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黑暗力量的再征服
时间:2010-08-01

在通俗文学里,有一个反复出现的母题:即对复活中的黑暗力量的再次征服。通常其叙事结构是:在久远的时代中,曾有一次善恶(或神魔)决战,结果黑暗势力的一方遭到镇压;但由于某种原因,这一黑暗力量并未完全灭绝,且还在逐渐复活;这一逐渐浮现的危险再次召唤英雄,在使命感的激励下重新踏上再征服的艰难道路,并最终摧毁黑暗力量。

不难发现,这就是《魔戒》和《功夫熊猫》的故事结构,也是不少日本动画片所钟爱的母题。例如《罗德岛战记》的开头情节就是:魔神战争结束三十年后,暗黑骑士再次挑起战端,而灰色魔女卡拉又释放了囚禁在地下迷宫中的巨人,于是新一代英雄踏上了征战之途。《圣斗士星矢》中则是海王波塞冬的灵魂被释放后,托体复活,欲称霸世界,雅典娜于是召唤圣斗士为和平而战。老故事只是换了一种新讲法,其重复性其实是相当惊人的。不仅如此,它们之间还共享许多共同的特点:

一、 故事的开头总是在一个和平的氛围之中;
二、 黑暗力量复活的预兆(在《功夫熊猫》中,正因为这种预感,讽刺性地使担心的事成为了事实);
三、 黑暗力量能复活,是因为它当时就未被彻底摧毁(在《魔戒》中是因为贪欲,在《功夫熊猫》中是因为仅仅被囚禁),最后它们被释放、或渐渐复苏、或自行冲突囚禁,再次为祸人间;
四、 当年征服黑暗力量之后,善神就渐次老去或隐退;
五、 因此,当面对黑暗力量再现的危险时,善的势力极为弱小,通常只有一些不起眼的小人物担当起这个使命(在《魔戒》中是侏儒族,在《功夫熊猫》中是一只不会武功的胖熊猫,在《罗德岛战记》中是个没落骑士之子);
六、 然而,在使命感、英雄感的激励下,这些小人物历经千难万险,最终竟神奇(当然也并不意外)地击败了强大的黑暗力量——这一段也是故事的核心;
七、 为防止黑暗力量东山再起,这一次它被彻底摧毁(《魔戒》中魔戒被彻底毁灭,《功夫熊猫》中大龙也被消灭)。

这个故事母题之所以如此受欢迎,在某种程度上大概也是因为它源出于一种普遍流传的神话范型。正如Mircea Eliade在《神圣的存在:比较宗教的范型》中指出的,每个神话都讲述了一个发生在从前的事件,由此提供了一个先例和范型,此后人们的仪式和行为都是在重复那个神话的原型。任何神圣形式或崇拜不管如何变化多端,都具有这样向某个原型的回归。同样,在久远之时善神对黑暗力量的镇压,就成为一个后代有责任重复的一个原型事件。这也是在召唤英雄时最强有力的因素。

在这里,黑暗力量无疑代表着所有被压抑的东西。现代精神分析学放弃了把这些现象投射到外部世界的做法,而将之归结于人的内心世界,在弗洛伊德看来,“恶魔就是卑鄙、邪恶的愿望,是受到否定、被抑制的本能冲动的衍生物”(《17世纪附魔神经症病例》)。因此,故事中那种和平欢快的场景,实际上是以邪恶愿望和本能冲动被抑制为前提的,换句话说,使这些东西不可见化(invisiblization)。人们对这些黑暗力量的复活感到恐惧,但对它们并不感到陌生,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神秘和恐怖感源于某种熟悉的但却受到压抑的东西”(《论神秘和令人恐怖的东西》)。这种东西,其实是只能被压抑而无法彻底消除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些故事末尾所表达的完全毁灭黑暗力量的情节,与其说是一个事实,不如说是一个愿望。

在现代故事中,这个黑暗力量的面貌有时已十分模糊。在《魔戒》中,黑暗之神索伦始终没有具体的面貌,而他手下的黑暗骑士也都隐在黑斗篷中,没有面目。在这个故事中,对英雄们来说真正的敌人其实是魔戒自身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来自人的贪欲,它并不是一个具体可见的敌人。这种客体和敌人的不可见化,也是西方通俗文学中常见的主题,而这类看起来无生命的物体,忽然似乎获得了生命一般,操纵起人的生活。实际上,《终结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如此,电脑网络“天网”就自我进化出了智能生命,并发动了对人类的战争,而英雄的使命也一样:最终彻底捣毁它。所不同的只是:在《终结者》的故事中,“前因”的事,被放置在了未来。

在所有这些故事中,有一个共同的逻辑:这些被压抑的力量是黑暗的,所以他们必将失败。但有时候,逻辑是反过来的:他们失败了,所以他们是黑暗的。这倒不仅仅是成王败寇的问题,在神话学中常见的一类演变就是:一旦新的神灵出现并取代了原来的神灵,原来的神灵就变成了魔鬼。当一个民族征服了另一个民族时,被征服者的神灵也被推翻,成为征服者眼中的魔鬼。在印度神话和历史中,这都不乏其例。

这种二元对立斗争并再征服的故事,尤其盛行于中东和印欧各民族中,但在中国传统叙事结构中却极为少见。被压抑而后又复活的那一方,常常也并不是被再次斗争并镇压的对象,相反,他们倒可能是主角。在古典四大名著中,《水浒传》第一回开头就是“洪太尉误走妖魔”,但之后的故事并不是一群少年英雄被召唤起来,将这些妖魔打入天牢,相反,这些“妖魔”就是水浒一百零八将的由来。更著名的可能是《西游记》——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显然也是一类妖魔,但他被如来佛镇压在五指山下后,由唐僧放出后,从此忠心辅佐他上西天,自己也终成正果。甚至《红楼梦》中贾宝玉也有诨号“混世魔王”。在这些故事中,被释放的妖魔并未被视为绝对的、必须被再次镇压的黑暗力量,相反,他们才是那个得证胜果的主角。

但毫无疑问,对黑暗力量进行再征服的故事模式也对人具有极大的吸引力和感染力,《魔戒》和《功夫熊猫》等在中国的盛行便是明证。实际上这难道只是通俗故事而已?倒不如说它是一种隐喻。多少年来,在中国人的世界观中,年轻的少年先锋队的使命就是:警惕在上一次善恶决战中被打倒的那个敌对阶级的复活,并随时准备重复神圣的职责,像先辈一样,将黑暗力量再次摧毁。这是传统中国从未有过的世界观,表明着中国人在看待世界和历史的问题上已经与传统有了多大的断裂。


  发表于  2010-08-01 22:4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我后来又想了一下,邪恶力量也算是人类基因内生之物,被降服的只是一个隐喻的外壳,而真正熄灭不掉的,是人性的暗面
mesiento ()   发表于   2010-08-30 13:50:07

會有最後一段所敘述的情況出現也很正常, 畢竟馬克思主義很大程度托胎於猶太-基督宗教末世論傳統
qil ()   发表于   2010-08-20 19:39:38

罗德岛啊,呵呵。
gone ()   发表于   2010-08-15 00:48:46

初看最好先从旧TV版看起,然后是旧剧场版,然后是新剧场版
玖羽 ()   发表于   2010-08-07 19:16:39

EVA的话,最近出了剧场版,看剧场版好了。1.11, 2.22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8-07 13:43:13

不过我得承认,我日本动画所知不多,《罗德岛战记》还完整看过两遍,《圣斗士星矢》就不大完整了。宫崎骏作品基本看过,剩下押井守、新海诚、北条司、大友克洋等人的作品,我也就只看过他们最出名的几部。
========================================
圣斗士是没法看完整的因为还在不断的出。没想到你还看新海诚阿。
 回复 dabenxiong 说:
新海诚的我就看过一部《云之彼端,约定之地》
(2010-08-07 22:30:48)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08-07 13:38:36

关于印度神话中的魔鬼问题,因为印度的神话系统太过繁杂,反例,比如湿婆的正反形象,也能见到。另外中国神话中的确很少这种二元善恶极端对立。不管是祝融共工,炎黄蚩尤,还是八仙济公似乎都没涉及到恶势力复活的问题。

倒是后来的武侠文化有了这种二元对立的影子。有趣。
 回复 柳寒江 说:
湿婆是另一种情况,背后的宗教观念是:神的善恶是不可知的。而我说的原来的神灵被取代后,被视为魔鬼则是:例如“阿修罗”这一名称原指伐楼拿之类的雅利安诸神,但到了婆罗门教时代则指魔鬼。
(2010-08-07 22:29:50)
柳寒江 ()   发表于   2010-08-07 09:04:25

维舟 回复 鹅毛 说:
好吧,其实我喜欢的是紫龙,因为他很可能是中国人……

-------------------------------------------------------
hah,其实当初回复的时候就想加个小括弧的,(其实喜欢的是紫龙吧。。)不过本来以为原因会是“性格比较温柔啊”、“女朋友很可爱”之类的……没想到是这个理由呢,跟我最小的表弟一样,(今年过年的时候问他了)啊,真是充满正义感的小学生!

ps:Suda什么时候会恢复更新啊……等有时间可以考虑写些“小毛日记”或者把它们谱成连环画呢,一定很有趣!
 回复 鹅毛 说:
谢谢鹅毛同学,我会转告Suda,不过她实在很懒,小毛日记连环画的想法,其实一年前就有人和她说过了……当然迟早会恢复更新的。
(2010-08-06 09:26:30)
鹅毛 ()   发表于   2010-08-06 00:02:22

“一个事实和一个愿望”的讲法颇有启发性。可以用来思索“原”和“罪”之间的关系。


“表明着中国人在看待世界和历史的问题上已经与传统有了多大的断裂。”这样的断裂确实造成了众多另人叹息的丧失,但是对于向来背负着历史惯性这个沉重包袱的中国人来说,却是数个世纪以来最为宝贵的机遇,一个寻找新的起始的机遇。那些曾经压在头顶上的东西如今散落在身旁,它们可能被无数人抛弃、忽略,但是也可以被有心人任意取用。
李希特霍芬 ()   发表于   2010-08-05 14:34:36

Gainax的话,EVA(新世纪福音战士)是必看的,不是最近的新剧场版,是26集的TV版

如果觉得太长,不妨先看《王立宇宙军》,只是一部电影,不花多少时间

先看这两个就行,我个人倒是想推荐飞跃巅峰和天元突破,但恐怕这两部不合您口味

如果您找不到的话,我传给您也可以
 回复 玖羽 说:
谢谢,EVA我也听说过,有机会这几片一定找来看看。
(2010-08-04 21:49:18)
玖羽 ()   发表于   2010-08-04 08:58:14

维舟不看Gainax的动画,我觉得很可惜
哪怕看一两部也好,会有很大收获的
 回复 玖羽 说:
谢谢,不妨你推荐几部代表作给我,我有机会找来看看?
(2010-08-04 07:31:30)
玖羽 ()   发表于   2010-08-02 21:27:21

维舟 回复 秋本明 说:
当然也看的……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形象那么差嘛
-------------------------------------------------------------
你的形象大抵被局限于书房(甚至有点"书呆子"),误会大了
秋本明 ()   发表于   2010-08-02 20:39:32

最後的少先隊的分析似乎有點牽強。
一千零一夜中的著名的漁夫和魔鬼的故事也和這個母題有關。其實漁夫和魔鬼那個故事和水滸傳的洪太尉誤走妖魔很相似,都是出於不可抑制的好奇心,不小心打開對魔鬼的長期封錮,導致魔鬼重回人間。
西方的對魔鬼的再征服結構和中國的魔鬼重回人世得证胜果,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有共性的。這兩種故事結構,差別在中間,其開頭是一樣的,都是魔鬼重新出世,其結果實際是殊途同歸,只是表現形式不同,西方是魔鬼最終被英雄鎮壓,而中國是魔鬼重出後,扮演了英雄的角色,最後修成正果,但是這實際上是魔鬼向原有世界秩序的妥協,卽重回人世的魔鬼不再是魔鬼,無論是水滸傳下凡的108妖魔還是從五行山下脫身的孫悟空都是如此。兩種故事的最終結果都是秩序的恢復,只是恢復的方式不同。
 回复 虛懷若谷 说:
渔夫和魔鬼的故事我在下笔时也想到了,但在这个故事中,相似性也就只到渔夫打开魔瓶封口为止了。此后的故事发展则大相径庭,魔鬼并未再受镇压,也谈不上秩序的恢复,相反只是成了渔夫的神奇助手。
(2010-08-02 18:31:30)
虛懷若谷 ()   发表于   2010-08-02 15:29:03

少先队队歌中有“时刻准备,建立功勋,要把敌人,消灭干净。”这样的语句。
Atry ()   发表于   2010-08-02 13:03:41

这个理解有点片面了,其实这一类的故事母体与其说是来源于某种偏好,不如说是脱胎于四季轮回这一自然界的基本规律。
有很多例子可以证明冬天在先民的认知中代表黑暗和死亡,但黑暗总是会被征服,因为春天终究会来到。而相对的,黑暗(冬天)也是绝对不可能被消灭的,他必将再次降临。对黑暗的真正消灭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一种幻想,在很多故事中人们即使以为已经消灭了他,却终究失败(如果这故事要拍续集的话)。
 回复 子宇 说:
嗯,这个Eliade也有系统的阐释,并且,有一种神话学观点认为,北欧神话中冰巨人、霜巨人以及神界的斗争、诸神死去、新神重振神界等,就是季节变迁的反应(尤其考虑到北欧的自然环境)。不过,要说这就是最初的母题,论证起来也同样是很棘手的。
(2010-08-02 18:28:23)
子宇 ()   发表于   2010-08-02 11:49:07

我很好奇...维舟"这样的人"有看过罗德岛战记,圣斗士星矢吗?
秋本明 () 发表于 2010-08-02 08:53:44

----------
我相信维舟老师是看过圣斗士的,说不定还喜欢一辉呢!
 回复 鹅毛 说:
好吧,其实我喜欢的是紫龙,因为他很可能是中国人……
(2010-08-02 18:25:23)
鹅毛 ()   发表于   2010-08-02 11:20:37

罗德斯岛战记那段不对呀

贝鲁特只是把原有的黑暗势力统一起来,卡拉只是帮助贝鲁特打仗,真正的黑暗力量(破坏神卡蒂丝)复活是很后面的事了,而且暗黑骑士不是贝鲁特,是亚修拉姆

那个开头和魔神战争也没有关系,魔神战争打的是大恶魔(魔神王)
 回复 玖羽 说:
这个是很细节了,我这里只求大略叙述。《罗德岛战记》我确实看了有些年份了,如今记得最清楚的反倒是其片头、片尾曲,所以这次为防记忆有误,还去百度百科查了一下情节。
(2010-08-02 18:23:48)
玖羽 ()   发表于   2010-08-02 09:16:04

我很好奇...维舟"这样的人"有看过罗德岛战记,圣斗士星矢吗?
 回复 秋本明 说:
当然也看的……难道我在你心目中形象那么差嘛
不过我得承认,我日本动画所知不多,《罗德岛战记》还完整看过两遍,《圣斗士星矢》就不大完整了。宫崎骏作品基本看过,剩下押井守、新海诚、北条司、大友克洋等人的作品,我也就只看过他们最出名的几部。
(2010-08-02 18:21:16)
秋本明 ()   发表于   2010-08-02 08:53:44

多少年来,在中国人的世界观中,年轻的少年先锋队的使命就是:警惕在上一次善恶决战中被打倒的那个敌对阶级的复活,并随时准备重复神圣的职责,像先辈一样,将黑暗力量再次摧毁。
-----------------------------------------------------------------------------------------------
不会吧?难道说,我们的少先队队员都是在“先知”土G的召唤下为了打倒“魔王”,再次封印“黑暗势力”而集合起来的一批预备役“勇者”。这也未免太囧、太RPG了吧!

在我看来成为少先队员更像是从一个人从儿童成长为少年的洗礼仪式,就类似于古人的冠礼、日本的成人式。
独孤一鹫 ()   发表于   2010-08-02 00:32:51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