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看我,我看世界
时间:2010-05-12

在这个时代,世界是个大舞台,而世博就是它的缩影。虽然上海世博的主题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但真正将驱使绝大多数国人前来的内在原因,恐怕并不是展品本身,而在于它提供了一扇窗口,既让中国看到世界,也让世界看到中国。就此而言,另一句旅游口号“不出国门,看遍世界”及世博主题歌名《世界看中国》更契合这种潜在的群体心理。各种展馆都急于展出自己最富特色的事物,使这次世博更像“锦绣中华”——通过一种浓缩和集中的方式,把世界当作展览会来表现出来。面对这个视觉世界的观众就是每个人自己,这种方式会使观看者倾向于认为: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就像是展览会上的展品,因此这个展览会不是别的,正是世界本身。

作为第一个举办世博会的发展中国家,中国这一次的重视程度可谓空前。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强调要“不讲条件、不计得失、不遗余力”地服务好世博,便是这种决心和雄心的明证。整个园区有上一届的20倍大,其目的正在于搭建一个足以展示中国的宏大舞台,借用Daniel Burnham当年的名言:“不要做小的规划,因为它们不能激动人心。”而上海世博如果不能达到激动人心的效果,那这次表演就已经失败。

这种雄心勃勃的进取心倒是常见于早期举办世博会的欧洲列强。19世纪欧美大型展馆(尤其是博览会和博物馆)迅速发展,因为各国都看出它与国家尊严(national prestige)及人民自豪感(civic pride)密切相关,所以无不投以巨资兴建堂皇而令人敬慕的场馆。1851年伦敦博览会的水晶宫被视为那个时代的重要象征,有历史学家评论它“几乎完美地将资本主义制度以及博览会所服务的资产阶级利益合法化”,它引入了一种对乌托邦式的、由科技推动的对未来的乐观想象,在一定意义上“代表着(并且希望有助于创造)一个生气蓬勃、进步、前瞻性的民族”——不难看出,这种精神状态同样适用于本届上海世博会,也是其潜在的重要目的之一。

在这些宏大而又接连不断的舞台上,各种文化的代表竞相展示自我,它既喻示着一个被连成一体后缩小的世界,又要求人们突出自己的个性和差异。政治学家Timothy Witchell曾用“展览的世界”(world-as-exhibition)一词描述那个年代的欧洲城市,在那里城市是“一块有规划和视觉安排的地方……所有事物的组织和组织起来的事物都在代表、在回想,犹如一种更大意义的展览”。当时中国还仅仅被视为一个古怪的东方国家,在1903年的大阪博览会上,清朝展馆被组织者划分到与朝鲜、琉球、印度、夏威夷等一起,中国留学生认为把中国与“原始落后”的民族并列的这一划分,是一种蓄意的侮辱。而今,中国也在整体上步入这个“展览的世界”,在整个国民心理上就能看出这种大幅转变:当今中国流行文化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敢于表现自我。

因此,世博不仅代表着中国人对现代性的渴望、接受和展现,在一定程度上也对中国现代化进程具有里程碑意义,表明这个国家已经进入消费社会。本雅明曾说19世纪末的“世界博览会是商品拜物教的朝圣地”,在此他含蓄地承认了世博与消费文化/消费社会的兴起之间的关联。世界博览会所激发的消费文化带动创新和象征能力,它曾在欧洲大城市成为“疯狂消费的梦幻世界”过程中扮演了主要角色,也是资本主义时代的典型场景。自晚清以来,上海就一直是中国的经济首都,而今,几辈中国人所追求的现代化梦想又在此吹响号角,后世的历史学家或许会将这一届世博视为一个新时代开端的标志。

它的意义还不仅如此。整整一百年前,清政府在南京举办南洋工业博览会,意在向列强和国内批评者作一次最后和最大的努力,以表明“传统的领导方式是有能力使国家实现现代化的”(《消费中国》)。这也是现代社会的典型画面之一:世界博览会、纪念碑落成典礼等壮观的大场面,常常被各种报道和广告宣传所围绕,在此“国家力量的展现成为大众教育和大众消费的对象”(《英国的课业》),同时还将它合法化。南非种族隔离制度一结束,1995年约翰内斯堡立刻就举办了一届双年展,作为对它的道德承认,如今“一个国家如今通过举办双年展来表达成为世界大家庭的一员的意愿”(《艺术的终结之后》)。

对上海本地而言,也恰好借着这样一次时机对整个城市进行了一次大规模升级改造——有时甚至让人不免觉得有些过火,这就好像以“客人要来上门”的名义将自己家整个重新翻修了一遍。或许正如龚鹏程所言,“地方政府有钱没处花,乃现今内地之普遍现象”,因而各地都绞尽脑汁想要借着某种名义来推销并升级城市建设,新的城市意义被嫁接到原有的地貌上。在某种意义上说,这本身就是充满了现代性含义的举动:每个地方都竞相打造自己的“城市名片”(用市场营销术语来表达就是“品牌形象”),试图给外界留下一个鲜明、正面、而又有差别的形象,以便在人们的大脑记忆中占据一个特定的位置。从这个意义上说,即便没有上海世博会,中国也已经步入一个“展览的世界”,而世博只是将这种竞相展现的活动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并成为它最具象征性的代表。

载《GQ智族》2010年5月刊,题改为《上海的高潮》,有删节


  发表于  2010-05-12 21:4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Timothy Witchell 是要说Timothy Mitchell?
 回复 Fred 说:
抱歉,查证下来是我失察。此处是我在《卫生的现代性》中看来的,此书p.210正文写作Witchell,但页尾注解及附录的参考书目均写作Mitchell,看书时未细察。谢谢,我引为训诫。
(2010-09-03 21:05:28)
Fred ()   发表于   2010-09-03 10:40:15

世博会,就似一群富豪比富一样。只是世博会比的是制造业,更多更全而已。不要说我片面。现在这个世界上制造业才是一切。如果,你非要说科技文化。我只能说中国没有现代主义的文化,只有那些红学啊之类的。科技的体现不就制作吗。
可是,中国真的还达不到那个水平。尤其是制造业这块,制造业的材料这块,每年不知道为了一个精密零件的损耗多少金钱。可是一再的买单,就是不自己做。枭龙飞机的生产还要看俄罗斯的脸色。人家不给你发动机,那就是一堆废铁。
中国现在还不够资格啊,看看德国怎么评价中国的。西部是非洲,东部是欧美。
何必呢,就似10岁小孩说我已经成人一样。
 回复 aa12425 说:
中国不够发达是肯定的,但也不必妄自菲薄。这个世界上真正无望的是生活在60多个最贫穷国家的bottom billion.
(2010-06-06 19:10:39)
aa12425 ()   发表于   2010-06-05 17:52:59

一看到世博首先就想到韩寒的“城市,让人民死的早”。。。
gone ()   发表于   2010-05-16 23:37:17

美国人的世博会都是民营的,虽然有城市规划等考虑,但是主要作为商业项目来运作的。美国搞了几次,影响力最大是芝加哥世博会,启迪了美国日后的城市规划。至于后来的几届,要们开到一半发生火灾,要们破产,比如那个80年代的路易斯安娜世博会。
我感觉中国更多的是一种国家行为,自上而下的方式。美国更多的是自下而上的,基于商业目的和效果的运作吧。欧洲就不清楚了。
等我看了世博会,再来说说这届上海世博会。
 回复 archer 说:
欧美很多人觉得世博会已经过时了,但中国则还处在较早的那个发展阶段。日前读《青春无羁》一书,其中一段叙述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当时美国有1/4人口来参观该世博会)很能让人想起当下的上海世博会:
“这个事件为当时的美洲大陆认识自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的机会,这是以前的任何事件都没有做到的。最重要的是,这是美国面向国际的一次开放,他的工业、文化以及对生活方式的认识都开始与欧洲相抗衡。根据旅行者和日记作家Henry Adams所描述的,这是‘有史以来美国第一次作为一个整体来表达思想’。”
(2010-05-17 09:49:20)
archer ()   发表于   2010-05-15 04:29:14

载gq的文相对来说都通俗些嘛。看完世博后再多写点东西吧!
clintxl ()   发表于   2010-05-14 08:40:53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