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世界征服者
时间:2010-03-24

历史上最伟大的、常常也是最有利可图的事业,并不是创建一家企业,而是建立一个帝国。

征服者的事业

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在1170年的漠北草原上遇到这个九岁的孩子,根本无法预见到他未来震惊世界的成功:那一年他父亲被仇敌毒死,孤儿寡母被亲朋抛弃,被迫面对极端困苦的生活,依靠掘草根、拾果子、打土拨鼠来度日,用他母亲的话说,“我们除了影子之外无伙伴,尾巴之外无鞭子”。此外,他是个文盲(终其一生都是如此),甚至不算特别勇敢(他怕狗),也没有有力的追随者,因为争夺一条鱼的纠纷,这个野蛮少年还残忍地射杀了家里唯一敢反抗他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与此同时,还要面对仇家的追杀和迫害。在战乱频繁的漠北高原上,他所带领的小家族处于绝对劣势,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机会。

但在三十多年后,他以“成吉思汗”的名字震撼了整个欧亚大陆,由他指挥的蒙古骑兵无情地侵入从东欧到朝鲜的几乎所有文明核心区,建立起迄今为止幅员最为辽阔、也是史上唯一一个横跨整个欧亚大陆的大帝国,被称为“世界征服者”(在当时的确名副其实),所获财富不计其数。因此这段历史对后人来说最具吸引力的一点正在于此:他那奇迹般的胜利,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铁木真(意为“铁人”),这位手握黑血块降生的蒙古领袖,在一开始并不注定成为“世界征服者”。虽然世人通常首先注意到他那罕见的军事天才,但对他一生的业绩来说更重要的也许是其政治才干——这是早年的不幸回馈给他的最大礼物。从青少年时代起,他就竭尽全力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奋起参与草原上的政治活动。他并没有忘记九岁时父亲临死前订下的亲事,在十七岁那年迎娶了孛儿帖(日后她所生的四个儿子都将成为蒙古帝国的杰出人物);然后将妻子陪嫁的黑貂皮袄(这是他当时为数不多的珍贵财产)献给父亲当年的好友、克烈部首领汪罕,后者愉快地接受他的尊敬,将他视为义子,答应鼎力帮助他的事业——虽然汪罕终将为此后悔。不论如何,在汪罕和结拜兄弟札木合的帮助下,铁木真击败仇敌蔑儿乞惕部,事业从此大有转机。

他的征服事业首先取决于他能否组织起一个战无不胜的坚实团体。从青年时代起,他就显露出一种令人惊异的坚强品性,能折服一切接近他的人。他最初的追随者博尔术与他本来素昧平生,在他追逐盗马贼时偶遇,便一见倾心,对他说:“朋友,你来得很辛苦了,男子汉的艰辛都一样,我愿做你的友伴。”他们之间这种命运的结合,至死未变。这仿佛一个滚雪球效应:越来越多人的倾慕这位青年领袖的统率能力、公平公正、对朋友的忠诚和对效劳者的知恩必报品格,主动前来投奔他。战乱中的蒙古人,也是在“用脚投票”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互相征战的部落领袖们的观感。

事实上,正是这种道德品质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后来的事业。在他被推举为成吉思汗之后不久,他和札木合之间的战争因下属争夺马匹的纠纷而爆发。结果战胜者札木合用七十口大锅烹煮擒获的敌军首领,这种不必要的残忍刑罚非但没有起到慑服俘虏的目的,反而使几个重要首领离开札木合,投奔成吉思汗,因为他们反感这种集体残杀方式,认为后者无论如何是比较稳健和相对较为人道的。结果成吉思汗虽然在军事上失败,却取得道义和政治上的重大胜利,各部落互相转告和传诵他的绝对正直、慷慨和宽宏大量,这与一些蒙古首领反复无常、专横暴戾形成鲜明对比。这使他赢得越来越多的追随者,不断取得对乃蛮部、塔塔尔人、以及克烈部的胜利。

成吉思汗绝不是一个没有头脑的野蛮人,每一次战争他都会使自己的行为合法化:他指责札木合背叛盟誓、对汪罕则有史诗般的“成吉思汗的声诉”(这一委婉的责备使他义父陷入懊悔之中)、对金朝的战争是为了复仇(金朝曾残酷处死其祖先)。而他向中亚的扩张序曲甚至更像是一次道义上的自卫:1219年,成吉思汗派遣的有500峰骆驼驮运金银、中国绸缎和珍贵皮毛的商队,由450名商人率领西进,被花剌子模边境军人以间谍为名屠杀,货物全被没收,此即“讹答剌惨案”。成吉思汗要求交出犯罪的地方长官、并赔偿损失,结果其使者被处死,随从被割去胡须(按蒙古习俗这是极端的侮辱),他这才震怒之下率大军西征,一举灭亡花剌子模汗国。

富有四海

“成吉思汗”这一称号的本意是指“大海一般(权力无边)的王者”。作为他征服事业的一个附带后果,他毫无疑问也是富有四海的。在当时的蒙古人观念中,被征服的土地、人民和财产只是王室家族的私产,也正由于这种观念,才产生了随后的分封制度。

他的财富有多少,永远不可能有一个具体的数字,但从他征服地区的富庶程度来看,无疑在古代史上达到了一个无人能企及的巅峰,这与其青少年时的极端贫困形成鲜明的对比。当他十七岁结交博尔术时,八匹银灰色的骟马几乎就是家里全部的财产,因此在它们被盗马贼偷走后,他骑着剩下的一匹秃尾甘草黄劣马追踪六天六夜,才将它们夺回。随后拜见汪罕时,他献出新婚妻子陪嫁的黑貂皮袄作为见面礼——这大概是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礼物了。之后不久,仇家蔑儿乞惕人半夜来袭,又将他全家洗劫一空,连刚过门的妻子孛儿帖也被掳走。

在当时蒙古高原的战乱中,财产只有武力才能保障,财富也随着武力而转移,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按《蒙古秘史》的记载,铁木真直到联合汪罕、札木合摧毁蔑儿乞惕人,才第一次真正获得大笔财富,在这一史诗中,铁木真自述“我们已洗劫了他们的家室,我们已毁灭了他们的亲族,我们把它们剩余的人也都俘虏了!”但当时蒙古人财产不多,掠夺的财产实际上大多只是牲畜和奴隶。在那次战争之后,铁木真将掳掠来的金腰带和海骝马赠予札木合,而札木合也将夺得的另一条金腰带和白马相赠,以坚定双方的友情——可见在当时他们的眼里,这已经是极端珍贵的财富。

此后他被推举为成吉思汗时,实际财富拥有仍然与这个称号是颇有不符的,以当时文明世界的标准衡量,恐怕是颇为寒酸的。在立他为汗时,蒙古主要首领共同起誓,愿在冲锋时为前驱,并将掳掠来的美女贵妇、宫帐等首先献给他,而若违背誓言,“可离散我们的妻妾,没收我们的财产”,这是当时蒙古人最重的盟誓。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也是成吉思汗本人的观念,波斯史学家拉施特在《史集》中记载,据说成吉思汗曾说过:“人生最大的幸福在胜利之中:征服你的敌人,追逐他们,夺取他们的财产,使他们的爱人流泪,骑他们的马,拥抱他们的妻子和女儿。”这段著名的话一直被认为典型地反映了游牧民族的征服和掠夺欲望。

游牧世界内部的掠夺战争,财富的转移往往是较小规模的,因为各部落的财产都不多,只有当它扩大为对外的征服战争时,才带来财富的急剧增长。在早期对西夏的征战中,蒙古军还未适应攻城战,因此大多只谋求获取一些贡物(包括货币、绸缎和骆驼)。随后对世仇金朝的入侵中,蒙古大军在初期也往往在攻破城池之后,随即携带战利品北还。例如在1214年的战争中,金朝皇帝被迫求和,献出蒙古人所要求的一切:金银、缎疋、一千个童男女、三千匹马以及一位公主。此后不久,金帝出于恐惧而迁都至开封。此举导致金朝威望完全丧失,蒙古人尾随占领北京,成吉思汗忠实的部将失吉忽都忽奉命收取金人的财货,他说:“从前中都的金帛皆属金主。现在变成了成吉思汗的财产,没有他的允许,什么人可以染指呢?”(见《蒙古秘史》252节)他此举受成吉思汗高度称赞,这也证明当时蒙古军所攻占城池的财物,在理论上都首先归属成吉思汗支配。

在毁灭花剌子模国后,他的三名部将向他征询:“蒙天地护佑,我们战胜敌人,我们将一切金银绸缎财富取来献你,我们替你攻破人民和城池。你要不要我们去攻打巴格达的哈里发呢?”(《蒙古秘史》260节)最终,打开哈里发宝库的事业由他的孙子旭烈兀(他让哈里发饿死在自己的宝库里)完成,而他的另一个孙子忽必烈被马可·波罗称为“人世间前所未有的最强大的统治者,他拥有的臣民最多,土地最广阔,财富最充裕。”

蒙古帝国的征服在初期无疑是掠夺性的,按照雷纳·格鲁塞《蒙古帝国史》的观点,当时“蒙古人还是沿袭游牧人劫掠的古老习惯,许多时候他们不能了解什么是有效的征服,就是说真正的占领。”直到他们后来他们逐渐意识到税收是聚敛财富更为有效和可持续的长期经营方式。这种转变不但减少了残酷性,也带来了更为巨大的财富。在元朝时,蒙古统治者通过税收合法地搜刮全国最富庶的江南地区的财富,以至于当时人抱怨“贫极江南,富称塞北”(叶子奇《草木子》卷三)。在蒙古帝国最西端的金帐汗国统治下的东欧,日后发展为俄罗斯帝国的莫斯科公国的统治者,最初原本就是蒙古人的税收官,他们之所以能够崛起,正因当时征税的成功与否取决于武力强制。

成吉思汗的遗产

打仗是世上最花钱的事。岳飞曾说,“兴师十万,日费千金,邦内骚动七十万家”,因此在中世纪的意大利,雇佣兵们甚至将战争发展成一门生意。对古代的游牧民族来说也是如此:打仗恐怕是他们最赚钱的事业。

游牧世界具有极强的开放性,这与农耕定居文明封闭自足的特性截然不同,因此游牧民天然希望与人进行物资的交换,这种交换在和平时表现为贸易,在战争时则表现为掠夺——即一种强迫交换。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中说:“游牧民族最先发展了货币形式,因为他们的一切财产都具有可以移动的因而可以直接让渡的形式,又因为他们的生活方式使他们经常和别的共同体接触,因而引起产品交换。”因此游牧民族的经济观念常常与“交换”有关,这种意识在很大程度上推进了世界历史上文化的交流和传播,以及贸易的兴盛,然而,不可否认,他们使用武力快速聚集财富的方式,常伴随着暴烈的破坏性,虽然这种这种破坏性也会开创新的局面。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成吉思汗作为一个世界征服者的行为思想模式,与较早的游牧首领似乎没有本质的差别。著名的如中亚加兹尼汗国的马赫穆德,他在1002-1026年间,曾远征印度达15次以上,目的主要是掠夺印度的财富,其入侵地大多是据间谍报告有大量财富的地区,其中1019年的远征一次性就获得57,000名奴隶及大量宝石等贵重物品,这些远征使印度成为苏丹及其军队的主要财源,否则他甚至无法维持这支军队。

在成吉思汗的征服战争中,有时不仅是掠夺,甚至会将整个城市屠灭。布哈拉、撒马尔罕、巴尔赫等城市,在被横扫后都一度成为鬼城。1221年蒙古军攻打中亚名城木鹿时,成吉思汗的女婿被守城者射死,城破后其居民七十万尽数被杀,成吉思汗幼子拖雷坐在平原的一把金椅上,亲自监督这场屠杀。该城在几百年内都未能恢复元气。许多遭受蒙古帝国沉重打击的地区,即使在摆脱其束缚之后,都久久未能恢复其主动创造性。

成吉思汗遗产的另一部分,即他作为一个世界征服者的榜样力量。他虽然军队人数不多,却几乎战无不胜。他临终时蒙古军队总共也只有12.9万人,其中的六分之五都归幼子拖雷所有,长子术赤占领俄国南部,部下仅有四千名真正的蒙古人。需要记得的是:对成吉思汗及其继任者来说,当时最主要的目标始终是富饶而肥沃的中国,以及中亚的绿洲城市,西亚及中东欧对他们来说,属于缺乏吸引力的贫穷多山的地区。

14世纪最著名的征服者跛子帖木儿也系出成吉思汗分封的察合台汗国,自称是蒙古人,他效仿成吉思汗,将掠夺性征服推到了一个更为残酷的巅峰,当他1398年冬攻破德里时,据史书记载,“一些娃娃兵每人也得到20个奴隶。其他虏获品,诸如宝石、珍珠、红宝石、钻石、纺织品、带子、金银器皿、钱币、盘子,以及种种古玩珍奇,真是不计其数。”帖木儿的六世孙巴布尔在1525年第五次远征印度攻占德里和亚格拉后,将所获的不计其数的财物慷慨地分配给部属,由于其过分好爽的慷慨,只留下一个空金库。不过他更接近成吉思汗晚年的模式:建立稳定的税收制度,定居下来创造一个帝国,由于自视为蒙古人,他所建立的这个王朝在印度史上被称为“莫卧儿帝国”(“莫卧儿”与“蒙古”谐音)。

游牧征服者常常在多次掠夺一个地区后才会逐渐决定定居下来,实行真正的占领。因为一个愈益清楚的事实是:反复掠夺一个地区将导致财源的经济效益递减,屠城从经济上说更是非理性之举。也许出乎一般人设想的是——成吉思汗在其最高律法《大札撒》中根据蒙古习惯法,在所有犯罪行为中对偷盗和抢劫打击最严。正是根据他的这一精神,后世的蒙古首领阿勒坦汗在《十善福经教法规》中谕令:“凡汉人、藏人、蒙古人等,皆不可再行无益之种种抢掠。”

某种程度上也正因此,蒙古称霸欧亚的积极后果之一,就是欧洲旅行者有史以来第一次能够安全地经由陆地抵达中国。成吉思汗的征服一方面摧毁了许多文明地区,但另一方面又大大促进了东西方的交流,引发了陆上贸易的一次大变革,许多中国发明正是在这一时期传入欧洲的。到1368年元朝崩溃,中亚再度分裂,欧亚之间的贸易瓦解、交通断绝,结果欧洲人被迫绕远路寻找一个从海上抵达富饶东方的新航线——这就是地理大发现的最根本动力,而那又是另一个寻求财富的故事了。

载2010年3月《国家历史》“千年首富”专辑


  发表于  2010-03-24 20:4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成吉思汗,我们的骄傲啊!
你脑子进水了把,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就有个国家叫蒙古吗?
() ()   发表于   2010-05-06 19:24:12

仔细阅读了一遍,学习了。成吉思汗,我们的骄傲啊!
Dell r200 (http://www.dell-r200.com)   发表于   2010-04-13 10:51:52

藏人说的霍尔,可能是回鹖—UIGUR——裕固,青海新疆一带游牧民的自称。
 回复 阴山伯颜 说:
那应该不是其自称。《于阗史丛考》饶宗颐序认为“胡”或出自中东建立米坦尼王国的Hurrian人,疑其名后为匈奴所用并取其Hur/Hrw之音,藏文乃称回纥人为Hor。此后又被藏人用于泛称北方的游牧民,如青海的土族也被藏人称为hor,在拉萨方言中甚至将藏北牧民也称为horpa。
(2010-04-03 09:32:46)
阴山伯颜 ()   发表于   2010-04-02 22:12:27

只会破坏掠夺,不会建设的一种人类文明。成吉思汗在波斯和伊拉克受到痛恨,萨马尔罕和巴格达的毁灭使无数历史文献永远消失。

在巴黎的季美博物馆(东方艺术博物馆)里,我见到过一幅藏式刺绣挂毯,上面绣着可能是颂扬格萨尔王战绩的场面:惨烈的搏杀战场,还有架着熊熊大火的冒着热气的大锅,胜者在准备煮食敌方死伤者的尸体。这里面大概也有因对成吉思汗战绩的崇拜而产生的影响吧。
 回复 孜新 说:
最痛恨成吉思汗的恐怕是俄罗斯,俄国人一直认为金帐汗国的统治打断了俄国的历史进程,使它倒退并与西欧隔绝了几个世纪。至于说格萨尔王的刺绣图,我倒不大赞成你的断语,格萨尔的敌人是Hor,该词在藏语中指青藏高原北方的游牧民族;唐卡中常常绘制十分恐怖的画面(如血海、骷髅),这不如说与萨满巫术和苯教传统有关。
(2010-03-29 18:33:54)
孜新 ()   发表于   2010-03-29 17:15:52

没有蒙古,金国又有内乱。因此宋不但不会灭亡,反而会统一。
----------------------------------------------------------
严重怀疑宋朝有趁火打劫的能力,宋金联合灭辽时,宋军被金打败的辽残兵打得大败
cjc123 ()   发表于   2010-03-26 18:39:13

最遗憾就是没有顺便把日本给征服了
gone ()   发表于   2010-03-25 18:47:21

鄙视这些屠夫,完全无视人类的生命
yy ()   发表于   2010-03-25 17:08:53

“所有的一切都怪丘处机这小子,没事干吗去走什么牛家村嘛。”
-------------------------------
蝴蝶效應啊……:-D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25 10:27:41

每看你的文章都想面壁十天好好想想,呵呵。成吉思汗的成功在机缘巧合什么就会发生吗?是必然么?还是像原子核衰变那样由随机构建概率决定?
更好玩的是你说的“道德品质”,我一直在想它和神经系统的关系,如果世界会因为某人的眼神而不是他的做法发生重大改变的话,我是说一个给物质好处的人没有收到尊敬而悄然给予精神激励的人得到了更大的重视,在他身边的的人获得的愉悦甚至超过了物质激励。我感觉这种神秘主义气质在很多领袖人物身上有体现,所以这种持续的吸引力和一个人的神经系统又怎样的联系?好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有比语言姿势更多的东西,如果有,那是什么呢?
 回复 kankan 说:
自从840年回鹘汗国崩溃后,辽金又不能控制漠北草原,可以说在几百年的混战中,蒙古肯定会出现一个首领。成吉思汗能最终成为这样一个人,与他身上的品质有莫大关联——要了解这一点,我觉得对帮派的社会学分析最有价值,比如《街角社会》,《史记·游侠列传》也可参见,它们都表明,一个首领是怎样获得追随者的,而这一点在铁木真的崛起中特别重要。
(2010-03-25 10:15:26)
kankan ()   发表于   2010-03-25 09:35:19

若当时丘处机没有路过牛家村那麽秘密跟踪他的那些金兵就不会死在郭顶天和杨铁心他们两家人的院子里了,同样,完颜洪列也不会见到包惜弱而对她念念不忘了。那些金兵会轻松死在丘处机手里,而郭,杨两家不会受到余后的波及了。
郭、杨两家不受波及,李萍不会流失大漠,郭靖和杨康将会平平安安的出生在牛家村。江南六怪自然也就不会前往大漠。
没有六怪和郭靖相助,铁木真就会死在扎木合他们手上,蒙古各部落也就不能统一。
蒙古既然不能统一,也就不会有什么西征,火药就不会传入欧洲。
没有火药,铁甲骑士在欧洲的统治不会动摇因此黑暗的中世纪将延长1000年,也就不会有文艺复兴。
没有文艺复兴,自然也没有大航海,美洲将始终是游牧的印地安人家园。
同样,西班牙不会将铁炮传入日本,长筱会战是武田方获胜,日本战国时代将一直持续不能统一。
完颜洪烈没有包惜弱,只能全力参加权力斗争。金国因此会内乱。
没有蒙古,金国又有内乱。因此宋不但不会灭亡,反而会统一。宋朝注重商贸,因此资本主义萌芽将在中国首先出现。
因此到今天,中国将是最发达、最文明的国家,远远领先于日本、欧洲、美洲。
所有的一切都怪丘处机这小子,没事干吗去走什么牛家村嘛。
. ()   发表于   2010-03-24 21:05:5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