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是一种精神状态
时间:2010-03-29


《战后欧洲史》
[美]Tony Judt 著,林骧华 唐敏 译,新星出版社2010年1月第一版

在过去的五百年里,欧洲一直深深推动和影响着世界其余部分的历史进程,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了解在欧洲发生了什么事,即便对中国人来说也近乎一种义务,否则就不免被视为对世界潮流一无所知。这种状况在1945年后受到了冲击,经历两次世界大战的欧洲元气大伤,在新的全球格局中被边缘化了,欧洲发生的事对欧洲以外的世界,其意义似乎多少是有所下降了——但这也可能只是因为人们尚未足够清楚地意识到其意义有多么重大。

以“战后”(Post War)为题撰写欧洲史,首先意味着作者委婉地承认了那场破坏巨大的世界大战对欧洲的划时代意义,因此足以将它的历史断为两截。确实,二战主要仍是一场欧洲内战,它带来摧毁性的浩劫,却没有使欧洲人自己成为胜利者——1945年精疲力竭的欧洲人尴尬地发现:他们未能靠自己的努力从法西斯手中解放自己,却要靠美国和苏联这样的外人重获自由。而英国这个战胜国,在战后初期甚至比战败国显得更寒酸和阴沉。几百年来第一次,欧洲人无法控制自己的命运,如今他们所居住的土地不再是世界中心,而只是夹在美苏两大帝国之间一块柔软的豆腐。

更糟的是,虽然名为“战后”,但关于战争的记忆和阴影仍然长久地折磨着人们。二战无疑是欧洲史上被研究得最彻底的一段历史时期,但它却几乎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很多事令人窘迫,甚至有负罪感。大多数欧洲人被动地经历了这场战争,也并未表现出什么英勇举止——1941年纳粹只用806名德国官员就管住了占领下的挪威,统治法国也只用了1500名自己人。当然,最受折磨的是德国人自己——战后在几代人的时间里,德国人一直在不停地拷问本民族的灵魂:为什么那个年代的德国人竟然会干出种族灭绝那样可怕的事情来。欧洲的其他国家也一直在紧张地注视着德国,怎样使这个欧洲最强大的国家给邻居带来好处而不是军事伤害,长期以来都是所谓“德国问题”的核心考虑。

但一个新的欧洲还是从废墟中渐渐复苏了。那场战争至少也有一个好处:它的巨大破坏力使法德这样的世仇也终于认识到,再这样争斗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为渴求世界霸权而战的念头简直像是疯人院里的笑话。现代战争中将没有赢家,而且打到最后,却还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正是在这一政治共识的基础上,以法德为核心的欧洲新秩序逐渐构筑起来,其特点是协商、合作、团结;而一种身份认同也逐渐在欧洲扩散——即更多人开始认识到自己是“欧洲人”,而不仅仅是法国人、德国人或波兰人。

这些缓慢但有力扩散的共识,最终取代了存在四十年的冷战格局。如果将欧洲本身视为一个朝鲜半岛那样的地理单元,那么它事实上与朝鲜半岛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即一个整体被一道冷战的“铁幕”分隔为二,自身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两个部分各自以美国或苏联作为自己未来的榜样,而这两个未来之间的不可调和,使内战以冷战的形式继续着。就此而言,战后欧洲的处境实际上是世界上其他类似情形的一个原型和缩影:即一个沿着意识形态的边界分裂的共同体,如何重新塑造一个整体的认同感。

这远非易事。二战使得欧洲失血过多,它只能在美苏之间周旋,并小心地不让这两个巨人打起来——一旦如此,最倒霉的将是夹在中间的欧洲。雷蒙·阿隆曾说:“在20世纪中叶,做每一件事都要事先考虑和顾及苏联对于此事的态度。”——其实对美国也是如此。在战后的六十年里,欧洲始终受困于这两大外部威胁:有时它觉得最要紧的是赶走苏联,而另一些时候(甚至是同时)又觉得美国这种“浴缸和冰箱式的文明”才是对欧洲最迫在眉睫的威胁。

渐渐地,在这样的夹缝中,欧洲反倒获得了一个清晰的自我认同。它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些物质结果,还是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有别于苏联所提供的那种未来,也和美国有着很大不同——到底有多大,取决于欧洲人自己的感受和自尊心。在这一点上,1968年可谓是关键之年:这一年的“布拉格之春”使得许多人对苏联的幻想破灭,而同年越战也达到高潮,这又使欧洲的反美运动达到巅峰,欧洲所有政治派别都坚决反对越战,当时激进分子甚至声称“越南就是美国的奥斯维辛”——这一情形就像前些年欧洲人在美军虐囚丑闻上的态度。尤其在冷战之后,“非美国”已迅速成为欧洲人自我身份认同中的最普遍的因素。

这样,“欧洲”作为一种精神状态成了一个象征符号——当人们想起它,就觉得它意味着一整套核心价值观,例如包容、平等、民主协商、自由、公正、简单等等。简言之,欧洲提供了一套不同于苏联和美国的未来。从这个意义上说,本书所谈到的“欧洲”,在战后初期实际上仅仅指的是“西欧”,随着西班牙、葡萄牙、希腊等南欧国家对这套价值观的接受,它们才被“欧洲”所接纳。基本上,欧盟的扩大,就是这套价值观扩散的过程。就此我们才能充分理解,为何“回归欧洲”成为1989年后中东欧社会普遍的渴望和政治主题——仿佛它们之前不在欧洲似的。这里的“欧洲”不是地理概念上的,而是政治意义上的。也就是说,有着那一整套价值观的“西”欧,才是欧洲,而对于中东欧知识分子来说,重要的就是获得这个欧洲的承认和认可,并进而自身热切地融入进去;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认为被欧洲排斥和遗忘是一种奇耻大辱。而转变的代价是值得的:因为欧洲将是你的未来。

然而这又提出了一些新的难题:按照这样一整套独特的价值观,那么像俄罗斯和土耳其这样异质的、格格不入的文化共同体,就必然无法成为欧洲的一部分——事实上本书作者也并未将这两个大国视为欧洲国家。这就是说,在开放欧盟成员国内部边界的同时,对外部的边界却得到了强化和固定,正如书中所讽刺的:“文明的欧洲人之间可以互相跨越边界,但绝不能给外部的‘野蛮人’这种自由。”这也就是为什么虽然欧盟不会剥夺任何国家申请入盟的权利,但土耳其的申请从1987年以来一直被搁置不理。这已经导致俄罗斯和土耳其严重的受挫感,并促使它们不再将欧洲视为自己唯一可能的未来。

欧洲一体化进程确实不无缺陷:5亿欧洲人分布在46个国家,这种多元化使决策十分困难,以至于在国际舞台上很难采取决定性的行动。欧盟现在拥有一个极其庞大而笨拙的政府系统,内部使用20多种语言,要协调一致就已非常困难,欧盟为所有27个成员国对《里斯本条约》的支持而花费了8年时间来谈判和批准,而成员国还时常抱怨自己不被尊重,仅仅成了“一个超级大国集团内某个省”。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去年选出的首位欧洲总统范龙佩与其说是“领导人式的总统”,不如说是“主席式的总统”——他的当选不如说是因为他对其他政治人物的威胁最小,因而才被各方所接受。最近,反对欧盟的英国独立党成员奈杰尔·法拉奇当面侮辱他“拥有湿抹布的气质和银行小职员的外表”,根本不能算一个有魄力的政治领袖。

不过,如果将来这个星球上的所有国家实现联合的话,恐怕其情形更接近于欧洲,而不是美国或其他国家所提供的模式。在这方面,欧洲已经开创了一个未来,而且证明它是可行的。即便仅仅是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作为一个中国人也还是应当了解在欧洲究竟发生了什么。

载2010-3-21《南方都市报》
----------------------------------------------------------------------------------------------
校译:
导言p.8:目前在欧盟国家里居住着的大约1500万穆斯林,等待进入保加利亚和土耳其的8000万穆斯林:按此处下半句有误,当指保加利亚、土耳其等待加入欧盟,而两国穆斯林有8000万
p.14:捷克斯洛伐克总统爱德华·贝内斯:本页下注5作“班尼斯”
p.19:注脚中“加利奇安”;p.21则作“加利西亚”,当以后者为是
p.24:蒙特内格罗:按通译“门的内哥罗”,即今之黑山共和国
p.105:丹尼斯·赫利,同一人p.438作“丹尼斯·希利”
p.113:外交部长扬·马沙吕克:按同一人在同页注解中作“马萨利克”;又前一页提到托马斯•马萨利克,p.154同一人作“托马斯·马沙里克”
p.153:英古什人:当作“印古什人”
p.164:把他们驱逐到比罗比兹罕(划派给犹太人的东部“家乡”):按当作“比罗比詹”,即远东地区靠近黑龙江省边境的犹太自治州首府
p.170:现属吉尔吉斯斯坦比兹凯克:按通译“比什凯克”
p.263:阿卡巴湾:按通译“亚喀巴湾”
p.288:[德国]1870年以后威廉敏娜帝国统治的几十年:Wilhelmina?
p.305:亚得里亚湾:按当作亚得里亚海
p.322和p.383所引的勃列日涅夫的同一句话,译法不统一
p.597:外尼斯特里安:通译“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
p.598:阿塞拜疆人起源于土耳其:按此处Turkey应译为“突厥”
p.658:佩尔·加尔顿——瑞士的绿党领导人:从上下文看,此处“瑞士”当系“瑞典”之误
p.700:东部的萨克逊州:按通译“萨克森州”
p.750:脚注最后一句与下一页注9似乎重复了


  发表于  2010-03-29 19:55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欧盟已经做的限制成员国主权的一个比较成功的例子是欧元。
但是这个很重要的制币权却是个怪物:欧盟成员国不能向欧洲中央银行直接借债,而是必须通过商业银行的中间盘剥。反之,商业银行却可以直接向中央银行借债,像去年金融危机时的央行所作的救市那样。
孜新 ()   发表于   2010-04-08 02:06:12

事实上即使在欧盟内部,也有人开始讨论限制主权的问题了
-----------------------------
問題是,誰肯第一個動手?如果第一個動手的沒有看得見的好處,反而有作繭自縛的可能,那就永遠不會有人動手……
Pepino ()   发表于   2010-04-05 09:29:40

封面好像不太对,意大利是属于西方阵营的
 回复 atreess 说:
封面这张图似乎只是说明欧洲分裂,但并未严格对应铁幕两侧,否则何止意大利,德国南部和奥地利也属西方阵营。
(2010-04-05 20:21:08)
atreess ()   发表于   2010-04-04 18:01:34

说“欧洲是一种精神状态”也是基本委婉承认欧洲在物质上已无可取之处,说白了也就是精神优越感,精神胜利法,阿Q式思维。

奢谈欧洲模式和世界联邦,基础是未来世界财富会逐渐扩散,民族间的物质利益矛盾会缓解。但实际是,欧洲本身是个财富吸收器,很大程度上靠工业品出口来维持生活水品。它对世界资源的贡献率比美国、加拿大低得多。它缓解内部民族矛盾很到程度上靠它维持相当的物质生活水平和相对的物质生活优越性来维持的。
 回复 Leo 说:
西欧在这些年确实经历了一次去工业化进程,但我说“欧洲是一种精神状态”主要是因为:欧洲是依赖于某种主动认同而吸引一些成员加入其中的。欧洲的价值观(或你说的精神优越)当然也是一种意识形态,事实上现在国际上欧洲恐怕是最强调道德制高点的(在伊战、气候问题等方面都是如此),这与欧洲列强一百年前赤裸裸地强调实力确是天壤之别。
(2010-04-03 09:22:26)
Leo ()   发表于   2010-04-03 08:30:49

事实上即使在欧盟内部,也有人开始讨论限制主权的问题了

ttp://www.german-foreign-policy.com/en/fulltext/56307
ttp://www.german-foreign-policy.com/en/fulltext/56318
ttp://www.german-foreign-policy.com/en/fulltext/56325

The German chancellor is demanding that Brussels should be granted new rights of intervention into central areas of national sovereignty, for such cases. If, for example, an elected parliament refuses to enact substantial cuts in wages, Brussels must have the power to order these cuts against their will. "National parliaments do not like to have things imposed," observes Angela Merkel and demands "we have to discuss this type of problem."[4] The extent of this sort of intervention, particularly affecting the smaller EU nations, placing them under de facto direct control of the EU hegemonic powers, in particular Germany, has been anticipated by the Greek Prime Minister Giorgos Papandreou.
Kuhane ()   发表于   2010-04-02 14:34:04

欧洲是五大洲里最小的也是最大的
沉睡边 ()   发表于   2010-04-02 14:14:28

欧盟和联合国实乃两大政治笑话,为世界各国提供了反面榜样。统一的欧洲必须是拿破仑式的或者希特勒式的,法德轴心的结果必然是小熊分饼,大头都被狐狸拿去了。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4-01 08:16:03

更准確的來說,是反面意義上的始皇帝,他的失敗反而促進了歐洲的團結。
==============================================

希特勒的失败怎么可能促进欧洲团结?这个逻辑链条怎么形成?

阴谋论的说法是罗斯福故意把东欧扔给俄国好让欧洲生活在北极熊的阴影之下从而须臾离不开米国。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4-01 08:08:29

未来的世界模式为以天朝为中心的同心圆模式。到那时候美国就悲剧了,因为优势变成了劣势:远离欧亚大陆。
 回复 dabenxiong 说:
“未来的世界模式为以天朝为中心的同心圆模式”——这个恐怕未必吧?mas兄真乐观,连天朝自己都说多极世界呢。
(2010-04-01 10:32:44)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4-01 08:03:57

从某种角度来观察,欧洲在实践2000年前的希腊城邦共和制度;美国是在塑造Roman Peace
wind ()   发表于   2010-03-31 16:59:00

补充

您拿国家和个人比是不恰当的,健全的个人即使先天条件不平等,只要通过努力,发挥主观能动性,就有可能改善自身地位,但那么多又穷又小的国家,连做原始积累的条件都没有,要怎么改善自身地位?

如果是个人,政府有义务为他的努力提供基本保障;如果是一个国家中的贫困地区,政府可以(通过税收)剥夺富裕地区来帮助它;但试想一下,假如世界联邦成立,小国什么贡献都做不了,大国纳税帮助小国,然后大国和小国权利平等——这岂不是更大的不公平?

而且,在资本主义统治世界的今天,各国之间的不平等早就结构化了,小国的地位不会因为在国际组织里给它一票而增加,说难听点,就算没有“将不平等结构化”,它们也照样是大国压榨的对象,有那装摸作样的一票又管什么用
Kuhane ()   发表于   2010-03-31 16:22:51

>>维舟
这种不平等在现实中的确存在,不管结构化不结构化。事实上,要一万人的小国和十亿人的大国平等,姑且不论可能不可能,就算达成了,下场也只会像波兰贵族议会一样

说句很不政治正确的话,到那个时候,恐怕小国就真的没有主权了——但是,世界联邦成立的前提本就是民族国家的消亡,因此,到那个时候也不会有人把国家主权当回事了,相反,我们今天信仰的民族国家还会变成很可笑的东西,就像我们今天看古代欧洲一个城跟另一个城谈主权那样

真的到了G-X统治世界的时候,这个X也不一定是一个国家,可能是跨国家的政治商业文化联盟,这样说你可满意
Kuhane ()   发表于   2010-03-31 16:00:47

希特勒要是成事,就是欧洲的秦始皇啊。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3-30 16:21:24

----------------------------
更准確的來說,是反面意義上的始皇帝,他的失敗反而促進了歐洲的團結。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31 01:22:27

那场战争至少也有一个好处:它的巨大破坏力使法德这样的世仇也终于认识到,再这样争斗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为渴求世界霸权而战的念头简直像是疯人院里的笑话。现代战争中将没有赢家,而且打到最后,却还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
其實不僅是歐洲,二戰在這一點上也深刻地改變了人類文明史。有些人把歐洲一體化進程單純理解為團結爭霸(雖然不能否定有抱團自保的意思),實在是淺薄不堪。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31 01:19:22

对Kuhane的世界大同之理想表示赞赏。呵呵,不过这样的话,世界也太无聊和单调了。此外,我觉得民族国家在我有生之年是不会消失的。
archer ()   发表于   2010-03-31 00:48:34

我认为世界联邦可能是美国的参众两院模式,参议院各国人数相等,众议院按人数分配
----------------------
嗯 美國制憲會議時耗時最久、吵鬧最多的也就是大小州的權力平衡問題了,所以才產生了兩院制、大選舉團制、中央地方分權制等一系列制度。雖然未必說將來的全球治理就是美國式的,但這種思路可以參考。

盎格魯-薩克森民族在政治上一個很大的優點就是會開會,把問題拿到檯面上來講,在爭吵中求得平衡和妥協,事實也證明這樣才能達到真正的和諧。英語國家的議會中有許多繁文縟節,如他人發言時不得看文件做筆記、議長退場前不得離開座位、發言必須面對議長而不得面對他人以免發生直接爭吵等等。但這些細節上的規矩正是長期穩定的議會傳統的產物。
 回复 Pepino 说:
未来的模式如何很难说,不过大小国家的权力平衡问题肯定也会是世界联邦吵闹最多的问题,从前一阵的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中就可见一斑了。平等最好是每个个体都像数学模型中一样均质无差别,但世界的现实是每个个体之间都千差万别,难处就在平衡这两点。
(2010-03-31 09:13:08)
Pepino ()   发表于   2010-03-31 00:48:26

我认为世界联邦可能是美国的参众两院模式,参议院各国人数相等,众议院按人数分配,
cjc123 ()   发表于   2010-03-30 18:49:30

讽刺的是,欧洲最接近统一的年代是苏德战争爆发前的1941年。

希特勒要是成事,就是欧洲的秦始皇啊。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3-30 16:21:24

除非外星人入侵吧,不然要组成世界联邦是不可能的。
jolestar (http://jolestar.com)   发表于   2010-03-30 09:32:34

我认为世界联邦是人类未来的方向(假如人类不被自己毁灭的话),但我不认为*欧盟式的*世界联邦是人类未来的方向

今日之世界犹如两千四百年前之希腊,人类同样受限于狭小的集体认同之中,今日之领土国家即犹如希腊之城邦,人类现在还没有到达抛弃领土国家、组成世界国家的地步,就如希腊人没有到达抛弃城邦、组成领土国家的地步一样。所以,欧盟的存在,前提是欧洲国家自身的衰弱和身处美苏夹缝间的现实,而其本质是遭受外界压力、自身资源又相对过剩时的一种幼稚的尝试。的确,这个尝试的意义十分重大、不可否认,但对您所说人类的未来将仿照欧盟模式这一点,我持保留态度

因为,欧盟实际是建立在不公平的基础上的:公平地对待每一个成员国、赋予它们平等的地位,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各国的实力摆在那里,它们本来就不平等,这是现实,而欧洲人却想用“欧洲人”的旗号否认这个现实。实事求是地说,数百万人、数万平方公里的小国,怎么可能和近亿人、数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国平等?如果推广到整个世界,那更是开玩笑:几万几十万人的蕞尔小国,跟几亿人的超级大国谈平等?这样的结构,顺风顺水时还可以维持,一旦遇到困难,哪怕是很小的困难,立刻会对整个体系造成威胁,就如最近的希腊债务危机

我认为,未来的世界联邦,要么是G-X组成的大国集团、小国只有象征性地位或毫无地位,要么就是在一个超级大国统治下的Pax XXX。与其说“恐怕其情形更接近于欧洲”,我倒认为,恐怕其情形更接近于G20。如果对小国公平了,那么对大国就是不公平。而这个世界毕竟是由Great Power推动的。就是这样

PS:顺便说一句无关的,我是世界联邦的拥护者,如果能把领土国家的逻辑(所谓国益和霸权)在全世界范围内取消,我举双手赞成;但既然人类目前还没有达到那一步,这个逻辑在现实上还无法取消,那我就只好拥护它。凡是有损于这个逻辑的,都是有害的。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
 回复 Kuhane 说:
我没有说人类的未来将仿照欧盟模式,只是说相比起现有的其他模式,恐怕未来的联合会更接近欧盟模式——这中间还是有细微差别的。说情形更接近G20,那么这种组织实际上排斥了绝大部分中小国家,将各国事实上的不平等结构化了,它也就谈不上是一种世界联邦雏形了。这就像拒绝承认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而强调他们能力之间巨大的不平等,其中10%的精英集团有权统治其他人,剩下90%“只有象征性地为或毫无地位”——我本人很怀疑这种政治设想在现实中的命运。
(2010-03-30 09:30:11)
Kuhane ()   发表于   2010-03-29 23:09:16

居然沙发 荣幸啊
nocturnetian ()   发表于   2010-03-29 22:16:52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