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海峡在变窄
时间:2010-06-24

2004年,向来喜好作惊人之语的日本管理大师大前研一在新著《中华联邦》中断言:两岸将不断走向融合。尽管书中有些预言不免太惊世骇俗(两岸将在2005年统一、新加坡未来也可能加入中华联邦),但他确实抓住了一个要点:不论喜欢与否,台湾将与大陆进一步结合,并由此重返国际社会。这一点眼下似乎正在成为事实——不出意外的话,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ECFA)将在本月签署,数十年来,台湾海峡从未这么窄过。

大陆民众对这个协议的反应大抵淡定,但“这一湾浅浅的海峡”的那一端,在岛上则已经沸反盈天地吵了大半年了——简言之,台湾人对它又爱又恨,有人认为好处大大多于坏处,另一些人的看法则截然相反,但这两种立场都以同一个预期为前提,即承认它将带来持续且巨大的影响。而温家宝早先所声言的“要让利给台湾,因为我们是兄弟”一说,更让岛内一众人等五味杂陈,感动者有之,试图利用者有之,恐惧这是统战的糖衣炮弹者亦不乏其人。如果我们不健忘的话,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前也曾对入世前景有过激烈争辩,只是两岸还涉及历史恩怨等复杂因素,仅仅讨论这一两岸协作的可能性,就已经带来了巨大心理冲击。

实际上台湾的选择也已不多了。多年来“戒急用忍”的政治力介入,使台湾错过了最有力的时机,这些年天平已逐渐向大陆倾斜。在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加速之后,台湾如果再不搭上这一趟末班车,就可能面临向下沉沦的危险,在新的经济格局中被边缘化。在这场谈判中,北京手握一副好牌:如果签,当然好,两岸关系可望进入深水区,台湾产品对大陆的冲击也不大;万一不签,那对它也并无损失,反正时间在它这一边。而对台湾来说却是两难:签吧,担心从此对大陆依赖更深(当然,绿营恐惧的更多);不签吧,再过十年可能面临更不利的条件,到时可能手头的筹码丧失更多。

在李登辉和陈水扁主政的十多年里,有一点已经很清楚:仅靠政治上的管制无力对抗经济自由流动的力量。就像当年的英国政治家一样,许多台湾人也有一种自我陶醉的定位:一个自由之岛,面对一个黑暗而专制的大陆。这使得台湾人常常依靠弱者和优越性两个顽固不化的观念来同北京打交道,而对共同拥有的根基认识不足,将使群体错过许多合作与和解的机会。不管政治家如何行动,两岸的经济往来却一直持续升温,仅今年第一季度,台湾对大陆投资金额就比去年同期飙升了188%。没有一个发达经济体有着台湾一样的畸形状况:与自己最大的贸易伙伴和顺差来源长期无法实现政治关系正常化。根据经济学原理,这种状况是不应、也无法持续的,历史一再证明,最终获胜的将是市场力量。

曾有人说,新加坡人对外人有三种态度:“仰视他们”(认为“白人移民总是对的”这类殖民心理)、“俯视他们”(分配给外籍体力劳工的优越与自卑并存的想法)以及“害怕他们”(恐惧他们“抢走了我们的工作、我们孩子的学位、与我们的女儿结婚”,反映出某种“公共卫生”、“道德保健法”和“种族纯洁性”的殖民困惑)。如果仔细看台湾绿营的言论,就可以看出,实际上他们对待日本和大陆的态度也鲜明地展现着上述三种心理,而这些未曾言明的潜在心理恐怕比他们任何口头上的宣示更强有力地支配着他们的立场。

与此同时,蓝营表现出了积极乐观的态度。在经历了数十年的争吵之后,眼下似乎已经迎来第三次“国共合作”。曾有人讽刺,自从败退到台湾之后,对国民党来说,重新占领中国“刚开始是一种强烈的决心;接着便为一种渴望;再之又变为一个神话,最终成为一种仪式”——“两岸一家”的议题甚至一度还成为禁忌,直到连战鼓足勇气登陆并重新开创了他的政治生命。时下国共合作的平台正在向广度和深度发展,并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良好态势。正如倡导将东德接受为一个平等伙伴的西德总理勃兰特当年所认识到的,两岸的政治家也开始意识到:承认现状可以起到改变现状的作用。

当然,过分的乐观和恐惧都会扭曲事实,最可取的还是积极面对,尤其台湾已经时间不多了。无怪台湾《联合报》不久前发表社论称,“台湾现在需要的是改革开放!”——这句话尤其要说给民进党听。因为正是在独派主政期间,台湾在“戒急用忍”的口号之下,执行的是实际上是“反改革开放”的自我封锁政策,其结果却只是“挡不住流出/只阻禁流入”,只锁进不锁出,导致台湾的竞争力反倒持续下降。可悲的是,出于一种民族主义般的仇恨,一些绿营人士即便明知一些事实,也倾向于不予接受。

对北京和大陆民众来说,两岸协议所带来的东西里面,经济利益倒还在其次,重要的是那种和平和团聚的“感觉”,以及一种“两岸中国人能自己解决好问题”的安慰。虽然说是“双赢”,但我们只怕并未将由此而来的经济上的好处看得有多重,也并不认为台湾有能力带来多大的经济影响。两岸的相互靠拢,需要有精卫填海式的耐心、决心和毅力,才能逐渐让台湾海峡真正逐渐收窄。

如今人们都能较为理性地看待和迎接一个可能的、更好的未来,过分甚至盲目的乐观和热望都比以前少了。在战后初期的德国,曾有高达45%的西德人认为统一是当时“最重要”的问题,而在与东德和解的1970年代中期之后,这个数字再没有超过1%;这种情况下双方的往来交流反而顺畅进行,最后突然迎来了统一。难道这段历史不能给我们某些启发吗?

载2010年6月《GQ智族》杂志


  发表于  2010-06-24 21:3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陈近南:小宝,你系一个聪明人,我就可以用一个聪明嘅方法同你讲嘢,而出便嘅人就唔可以。

韦小宝:唔明。

陈近南:读过书同埋明事理嘅人,大多数都喺清廷里便做紧官,所以如果我哋要同清廷对抗,就只可以用一啲蠢啲嘅人。对付啲蠢嘅人就绝对唔可以同佢讲真说话,要用宗教嘅形式嚟到催眠佢哋,令到佢哋觉得所做嘅嘢都系啱嘅。所以反清复明只系一个口号,同阿弥陀佛其实系一样。清朝一直欺压我哋汉人,抢晒我哋啲银两同埋女人,所以我哋要反清。

韦小宝:要反清嚟抢返啲钱同埋啲女,吓哗?根本复唔复明就系多嚿鱼,关人鬼事!得架嘞!大家聪明人!明白!继续!

陈近南:总之,如果成功嘅话,你就有无数嘅银两同埋女人,噉你愿唔愿意去?

< ^ ^
111 ()   发表于   2010-07-17 16:26:56

TO:冷月独夜行
哎,冷月兄,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我写那篇文章的用意是通过“戏仿” 的方式来反讽嚼菜根那篇带有道德批判性质的评论。我还特意将两篇文章放在一起,就是为了说明这种靠“偷换概念”将对方妖魔化之后再予以打倒的议论方式有多么的“荒诞”与“可笑”。我不过就是将其中的“民主”替换成“发展”,把“发展”替换成“民主”,再把其中的一些用词替换了一下,连文章的标点符号、论述方式都没有改变,就使这篇评论的妖魔化对象完全变了个样。
还有冷月兄,你说的到底是“鸟兽不可同群”还是“鸟兽不可同语”?你要明白你所说得每一句话可都在博客的评论界面里好好保存着呢,你可别翻了页就不认账啊。当然啦,就算是““鸟兽不可同语”你也可以解释为“鸟与兽不可同语”,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解释权自然在你手里,我也不好说些什么。
毕竟“鸟兽不可同语”嘛!
 回复 独孤一鹫 说:
大家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要是革命年代轮到这种路线之争,看架势大概真要拔枪相向了。现在争论一下没什么,但彼此相伤就没必要了;而且如我之前强调的,中国这些年的变化正迅速地使许多争论失去意义。既然有幸生在这个年代,不妨多多观察,先不要勇于下判断,颠覆规则和预言的事在中国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2010-07-06 22:18:57)
独孤一鹫 ()   发表于   2010-07-06 20:13:11

争论是没有结果的,大家快弃文从政吧!看看有谁将来能在时代的发展中大显身手来印证自己的观点。哈哈...
liyou ()   发表于   2010-07-06 15:33:20

在你家爆颗核弹,可能把你家炸成渣,这个可能性自然是存在的,但是试都没试,怎么知道一定会出现这种最坏的结果?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7-06 12:32:33

讨论最重要的是就事论事(包括不能过度诠释、不能以偏概全、不能我说东你说西,等等),我越来越感觉,这个原则看似简单实则很难,在网上尤其难以做到。比如在这里,我说台湾基本实现了民主,这里面隐含着台湾和平地由一 党 专 制的威 权体制过渡到了民 主制度,有多 党 制和普 选制度、基本实现了司法独立,实现了经济腾飞而且贫富差距不大,有一个比较成熟的公民社会;这些大陆都没有做到,所以我为台湾叫好;但是我并没有否认台湾民 主还存在许多问题(在我看来,这些问题不是什么大问题,台湾一直在进步,这些所谓的问题是可以逐步而且是以和平的民主方式得到解决的)!还有,我只是说民主好,这自然是相对于一 党 专 制和独 裁而言的,但我并没有说民 主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也没有说民 主可以一蹴而就,总之没有非此即彼的意思(那就与我的民主以及自由信仰相悖了)。比如孤独兄所讲的民主可能带来的多数人暴政问题,嚼菜根兄是没有讲出来,但是他就一定否认吗?我大胆猜测,他讲的所谓牺牲是有所指的,是直接针对当下的;而孤独兄呢,只是一种臆测罢了,因为中国连民 主都没有实现,何来的多数人暴政。

还有人说中国如果实行民主,会带来动乱甚至分裂,这个可能性自然是存在的,但是试都没试,怎么知道一定会出现这种最坏的结果?

有一位兄弟还说:“话说某些民主痴迷者的口号是:等民主了灭你全家。 ”但是,这里主张民主的几位讲过这话吗?

mujun说:“真有好多人认为一民主就能让人民当家做主,一民主就能解决分配问题,一民主就没强迫。”这句话可能是事实,但是我有这么说过吗?

还有最初我与kuhane兄争论的发展问题,我并没有否认这些年来中国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只是说有很多问题、分配也不很不公平,但是kunhane兄不讨论我所说的是否是事实,反而说我没看到成绩,只看到黑暗面(原因是我是个loser,是在在这里发泄不满)。

似乎又违背自己的誓言了,网上论争真的很累,基本上是师心自用、自说自话、鸡同鸭讲(我自己也在师心自用了)。最后,还要说明一点,我说“鸟兽不可同群”惹得几位兄弟很生气。这句话可能有歧义,但是我没有骂你们的意思,我的意思是:鸟与兽不可同群;而不是说我是人,你们是鸟兽,所以不可同群。

至于mujun,一再指出我蠢、浅薄、有病,所谓“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现实生活中多恭维、嘻嘻哈哈之语,稍有这么直率之言,多谢啦。至于《民主四讲》,也多谢推荐,有时间我可能会看的,因为我对民主感兴趣;还有你的书评,如果我读了这书,我会拜读的;但是目前它们不在我的读书计划之内。

维舟兄还有其他各位,如有得罪之处,请见谅,不再一一道歉。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7-06 11:39:26

那个什么冷月啊,我一点都不自恋,有时候还挺自卑的,不过这都不影响我觉得你见识浅薄。我不是骂你啊,我就是用比较客观的心态来观察你的言论,觉得你挺蠢的。
我建议你先看看王绍光的《民主四讲》。我的书评你先不要看了,正的反的一起来,你又要搞不清楚了。。。
mujun ()   发表于   2010-07-05 21:40:07

哎,我多说几句
其实倾向于民主的几位,思想核心不在民主,而在对人的尊重,对弱者的同情,对冷漠的强者的抵触,对伟大光荣正确的怀疑
倾向于发展的几位,思想核心不在发展,而在国家的威武、民族的荣耀,空间,胜利,成功,雪耻
民主未必绝对是好东西,但对善良人性的尊重,对弱者的同情我想几乎绝对是好东西
发展看似几乎是好东西,但发展既意味着利益的重新分配,好的发展是人与人的共赢,当下与未来的共赢,坏的发展是零和游戏,甚至是剥夺弱者,发展强者,化弱者之血肉为强者之肥脂
中国之所以成为一个神奇的国度,不仅因为有神奇的统治者,更因为有神奇的国民
我只想问一下,
倘若国家的威武需要牺牲你的家人,而你家人的牺牲将能够增进国家,增进民族,增进我们,也能增进你自己的发展,你作何选择?你们作何选择?
如果你所在的小区,村庄,在发展中需要牺牲你的利益,牺牲你的小利益将能够让大家得到大利益,你作何选择?
如果你以民族为重,真正对我们的民族有着深沉而伟大的爱,你应该能视我们每个民族成员为血肉至亲,当每个成员,每一个你心中的血肉至亲,要求你的家人做出光荣而伟大的牺牲,你作何感想?
------------------------------------------------------------------------------------------哎,看了嚼菜根的发言,我也想多说几句:
其实倾向于“民主”的几位,思想核心不在民主,而在对现行分配体制的不公,对贫穷的“多数人”的同情,对富裕的“少数人”的抵触,对现行制度的怀疑。
倾向于“发展”的几位,思想核心不在发展,而在于国家的强盛、人民的富裕,空间,胜利,成功,雪耻.
发展未必绝对是好东西,但是国家的强盛、人民的富裕我想几乎绝对是好东西
民主看似几乎是好东西,但民主既意味着利益的重新分配,好的民主是人与人的共赢,当下与未来的共赢,坏的民主是零和游戏,甚至是剥夺“少数人”,发展“多数人”,化“少数人”之血肉为“多数人”之肥脂
我只想问一下,
倘若“多数人”的民主需要牺牲你的家人,而你家人的牺牲将能够增进国家,增进民族,增进我们,也能增进你自己的民主,你作何选择?你们作何选择?
如果在民主中需要牺牲“少数人”的利益,牺牲“少数人”的小利益将能够让“多数人”得到大利益,你作何选择?
如果你以民族为重,真正对我们的民族有着深沉而伟大的爱,你应该能视我们每个民族成员为血肉至亲,当每个成员,每一个你心中的血肉至亲,要求你的家人为民主做出光荣而伟大的牺牲,你作何感想?
独孤一鹫 ()   发表于   2010-07-05 20:18:45

>>信仰是不可讨论的

唔,我同意

想到银河英雄传说里的一句话:“这世上大概没有任何一项事物比对某特定宗教的狂热更会刺激与该宗教无缘的人产生强烈的反感与嫌恶了”
Kuhane ()   发表于   2010-07-05 18:57:28

mujun:还真没看到你这么自恋的人,称你一声兄就是想跟你搭关系?若是不知道兄字的用法,可以去查字典,免得到处丢人现眼。还有,我特地看了所有回复,我得罪你,是你说我蠢,骂我有病,这是维舟兄的私人博客,请你自重。

这是最后一次回复这个问题,放肆之处,请维舟兄见谅。
 回复 冷月独夜行 说:
冷月兄,mujun是女孩子。如果你想了解她的观点,可去豆瓣查看她为王绍光《民主四讲》写的书评,还是相当值得参见的。
(2010-07-05 20:48:38)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7-05 16:18:34

1、一个小偷绝迹的社会,警察多半会被认为是多余的。

2、发展至少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大大减少了需要同情的弱者或者良心受到拷问的机会。当然对某些人来说这或许不是个好事。

3、这年当个教主是绝对不愁找不到信徒的啊。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7-05 14:34:55

话说某些民主痴迷者的口号是:等民主了灭你全家。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7-05 14:02:38

我大概明白王绍光为啥要写民主四讲那种书了,因为真有好多人认为一民主就能让人民当家做主,一民主就能解决分配问题,一民主就没强迫。那个什么冷月的可以去看看王的书,虽然我以前写书评说过这书的坏话,但我觉得这帖药治妳的病还是绰绰有余的。别跟我称兄道弟,我没那兴致。
 回复 mujun 说:
mujun同学,你要知道“民主”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东西:对有些人来说,它是具有一定的确定含义的政治学、社会学名词;党也经常讲“民主”,但其含义颇具中国国情;对有的人来说这意味着一种手段,以便通过抗争和谈判获得更有利的妥协;但对另一些人来说,它则是目的本身,是一种价值观、一种判断标准、一种理想,激起的常常是感情的、而非概念的意义,就像“中世纪”一词首先让人联想到野蛮黑暗,而非一个历史时期。
(2010-07-05 12:14:53)
mujun ()   发表于   2010-07-05 11:36:03

哎,我多说几句
其实倾向于民主的几位,思想核心不在民主,而在对人的尊重,对弱者的同情,对冷漠的强者的抵触,对伟大光荣正确的怀疑

倾向于发展的几位,思想核心不在发展,而在国家的威武、民族的荣耀,空间,胜利,成功,雪耻

民主未必绝对是好东西,但对善良人性的尊重,对弱者的同情我想几乎绝对是好东西

发展看似几乎是好东西,但发展既意味着利益的重新分配,好的发展是人与人的共赢,当下与未来的共赢,坏的发展是零和游戏,甚至是剥夺弱者,发展强者,化弱者之血肉为强者之肥脂

中国之所以成为一个神奇的国度,不仅因为有神奇的统治者,更因为有神奇的国民

我只想问一下,
倘若国家的威武需要牺牲你的家人,而你家人的牺牲将能够增进国家,增进民族,增进我们,也能增进你自己的发展,你作何选择?你们作何选择?

如果你所在的小区,村庄,在发展中需要牺牲你的利益,牺牲你的小利益将能够让大家得到大利益,你作何选择?

如果你以民族为重,真正对我们的民族有着深沉而伟大的爱,你应该能视我们每个民族成员为血肉至亲,当每个成员,每一个你心中的血肉至亲,要求你的家人做出光荣而伟大的牺牲,你作何感想?
 回复 嚼菜根 说:
请不要将两种观点对立起来,也不要在讨论中带着这种不容置疑的道德义愤,这会有害于你的判断力;这是讨论,不是要将对手脸谱化之后再予以打倒的政治斗争。
(2010-07-05 12:07:35)
嚼菜根 ()   发表于   2010-07-05 10:34:10

几位就此罢手吧,这个问题对一些人来说,涉及到信仰问题,而康德说信仰是不可讨论的。正因此,许多网上相关的言论最后都变成立场的宣示,大家各是所是,“对话”的意思变成了“为了让对方相信自己的立场是正确的而进行的讨论”。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说不想谈台湾民主的问题。
要让这类讨论变得有建设性,需要将“民主”之类的观念视为一种技术上可以作为对象来观察、研究的客体,而不是一种价值标准。
最后,大家素昧平生,讨论中不妨宽恕一点,不必那么动肝火,当然这又只是我个人的一厢情愿,仅供诸位参考。
维舟 ()   发表于   2010-07-04 18:53:31

mujun兄:我承认我对民主理解的不那么深,但我认同民主,因为它比独裁专制好。你我讨论问题,彼此没有使用强制手段迫使对方承认自己的观点,这算是一种民主的方式吧。还有,我坚持民主是政府合法性的来源;我甚至认为,政治上的民主与民法上的意思自治没有多大区别。


kuhane兄:你说我在王顾左右而言他,说实话,这也是我对你的观感。你老说我只看到黑暗面,可是我并没有否认进步啊。倒是你一直没有回答我,黑暗面是否存在。至于印度、菲律宾情况如何,我只看过一些有限的报道和文章,就算他们很差,也不能说是民主惹的祸吧。还有,我没有说我为中国人民干过什么,事实上我也没有为中国人民干过什么,我只知道干好自己的事,当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我也很乐意帮助别人。在这一点上,我认同08年某些傻逼抵 制 家乐福时,人民日报社论所表达的观点:做好本职工作就是爱国(次日,我正好在家乐福购物,大喇叭里一遍又一遍地播放这篇社论,所以印象深刻)。还有,我似乎没有打着”中国人民”的幌子吧,我知识说我所看到的、感到的、学到的;我不喜欢被人代表,也不喜欢代表别人。

在网上打嘴仗真没意思,不知二位可有同感?我说服不了你们,你们也很难说服我,我就不再就此论题回复二位了。
 回复 冷月独夜行 说:
中国现在的发展阶段,进步面和黑暗面的存在都是正常的,大家有争论也很可理解(相比起毛时代,甚至争论本身就是一种进步)。但重要的一点是:这些年的发展正在使许多争论(如姓社姓资)失去意义,此所以邓要说“不争论”、胡则说“不折腾”吧。
另外,恕我直言,冷月兄,我觉得你和伏尔泰一样,你并非推崇或喜欢印度、菲律宾,你只是讨厌本国的现状罢了。
(2010-07-04 18:59:29)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7-04 18:20:43

你跟Sen的毛病差不多,把“民主”当成口号来喊,但是未必说得清楚民主究竟是啥意思。我以前写过一个书评,Sen那本书关于民主的意思在两个并不完全相同的纬度上飘来飘去。不过,我可以原谅他作为社会活动家为了某种需要把书写成这样,并把这个理解为和西方主流话语对话的一种技巧。对你这种读得一知半解还想让别人从其他角度来理解发展的,我没啥好多说的。
mujun ()   发表于   2010-07-04 17:00:09

>>冷月独夜行

你有点倒因为果了,之所以说民主是好东西,归根结底是因为民主有助于发展,而不是因为什么民主是普世价值、是人类发展方向blahblah,如果世界上所有民主国家混得都像印度、菲律宾那样,还会有人说民主是好东西吗?(所以很多西方人认为中国崛起会动摇西方鼓吹的基本价值观,但这是题外话了),对于民主在印度等国的失败实践,你为什么不谈谈啊?为什么人家一提到印度农民你就顾左右而言它了?你又有什么理由认为中国民主后一定会变成美国那样,而不是变成印度、俄罗斯那样?

民主只是一种可供选择的政治模式,但目前中国的问题在于:首先,普遍的观点认为民主后动乱和内耗会接踵而至,很难给出充足理由让人们打消这个疑虑;其次,中国现在的发展速度已经很可怖了,很难做出比这更高的许诺。所以,最简单的,可能也是唯一能做的,是在分配不公上做文章,然而,在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工农这一块,要想和政府争夺会很困难,更何况很多“民主人士”根本就是蔑视工农的。到目前为止,“民主人士”所依赖的社会力量,如果能称为社会力量的话,不外乎一部分知识分子、城市里的生活不得意者和贫民;但他们在数量上是极少数,在立场上不是软弱就是摇摆不定,行动力更是低得可怜。我倒想问你:你除了在网上嘴炮之外,还为“中国人民”干过什么实际的事情吗?你还真没资格说老毛怎么样,去看看《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至少人家的地位是做出来的,不是靠嘴说出来的。说白了,我认为你就是在发泄不满而已。要发泄不满你就直说,不必用“中国人民”什么的当幌子,OK?
Kuhane ()   发表于   2010-07-04 16:46:22

kuhane兄,推荐你看那本书的目的,是想让你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发展的目的,没打算改变你的人生观;我的心思正如你对维舟兄的心思。


我一不主张武力攻台(无论出现何种情况,我都反对对台湾使用武力
——————————这句话在逻辑上有漏洞,但如果考虑到两岸现状,似乎没有漏洞吧。

还是那位,把选票当成当家做主,还是印度的例子,印度有选票是不是当家做主了?那些农民自杀你怎么解释?印度政府没能力给国民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还谈什么民主,什么合法性。
——————————这涉及到我们的根本分歧,没法讨论。印度公民是否当家做主,我不了解,我只看到在中国人民当家做主是假的;印度农民的自杀率、失业率,我同样不了解,但是你不妨查查中国农民的自杀率和失业率。

关于攻台,我忽然想到一个事,如果台湾出了个麦肯锡、希特勒式的人物,大陆可不可以攻台啊,这可是人权高于xx的体现啊,在不在任何情况之列呢?
——————————阁下以为台湾出现这种情况的几率有多大呢?还是那句话,还是多关注关注国内吧。

mujun:以自由看待发展怎么啦,惹得老兄嘻嘻哈哈之余,进而得出在下很蠢的结论?聪明的,我很蠢,不妨说明白一点。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7-04 13:12:52

说点无关的,我觉得自晚清以来中国知识分子阶层中就有一个很不好的倾向:相信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认为办成某一件事,国家就能立刻成为强国,维新也好,殖产兴业也好,立宪也好,五四后的各种思潮也好,社会主义也好,直到“最近”的民主主义,都是这样

但是,中国近30年来取得的成就,不是因为谁的恩赐,不是因为某一个人的英明领导,也不是因为执行了一项一蹴而就的政策,而是13亿人从上到下共同努力、一点一滴地积累下来的结果,这个过程坎坷艰难,没有英雄也没有神迹,然而国家却是脚踏实地地在发展着

-----------------------------------分割线-------------------------------------

“中国的立宪派党人,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则胡乱相信,只要有了一个立宪国会,一切都是可能办到的;宪法一经制定,国会一经成立,失政误国的岁月就将立刻一扫而光,财政竭蹶就可以补救,国债可以偿还,军备可以扩充,国力将进而充沛,人民权利将被恢复,而多年来所受的民族耻辱将被扫除,国家威信则广被世界。”
 回复 Kuhane 说:
我之前在《缺乏耐心的知识分子》里也有过类似观点。不过这是一种普遍的心态,故Neil Smelser在1962年“if only mentality”的概念,指社会运动发起者往往希望直接从体制上找原因,并天真地以为只要体制改造好,其他一切迎刃而解。
兄的引文应系1910年日本特工远藤久吉的报告吧,见《改良与革命:辛亥革命在两湖》p.119,似乎注上出处为好。
(2010-07-03 20:38:05)
Kuhane ()   发表于   2010-07-03 16:13:02

本人早年也是一位小左,虽然从小就耳闻目睹家乡贪官污吏之凶残,但是我与父辈们一样崇拜毛凶,而不知道其实罪魁祸首就是他;大学时还主张武力攻台,甚至意淫来一次东京大屠杀,九一一时还为之叫好;后来年齿渐长、阅历渐深、读书渐多,才慢慢明白自由、民主、法治之可贵。
=======================
你以前很蠢,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转变未必是由蠢转聪明,不少人像你一样,从一种蠢,变成了另外一种蠢。
 回复 mujun 说:
mujun同学也激动了
(2010-07-03 20:29:26)
mujun ()   发表于   2010-07-03 15:39:58

关于攻台,我忽然想到一个事,
如果台湾出了个麦肯锡、希特勒式的人物,大陆可不可以攻台啊,这可是人权高于xx的体现啊,在不在任何情况之列呢?
lll ()   发表于   2010-07-03 12:36:51

还是那位,把选票当成当家做主,
还是印度的例子,印度有选票是不是当家做主了?那些农民自杀你怎么解释?
印度政府没能力给国民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还谈什么民主,什么合法性。
lll ()   发表于   2010-07-03 03:38:51

发展的目的是什么,不用想那么多。
让大多数人体面的生活就很需要发展。
有个韩国人对我说,我认为印度会很快变富。我说,你错了,你看看旁边到处是人,你怎么提供足够的工作给他们呢?
别奢谈了,就像前面那位高谈阔论的什么可贵之处,你是有可贵之处了,国家不发展,有的是人不可贵。
lll ()   发表于   2010-07-03 03:35:16

我一不主张武力攻台(无论出现何种情况,我都反对对台湾使用武力
==================
这不叫偏激什么叫偏激,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绝对的事,台湾对大陆扔原子弹你也不攻台啊,说你是愤青一点不错。在你眼里愤青只有一种模式,必须得主张杀光小日本才是愤青?
lll ()   发表于   2010-07-03 03:23:18

那么如果达到你说的这个目的之后,发展又为了什么?
-----------------------------------------------------------------------------------------------
很简单,为了让我们的子孙们能自由的选择自己的未来,不论他们是要做“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的“浮士德”,还是选择做“放下屠刀,皈依佛门”的“萧远山”,至少希望他们能比我们有更多的选择。总好过我们的先辈们只能在做“亡国奴”与“革命家”之间做“选择”要好。
 回复 独孤一鹫 说:
独孤兄的论述也很悲情啊。
(2010-07-03 20:25:50)
独孤一鹫 ()   发表于   2010-07-03 01:30:20

以自由看待发展。。。啊啊啊。。。呵呵哈哈嘿嘿。。。
mujun ()   发表于   2010-07-03 00:08:15

>>维舟
我知道您的人生态度与我不同,我也没打算说服您,只是阐述一下我的观点罢了

>>冷月独夜行
如果我是基督徒,是否要建议兄台看看《圣经》?
如果我是共产主义者,是否要建议兄台看看《资本论》?
如果出自我本心,我是否要建议兄台看看《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拜托,都是心理健全的成年人,您指望叫谁看一本书就能改变世界观吗?省省吧
Kuhane ()   发表于   2010-07-02 20:03:56

建议kuhane兄看看阿玛蒂亚森的《以自由看待发展》。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7-02 10:55:55

越变越窄了,那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小丑鱼 (http://www.seowb.com.cn/)   发表于   2010-07-02 01:16:38

>>维舟

登上珠穆朗玛峰有什么意义呢?登上月球有什么意义呢?第一个走出山洞、进入对面森林,捡起一根燃烧着的木棒的人的行为有什么意义呢?我无意说大道理,只是,如果没有进步,人类会从原始时代一直发展到过上今天这样的生活吗?哪怕从最庸俗的角度讲,进步将使人的寿命提高,治好以前治不好的疾病,使生活变得更舒适,对突如其来的自然灾难更有抵抗力。难道这些还不值得人们为之奋斗吗?

如果人只会想“这么做对我有什么意义……”,我们今天还住在山洞里采野果吃呢
 回复 Kuhane 说:
所以是否可以说,对你来说,就像斯宾格勒说的那样,“生活就意味着斗争、征服,意味着去赢得胜利”?这当然也是一种人生态度,近代西方就是以此逐步征服世界的,所以我能理解。只不过这么说吧,这不是我的人生态度,而且它本身也已被西方的后现代思想反思和解构过了。
(2010-07-01 18:45:00)
Kuhane ()   发表于   2010-07-01 18:37:40

  •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