国学者Bill Emmott写下《太阳会沉下山》,预言日本经济将崩溃;2003年他作为《经济学家》总编又预言《太阳还会升起》,再次准确判断日本经济将重振。现如今,“太阳”看上去像是真的要西沉了——日本以西就是中国,小泽一郎和鸠山由纪夫强调融入亚洲,大概也正是因为看到了在中日共同发展的框架下,太阳才能照常升起吧。

载《GQ智族》2010年3月刊


  发表于  2010-03-18 21:2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不同意kuhane的观点,权贵资本主义可不是白叫的
cjc123 ()   发表于   2010-03-26 18:45:00

to 維舟:
不好意思,說的太多了,這個話題在我心里鬱積了很久,不吐不快。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25 10:09:59

而且要說起來,南亞當了英國那麼多年殖民地,到現在也是通用原宗主國的語言。所謂“內憂外患”不比我們嚴重?說到底是個心態問題……

我很久以來就有這樣一個想法,“五四”其實是整個東亞現代思潮的一個突出代表,它實際上是建立在社會達爾文主義和民粹主義的基礎上。徐晉如說近代以來,中國被《天演論》和《民約論》(《社會契約論》)這兩本書害的極慘,深合我意。辜鴻銘也曾說如果他有權在手,一定先殺翻譯《天演論》的嚴複和林紓,也是因為看出社會達爾文主義思潮的傳播對本土文明和國民心態的嚴重負面影響而發的。

記得有一年世乒賽上,韓國隊和某北歐球隊交手,贏了。事後在新聞發佈會上,北歐人個個嘻嘻哈哈,輕輕鬆松,倒是韓國人個個表情緊張、汗流浹背,好像生怕輸了無臉見江東父老一樣。有人嘲笑說,光看新聞發佈會以為輸的是韓國人。這難道不可悲么?

說到底,東亞文明最大的特點之一就是國家早熟,這使我們把國勢盛衰看得過重了。國家固然重要,可那並不是終極價值所在。就像當局把GDP當成衡量社會進步的指標一樣,其實是荒唐的。

勢有盛衰、兵有勝敗,國之常耳。英國從日不落帝國的寶座上跌下來,也不見英國人就要尋死覓活了,中國現在固是興,將來肯定也有衰,難道那時我們也要像20世紀這樣集體發瘋一番?
 回复 Pepino 说:
你说的韩国人的故事,让我想起08年奥运会时,中国击剑队一个法国教练说的话——当时他带的中国选手赢得了一枚银牌,但事后他惊讶地发现中国人神情并不开心,“看上去我们不像是得了一枚银牌,而是失去了一枚金牌。”
我觉得不仅是对国势盛衰,东亚的价值观对输赢看得也重(试看家长对孩子学习的鞭策)。但现在情况也渐渐在变,国人逐渐能享受体育或学习本身的乐趣,而不仅视为荣辱成败。所以像兄这么看待,也是好事。这也是因为世事变迁了,一百年前危难时期,许多仁人志士最担心的,恰恰是国人对国势盛衰无动于衷(或称为“麻木不仁”),没有救亡意识。你举的英帝国衰落的例子,窃以为是不适合作对比的,没落和危亡是两回事、两种感受,前者是伤感而不是生存受到威胁。
(2010-03-25 11:27:53)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25 10:07:57

to 玖羽:
謝謝您的指教,我見識太過淺薄,讓您見笑了……

但是我對您的說法有異議
國家和國民本身是不同的,說大國需要自立自強是對的,但國民不需要如此注重和當局保持一致吧……美國堪稱世界警察,但美國國民有很強的孤立主義心態,對國外事物不瞭解,這可以算一個例子吧……

我覺得我們是不是過於汲汲于外在的功業了?這可能也和長期的“天朝上國”的心態有關。事實上,我在斯裡蘭卡看到,南亞人雖然經濟發展緩慢,然而由於宗教發達,他們的心態平和,並沒有整天和他人攀比的意思,他們遠比東亞人的幸福感高。幸福不幸福,歸根結底是要看自己的感受的。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乎?
 回复 Pepino 说:
幸福感确实是很难说的事,萨林斯《石器时代经济学》雄辩地表明,处于原始经济的小型人类社群,往往幸福感很高。在美国,近几十年来人们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但幸福感比他们的祖辈要低得多。
(2010-03-25 10:30:41)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25 09:35:53

>>Pepino

日本主流社会的心态是变了,但在日本业界如此发达、高度细分的背景下,任何主题的作品都能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的确,和腾飞期的意气风发、泡沫时代的挥霍张扬,以及泡沫崩溃后的痛苦迷茫相比,新世纪的作品更多地鼓吹着平凡安详,但你不能说哪种价值观是主流,只能说哪些作品更能体现时代精神

另外,80年代以降机器人题材的衰落,主要问题在玩具商和业界,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题目,要说可以说很多,但它和社会心态还真就扯不上太多关系,事实上,(非高达非勇者系)长篇TV版机器人动画的式微和短篇OVA机器人动画的崛起,这个变化过程主要发生在泡沫未崩溃的80年代后期,那些极度凸显“工业浪漫主义”的机器人作品反倒大多产生于90年代以后

另外,说到国家心态,我的观点是,没有英雄的国家是幸福的,但这是一种大国无权享受的幸福,像日本、北欧那样,把国家寄托在其他大国身上享受人生,大国做不到这一点。再说,像日本和北欧那样活着真的幸福吗?我不觉得。至于新文化运动,很简单呀,当时为了让国家强大,连法西斯都是可选项,在那个内忧外患的时代鼓吹个人的安详,根本就是幻想
 回复 玖羽 说:
日本动画太深了,我所知甚浅,不过日本现在的价值多元则是有目共睹的——恐怕一个国家发展到一定程度都会趋于如此吧。至于说幸福感,我觉得这很多时候是个人感受,是否生活在大国也是一个因素,但未必是决定性的;而且你的话好像有些矛盾:前面说没有英雄的小国有一种“大国无权享受的幸福”,后面又说“像日本和北欧那样活着真的幸福吗?我不觉得。”
(2010-03-25 10:03:17)
玖羽 ()   发表于   2010-03-25 01:18:29

日本現在的國民心態,其實也可以從現在日本的影視界看出來。因本人算是個Otaku,所以對日本ACG中題材的變化有所觸動。主要印象深刻的就是7、80年代您所謂“工業浪漫主義”的機器人題材的衰落和奮發向上、創業進取的主流價值觀的改變。特別是2000年以後,所謂“平和の日常”這種價值觀佔據了主流,以致在Youtube上有西方人這麼譏諷:“一個小鎮、一個溫柔而又平凡的少年、幾個cute而又不平凡的女孩”……和印度寶萊塢電影的“一二三四”套路有的一比……
日語老師也證實了這一點——日本現在主流社會心態的改變。
不過個人倒覺得沒什麼不好,歐洲人在一戰以後就發現了,
經濟的增長和科技的進步並不意味著心靈的幸福……
以後的中國人肯定也會如此,現在秦暉不就羡慕老撾么?
:-D
我倒是奇怪中國新文化運動在那個西方人已經開始反思的年代還如此激進的鼓吹全盤西化……他們都該接觸過羅素這些西方學者,知道他們的警告吧……
 回复 Pepino 说:
中国现在80后、90后一代的价值观已经明显不同了,羡慕老挝和藏区的多了去了,尤其在一线城市。至于民初那些鼓吹全盘西化的先驱,那倒不必惊讶,就像跟一个从没吃饱过饭的穷人谈论肥胖症的弊端,他多半不能理解也听不进去。
(2010-03-25 10:01:54)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24 23:28:20

其實越是覺得沒希望、前景暗淡的時代,越是有大變革的因子在……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24 23:08:56

>>维舟

您说得是,抱歉,在您的文章后面说了不相干的话 ^^
 回复 Kuhane 说:
哪里。若有冒昧,请勿见怪。
(2010-03-24 20:44:40)
Kuhane ()   发表于   2010-03-24 15:23:12

>>冷月独夜行

我们的发展方式不可持续,因为我每个月挣三千。
社会的分配不公平不合理,因为我每个月挣三千。
只能说政府坏不能说它好,因为我每个月挣三千。
...etc.

我很感兴趣,假如你突然中了数千万大奖,半年后你的价值观会不会剧变?换句话说,你的价值观是由你自己决定的呢,还是由钱决定的呢?

哦,对了,我在迄今为止的发言中可是一直都很克制。天地良心,用loser这个词形容你的是你,不是我。我既未提,你又非我,你怎知我一直在强调你是loser呢?
 回复 Kuhane 说:
kuhane兄罢手吧。我觉得辩论中应当承认对方的道德真诚:没必要认为冷月是因为月薪不高才对社会现实有所批评,就像他也没必要认为你的观点是为官方代言。这些指责与辩论主旨无涉,倒更像民国时左右两派一吵架,就互相骂对方是拿了卢布或美元,这就没意思了。我与两位都素昧平生,但我相信冷月即便身怀数千万元,也未必改变现在的价值判断;同样,我也不相信你是五毛,事实上我认为:看到观点与官方相近就大肆抨击,与台湾绿营的“逢中必反”并指责卖台一样,说不上是很理性的立场。
(2010-03-24 09:41:05)
Kuhane ()   发表于   2010-03-24 03:27:43

想起了陕北的放羊娃。
常常被用来教育大家做人要有腔调。
可那放羊娃如果是比尔盖茨呢?
一切都是在某个背景下的嗔怒而已。呵呵
花大熊 ()   发表于   2010-03-22 19:19:50

这就像一个奋斗多年的工作狂,猛然间“回头试想真无趣”,觉得还不如当年在家过田园生活的好。虽然在遭受经济上猛烈冲击的时刻去怀念明治维新之前的价值观,让人感觉有些脱离现实

让我想起Turner评点critical theory,对现代工业文明的反思,使得这些理论家与早期启蒙时期的敌视新兴工业文明的思想家们殊途同归了。
其实大家都差不多……中国虽然现在在工业化现代化的道路上大刀阔斧前进,也始终有人对以农为本的传统生活的消亡忧心忡忡呢。
 回复 susi 说:
经历工业化的国家不同程度上都是这样“既快速向前又不断向后看”的,不过这样保持平衡或许也不坏。
(2010-03-22 14:46:02)
susi ()   发表于   2010-03-22 13:06:14

kuhane:i 服了u。在阁下这里,我算是见识了何谓选择性失明,何谓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发展的事实,维舟兄这篇文章里讲得比你详细得多,还需要你在这里强调吗?意思也是说还应该指出存在的一些问题,否则和政府报告没什么区别。至于“应该分得多少份额”,麻烦阁下自己去看看相关的文章、报道吧,至于找不找得到,或者愿不愿意找,那是你自己的事。阁下愿意保持现在的思想状况,是阁下的权利和自由。还有,阁下最后那句话(还有之前的话)不就是想强调我是一个loser吗?好,我承认,我坦白,我就是一个loser,一个每月只挣两三千块(偶尔也能超过3000),却梦想着挣几千万——不,几千亿的家伙。
维舟兄,我无意给kuhane扣帽子,我只是奇怪为何他的语调、语气和政府发言人如出一辙。说实话,我在一家国有控股企业上班,类似的话话我也说过很多。我之前是做国企改制、国有资产处置的,经历过不少的黑幕,所以平时同事之间都自嘲说是为虎作伥。盖场合不同,没必要说套话。
 回复 冷月独夜行 说:
两位不必动怒。中国这些年的发展是事实,社会分配尚欠公正也是事实,我们不必以一面来否定另一面,也不必怀疑持不同意见者的道德真诚。
(2010-03-22 11:19:20)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3-22 09:43:18

>>冷月独夜行

你都承认是事实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只要是事实,我就没有不说的道理。中国的发展是事实,发展中的问题也是事实,你已经在这里喋喋不休地说了很多问题,哪怕为了平衡起见,我也该说一些关于发展的事实才是

至于“分得更多的份额”,这话太暧昧,我无法理解。不如你详细阐述一下,这个“更多的份额”到底是多少——或者说,你认为你自己应该分到多少
Kuhane ()   发表于   2010-03-22 02:28:54

kuhan是不是某个部门的发言人啊?我承认,你说的都是事实,但你这么说,与我们的报纸、电台还有各级政府部门有什么区别!你应该明白的,我的意思是说老百姓理应从经济发展成果中分得更多的份额,我想要强调的是分配的不公平、不合理。至于进步、发展,我强调的是方式是否合理,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对于中国政治、经济生活中的诸多问题视而不见,敢问,阁下的良心在哪里?
还有,维舟兄认为相对剥夺感的存在说明中国是一个平等主义的国家,这点我不敢苟同;当然,我承认,这方面的进步很大。
本不该在这里说过激的话,实在忍不住,维舟兄见谅。
 回复 冷月独夜行 说:
讨论是正常的,倒不必为此致歉,不过给人扣五毛的帽子,窃以为不是好的辩论方式。
其实每个经历过现代化进程的国家都是先谋发展,然后才开始重视利益分配和社会公正的,否则也会严重影响到下一阶段的发展。在当代中国,这更是一个合法性危机的问题(像你已经明显质疑其合法性了),我相信没有一个有远见的政治家会视而不见,但也不要以为只要他们有决心,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处于相同发展阶段的政党能轻易摆平这些。
(2010-03-21 21:50:09)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3-21 20:06:07

>>维舟
感谢长文回复

这种相对剥夺感我并非不清楚,而且我也能理解,毕竟人是感情动物,但同为感情动物的我也该有自己的感受

就上升空间来说,首先今日普通人的上升空间已非几十年前可比,这应该没有异议;其次,虽然有一些人的确受益于家庭的高起点,但另一方面,中国对丛林法则的实践还是比较完善的,不可能出现某人才华横溢但月薪才两三千的情况,很简单的逻辑:如果他确有才华,那公司不可能不重用,如果公司不重用,就有损它自己的利益,而这个人也很快会被别的公司挖走

说得直白一点,能赚几千万的人早就赚几千万了,月薪两三千的人也就值那两三千,然后呢,就值两三千的人,给他普通的工作不肯踏踏实实干,给他难的工作还干不来,成日就想一步登天,感觉不顺就怨政府怨社会就是不怨自己,这样的人我无论如何也看不惯

PS:我很赞成这篇文章的观点
http://chinese.wsj.com/gb/20091224/YET083557.asp
 回复 Kuhane 说:
理解。不过这种相对剥夺感的事实存在也意味着中国是一个平等主义社会,人们普遍认为可以、也应该凭自己的能力获致某些成就和机会,虽然社会的快速发展也使一些人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欲望型相对剥夺感(像罗玉凤开出的配偶条件极高)。面临这些问题时,解决的办法之一是让人降低期望值,其二则是社会提供更多发展机会和公平正义。我觉得为政者现在做的正是后者,用赵鼎新提出的概念来说,就是所谓“防御性政体”(defensive regime),即面对强大的压力而不得不通过执政绩效来换取执政空间。
(2010-03-21 08:29:56)
Kuhane ()   发表于   2010-03-21 01:02:06

>>而且这种发展普通老百姓又享受到了多少?

说话要讲良心,把你的生活跟十年前比一下,你说享受到了多少?光是普及手机、电脑、互联网就把生活改变了不知多少,就不说高速公路网、高速铁路网和汽车了,要说上升空间,现在跟二十年前比,就不和三、四十年前比,上升空间是大了还是小了?宽了还是窄了?

如果这些你都觉得不算什么的话,不妨说一下,你觉得享受到了多少叫享受,上升到哪算上升,你自己又付出了多少,值得得到这种享受和上升
 回复 Kuhane 说:
近30年来要论整体的生活水平提高,中国在世界上应该是屈指可数的。不过所谓“这种发展普通老百姓又享受到了多少”的义愤填膺,表达的其实是一种“相对剥夺感”(relative deprivation),也就是说人们自认有资格获得某些机会和事物,但现实中却存在差距——像印度虽然社会不平等远比中国严重,但它的种姓制度却使许多底层人并不觉得自己“有资格获得”,所以极贫者也会安之若素而并无严重不满。
Ted Gurr 1970年在《人们为什么要造反》一书中提出这一概念,并指出这会形成“挫折-反抗机制”。他区分了三种类型的“相对剥夺感”:递减型、欲望型和发展型。中国现在大多数是后两者(所谓欲望型是指例如自己想赚几千万,现实中却不过月薪两三千这种),而发展型则是因为社会的发展不均衡所致,这种心态在国内尤为常见,马克思对此有精辟的描述:
“一座小房子不管怎样小,在周围的房屋都是这样小的时候,它是能满足社会对住房的一切要求的。但是,一旦在这座小房子近旁耸立起一座宫殿,这座小房子就缩成可怜的茅舍模样了。这时,狭小的房子证明它的居住者毫不讲究或者要求很低;并且,不管小房子的规模怎样随着文明的进步而扩大起来,但是,只要近旁的宫殿以同样的或更大的程度扩大起来,那么较小房子的居住者就会在那四壁之内越发觉得不舒适,越发不满意,越发被人轻视。”这实际上恰恰是发展所带来的问题。
(2010-03-20 20:52:38)
Kuhane ()   发表于   2010-03-20 20:23:46

想到郎咸平常说的话,中国人太自我感觉良好。
 回复 sapnea 说:
“自我感觉良好”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士气。我2007年末在上海听过郎先生一次演讲,他提出中国经济的八大危机,有几个点现在回头看仍是很有道理的,不过说到外国金融资本将席卷中国制造业、中国金融命脉沦陷,最终中国将成为西方的经济殖民地,在金融危机之后看,固然可为警世之言,但似乎尚属远景。
(2010-03-20 19:47:22)
sapnea ()   发表于   2010-03-20 16:39:20

对内则极力强化!
——————————————这是其合法性只所在。

我觉得和别人比是没必要的,学习一下日本为什么被超过吧,防止越来越自大的我们在某一天落到日本的境地。后面很多国家在虎视眈眈呢。
——关键是我们采取的是杀鸡取卵式的发展方式,不可持续;而且这种发展普通老百姓又享受到了多少?何喜之有!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3-20 12:41:08

维舟兄过谦了,我那句话说的有些苛,当时我也知道你那是专栏。对于你的博学和严谨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你、老金在线、十年砍柴和黄亭子是我最佩服的四位大侠,其中又以你最为年轻,似乎只比我大一两岁,每次看你的文章我独有绝望之感。
 回复 冷月独夜行 说:
兄过誉了,我读书驳杂不求甚解,请不吝赐教。
(2010-03-20 19:29:04)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3-20 12:35:12

中国的经济是发烧烧出来的,早晚得走日本90年代的老路,到时候社会不动乱就阿弥陀佛了,谈何自豪。
中日两国的生产率、制造业水准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
要是各发达国家都这么想该多好啊。
lll ()   发表于   2010-03-19 23:32:27

我觉得和别人比是没必要的,学习一下日本为什么被超过吧,防止越来越自大的我们在某一天落到日本的境地。后面很多国家在虎视眈眈呢。

很喜欢读你的文章,每每都有思考,有收获。
 回复 王辉 说:
日本和苏联在1980年代的遭遇,恐怕已是中国人最常注意的“殷鉴”了,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人对时局的反应,唯恐重蹈覆辙。
(2010-03-20 19:21:05)
王辉 (http://www.3plus3.info)   发表于   2010-03-19 15:47:01

“官方竭力淡化中国的崛起”,感觉应该是对外是刻意淡化,对内则极力强化!
 回复 狂人 说:
嗯,说得有道理,对外刻意淡化是为了怕别人觉得受到威胁,这个问题对内时基本不存在,很少中国人觉得本国的崛起对自己构成威胁。
(2010-03-19 13:38:54)
狂人 ()   发表于   2010-03-19 13:33:16

中国的经济是发烧烧出来的,早晚得走日本90年代的老路,到时候社会不动乱就阿弥陀佛了,谈何自豪。
不系之舟 ()   发表于   2010-03-19 12:37:30

拭目以待了
shelley ()   发表于   2010-03-19 11:59:22

中日两国的生产率、制造业水准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
yy ()   发表于   2010-03-19 09:16:02

这篇文章过于应景了。
 回复 冷月独夜行 说:
谢谢批评,不过写专栏有时不得不“应景”,话题、字数等都有限制,这和自己写着玩还是不一样的。
(2010-03-19 14:18:17)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3-19 08:31:38

(中国人)许多成就真正获得了,也不过是淡然处之
+++++++++
也许有时候是真的感觉不到吧,毕竟,钢产量超过多少多少,比起房价涨了多少多少,感觉太不一样了
 回复 lsmyer 说:
说的也是。百姓的切身感受有时也标出了国民的“士气”,日本人当然更不会关注钢产量,丰田车召回他们也没有直接体验,但丰田作为日本制造业最大和最后的面子,这次事故还是让日本人颇为失魂落魄。
(2010-03-19 14:04:42)
lsmyer ()   发表于   2010-03-18 23:14:19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