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有几个欧洲?
时间:2010-04-25


《旧欧洲 新欧洲 核心欧洲》
哈贝马斯、德里达、艾柯等著,邓伯宸 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0年1月第一版

这个问题乍一看令人骇异:世上难道还有另外一个欧洲吗?然而,地理意义上虽然只有一个欧洲,但在政治意义上就远非如此了,事实上,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最头疼的也是迄今无法解决的问题就在于:每个欧洲国家,甚至每个欧洲人,对于“欧洲”应该是怎样一个欧洲,都有着不同的、难以协调的看法。从这个意义上说,“欧洲”从来就有许多个,单数的“欧洲”除了地理意义上之外并不存在。

看看这本集子就知道问题有多么复杂和严重了。这里收录了哈贝马斯、德里达、艾柯、桑塔格等欧美顶级知名学者对欧洲政治使命和集体认同的看法,其讨论的起因是伊拉克战争前夕,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的拉姆斯菲尔德指责反对开战的法德等国代表着“旧欧洲”,而赞扬波兰等支持美国攻打伊拉克的各国为“新欧洲”,这一言论引起欧洲知识界的严厉批评和轩然大波,这本集子就是集中体现。将欧洲分为新旧,实际上意味着欧洲在重大问题上的公开分裂,哈贝马斯和德里达就此针锋相对地提出“核心欧洲”的概念,倡导以法德等国为核心,强调欧洲的世俗主义、启蒙思想与社会民主传统,走出一条有别于美国的独立自主道路。就此意义而言,说它是一篇欧洲独立宣言,也不为过。

然而这一概念同样很难成为欧洲人的共识,尤其是英国和东欧等被排除在“核心欧洲”之外的那些国家的知识分子,对此很不以为然。正如书中一位德国学者自嘲的,就冲着“核心欧洲”是德国人搞出来的概念,顽固的英国人及东欧、中欧人就会抵死不买账。对不同地区的人来说,欧洲也意味着不同的东西:对法德两国来说可能意味着一种集体认同和使命感;对英国来说,欧洲应当是一个没有政治龙头、没有刀剑、也没有共同货币的欧洲;对北欧人来说,欧洲只是一个没得选择的“必要之恶”;而东欧人的历史经历和话语又全然不同,对他们来说,欧洲更像是一个未来的希望。至于俄罗斯和土耳其,虽然它们也时常自视为欧洲的一部分,但却没有几个西欧人认真地赞同这种看法。

因此,这就戳到了欧洲政治使命的阿喀琉斯之踵:“欧洲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正是核心之所在。每当欧洲一体化进程中讨论到吸收新成员国问题时,几乎不可避免地总要谈到这个问题。问题的麻烦正在于:欧洲自身太过多元,以至于每个成员国的人都有一段特殊的经历,彼此难以共享一些相同的体验,而这种体验才是塑造整体认同的根本所在。这种多元既是丰富性的体现,又是歧异纷争之源——这也难怪,欧洲历史的特点之一就是始终不断的民族意识对抗。在这里,很难有一句口号或一个象征,能将所有人整合到一起。

在伊拉克战争中,这个能团结起欧洲人的因素似乎倒是浮现了——那便是历史悠久的反美主义。虽然美国在二战中拯救了欧洲,但在战后的岁月里,欧洲人始终将美国和苏联并列为最严重的两大外部威胁,许多知识精英对欧洲可能堕入美国那种“浴缸和冰箱式的文明”深怀恐惧。在苏联崩溃后,美国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可一世的帝国式单边主义,更让许多欧洲人十分反感,以至于有观察家惊呼“大西洋在变宽”,西方内部出现了裂痕。这种对立情绪在伊拉克战争中更达到了数十年来的新高。

欧洲人并不仅仅想夺取道德制高点,更想通过对美国单边主义的反对,在国际舞台上扮演一个有分量的角色。因为有一点是越来越明显了:随着中国、印度等新兴力量的崛起以及美国这一超级强国的客观存在,欧洲如果不能联合起来作为一个整体参与国际事务,并发出唯一的声音,那么最终欧洲的声音恐怕越来越不会为世人所听到。这就是为什么欧洲各国需要迫切意识到彼此间的共同政治命运和共同的未来。

这场论战也暴露出了欧洲内部深刻的分歧。许多人不止反对“核心欧洲”这样的提法,也不认为只要与美国的价值相异,欧洲就能获取确定的存在,严厉批评这样的欧洲认同“绝对是行不通的”;甚至有人觉得欧洲沉迷于自己的价值观只会走向一个死的欧洲,而只有成为一个不同文化的交汇点才能生机盎然,“哪来什么欧洲的独立宣言,什么欧洲的价值,根本就是一步一步把欧洲的价值、欧洲的力量颠覆掉、谋杀掉。”应该说,这些多元的声音并非没有道理,而且也许正是这种多元本身,才是真正的欧洲。借用学者朔伊勒布的格言:“如果我们只做个欧洲人,我们就会毁了欧洲。”

然而这也确实造成了政治上的无力。取代欧盟宪法的《里斯本条约》光是为取得27个成员国的同意就花费了8年时间进行谈判和批准,只要一票反对就无法通过——这让人想起波兰历史上臭名昭著的“自由否决权”(只要有一名贵族议员反对,议案就无法通过),这最终成为波兰内部严重分裂、国力衰弱的致命弱点。到现在为止,欧盟仍是一个由其成员国支撑起来的架构,每逢重大问题时总会暴露出无法迅速、一致作出决策的缺陷。

正因此,虽然这场论战爆发于2003年,但它所讨论的问题和暴露出的分歧,则具有持久的意义,而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仍将不断被反复提及。不管欧洲最终应当是怎样一个欧洲,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即艾柯发出的警告:“欧洲如果不成其为欧洲,就只有分崩离析一途。”——在此他委婉地承认了欧洲仍是一个正在形成中的欧洲,这就是一切问题所在,但也是希望之本:人们有权不断设想一个最好的欧洲,而那实际上就是在设想未来。

载《新京报》2010-4-10,题目改为《多元化的欧洲是否可能》


  发表于  2010-04-25 21:0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欧洲人把美国置于对立面纯粹是心理需要,全球化使得西方文明再出现分支的可能性变成零,语言问题是欧洲最终统一的最大障碍,也许百年以后机器翻译完全可以替代人,再也不用学外语,欧洲人的文化共识使得联邦制成为可能,当然外力的刺激也是不可少的。
baibai ()   发表于   2010-05-01 21:55:32

不知“歐洲價值觀”何指?難道要創立某種國教?(笑)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知識份子一思考,歷史就發笑
走著瞧吧……未來不是讀書人在書齋里設計出來的……
Pepino () 发表于 2010-04-30 22:01:34
---------------------------------------------

如果你看ARTE电视台整天嘶声竭力地强调“我们欧洲人”、“我们欧洲人”,是有种大脑被强奸的感觉。中国的电视台或电台都不会“民族主义”到这种地步。
 回复 Leo 说:
这恐怕主要也是因为欧洲在面对美国和新兴势力崛起时焦虑心态的反映,就像晚清时的中国一样,唤起了一种“必须作为一个整体去参与竞争”的危机感。
(2010-05-01 07:40:54)
Leo ()   发表于   2010-05-01 00:43:49

不知“歐洲價值觀”何指?難道要創立某種國教?(笑)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
知識份子一思考,歷史就發笑
走著瞧吧……未來不是讀書人在書齋里設計出來的……
Pepino ()   发表于   2010-04-30 22:01:34

对不起跑一下题,我想全面了解一下鸦片战争,请问维舟兄有什么好书可以推荐?中文或者英文的都可以。谢谢了。
 回复 高山流水 说:
我对鸦片战争没有特别关注过,印象最深刻的是茅海建的两本:《天朝的崩溃:鸦片战争再研究》、《近代的尺度:两次鸦片战争军事与外交》,不过茅的历史观现在看来也是有缺陷的,有机会我再整理思路写下来。
此外,姚薇元的《鸦片战争史实考》、论文集《鸦片战争及林则徐研究外文资料选译》等也可参见。类似的论文及论文集以往很多,但现在看都有待更新,茅海建师从陈旭麓,史观其实也是这个路数里出来的。刘禾《帝国的话语政治》没有专论鸦片战争,但对这段历史的阐释倒是更有创见。国外英文的相关著作我没留心过,不敢置喙。
(2010-04-29 20:28:11)
高山流水 ()   发表于   2010-04-29 16:33:06

欧洲太小了,还散。像小碎肉剁了又剁。想民主统一太难啦。
gone ()   发表于   2010-04-27 16:12:30

东亚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如何礼送鬼畜占领军出西太平洋。

当初定都北京实在是太有先见之明了,正好在乌鲁木齐到东京连线的中间点上。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4-26 12:57:19

还是东亚好啊。东亚早就一体化了,只剩下朝鲜半岛和中南半岛两个半岛,还有些零星的太平洋岛屿。
Leo ()   发表于   2010-04-26 10:56:58

哪亚洲呢?不管怎么说,欧洲在一体化方面的努力都是值得别的洲学习的;止戈为武,交流和合作是化解分歧、促进和平与发展的最好办法。
 回复 冷月独夜行 说:
亚洲当然更是一个地理名词了。亚洲连小块区域(东亚、东南亚、南亚、中东)内的一体化都还没做好,更别提整个亚洲的一体化了。
(2010-04-26 09:55:25)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4-26 09:13:38

茂哥你真像国际问题专家。
 回复 archer 说:
见笑,你在复旦国关读书时见到的那才是真的国际问题专家。
(2010-04-26 09:54:14)
archer ()   发表于   2010-04-26 02:08:3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