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识的无知
时间:2010-08-29

要和一位与你观点相左的人讨论得愉快,那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因为这意味着双方对议题不夹带道德判断,对讨论的结果持有一种开放的态度,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承认自己无知,而这在当下的中国知识分子中,看起来并不算是一种常见的品质。事实上,知识分子常常因为博识而容易陷入一种自己难以察觉的境地——即所谓“博识的无知”。

这一术语最早见于中世纪神学家Nicolas de Cusa 1440年的著作De Docta Ignorantia之中,原意指相对的、复杂的、有限的理性知识无法把握简单而无限的真理。一切科学都是猜想,因此人不可能认识上帝。在一个知识体系日益分化的现代社会,人们掌握的专门知识常常都是窄而深的,那些沿着这一路径竭力向前掘进的人们,虽然常常自我感觉掌握了越来越多的知识,但实际上这种意义上的博识常常反倒妨害了人们去认识真理。因此,毫不奇怪,现代社会不同知识体系,乃至同一知识体系内部,知识分子之间对话时的分歧都加剧了,甚至到了根本无法对话的程度。

作为一个知识占有和累积的结果,博识往往助长人们的傲慢,让他们难以察觉自己的有限和无知。到处都能够看到这样一种情形——许多人似乎都倾向于认为:自己看过更多相关的原始材料,因而比他人更了解事实真相;但事实上,任何材料都有待诠释。最糟的是:有些人从来不会因为看到更多材料而改变和修正自己原有的立场,相反,所有材料都会被组织起来为他已有的立场辩护。同样的材料被用来证明不同的甚至相反的观点,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惊奇的事,双方常常都毫不怀疑自己价值体系与价值判断的绝对有效性。

无疑,人们通常总是习惯于站在自己的角度理解世界,“意念中的就是客观存在的(What is real in mind, is real in its consequences)”是屡试不爽的社会学格言。在争论中最容易让人意识到这一点:人们看到的其实是不同的世界,但他们都坚持认为自己看到的那个才是客观存在的世界。这就像是一幅错综复杂的影像地图:在世界之上覆盖着不同的人对它的幻象投射。

这并非一种新的现象,事实上中国学术历来强调这一点。禅宗之所以衍生出一种近乎反智的哲学,很大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意识到繁琐的知识常常引发人们的执念,妨害他们获得正见。在金庸小说中也经常见到这样的隐喻:一群武林中最聪明的人,数十年如一日在侠客岛上研习最上乘武功,然而他们“白首太玄经”的结果却是最终发现自己对所有细节极其详密的了解全是误入歧途,了解越博识,去真理越远,最终倒是一个文盲参透了,因为这类执念他毫无挂碍;在另一个故事中,情同手足的同门兄弟对同一本经典产生了“剑宗”、“气宗”的分歧,互相均自认解读正确,而以对方为非,越是深入下去,双方越难以调和。这是一种传统的中国式隐喻:知识的累积有时可能是误导人的,并使得对话破裂。

英国历史学家Norman Daniel曾将“博识的无知”(knowledgeable ignorance)用以表述中世纪欧洲对伊斯兰教和穆斯林的普遍看法:在有办法获得不同认识时仍坚持原有刻板印象。虽然欧洲人当时对伊斯兰世界的了解越来越加深,但多获得的信息并未修正、更不用说推翻他们的认识了,相反,这些成倍增长的知识最终似乎变成了一种成体系化的、自洽的、愈益顽固的偏见,用Edward Said的话说便是“东方学”。

这诚然是博识所带来的一个意料之外的结果。和人们设想的相反,单纯的知识积累未必会带来积极的后果:提高认识水准;相反,有时它更加深了人们的偏执,并强化了一种有害的自信,即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唯一正确的认识。只不过在神学家的眼里,这种近乎非理性的“理性的傲慢”无异于渎神;而在史学家的眼里,这种固执使人排除了对话的可能——因为当你认为自己的认识是唯一正确的之后,与此不同并不表示有助于达到更高认识的其他路径,而只意味着相对而言错误和低劣的认识。

我要承认,我本人也可能会陷入这种“博识的无知”之中。承认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可羞耻的。特殊的生活经历和知识储备可能难免会在某些时刻误导一个人的判断力。正因此,对知识分子来说,自我怀疑和不自信可能是更可贵的品质。这样一个人比较少产生那种“我已找到真理”的错觉,也对自己的主观意识抱有正确的警惕。在我看来,这可能也是一场令人愉快的讨论的起点:承认自己的无知、不设置既定的答案、并期望其他参与者丰富和修正自己的认识。既然每个人的认识都是有限的和不完整的,那么,我想这类讨论可能也是避免“博识的无知”的一个办法,虽然在当下的中国知识界,做起来不免很难。


  发表于  2010-08-29 22:41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蒙田说过,世界上有两种无知,一种是文盲类的毫无知识的无知,另一种就是您说的这一种。 宽广的胸怀和批判怀疑的精神是每一个知识分子需要磨练的宝贵品质。
follow峥 (http://follow-lzheart.blogbus.com)   发表于   2011-05-17 21:21:43

很有意义的文章。可以帮助人破除由于知识而带来的偏见。
那么南 (http://yewfocus.blogbus.com)   发表于   2011-04-25 11:53:00

http://www.yangtai.com/bbs/67743
以及这里.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09-29 16:45:20

哦,<威权型自由主义者>在这里有.
http://bbs.srzc.com/viewthread.php?tid=75882
大概该备份,找点不同的地方发表,不管我赞成不赞成,声音还是该帮忙发出来的.
 回复 Registered2nd 说:
我在blogbus的后台能看到,只是被锁住了。当然,我现在也开始在豆瓣发一份作为备份。
(2010-09-29 17:32:32)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09-29 16:39:21

真正博识的人不妨多拽一拽的,即使错了,其实更容易改。只是怕博识的本就不多,还常常被淹没在一堆自认为博识和专挑人无知的人的谩骂之中。
gone ()   发表于   2010-09-06 23:46:58

维舟兄说的不错。当我们与人讨论时,经常出现的状况是。事实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相信什么。相信的基础决定了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维舟兄之前刚刚写过《视界决定世界》,恰好是这个意思。

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至少要分几个层次。
首先是自负,这种人无论是否博识都会容不得别人的意见。在这里是个人品质问题,与知识含量无关。只是量的增加只不过是给这种人提供了方便。

其次是某些很执着虔诚的人,他们并不自负,但是其信仰决定了他们的价值观念。在非价值领域内他们很容易承认错误。只要涉及价值,那么就永远不会认错。

最后是普通人,不自负,也不是非常虔诚。但即使是普通人也有自己的价值观念和道德体系。让人承认自己的道德观是错误的也是很难的事情。

而有趣的是,不知道维舟看没看过这样一种论点。即,只有双方都追求真理时才有可能达成一致,如果双方”求同存异“必然有一方是虚伪的。

http://www.geekonomics10000.com/458
链接在此。
 回复 柳寒江 说:
我看过这篇文章,也同意你说的这三个层次,不过很多时候我觉得既非个人品质也非执念、甚至不是不肯承认自己道德观错误的问题,只不过一个人很难跳出自己生活在其中的那一套来反观自省,这确实是太难了,看看《东方学》和《写文化》两本书能更好地领会到这一点。
(2010-09-06 09:46:55)
柳寒江 ()   发表于   2010-09-05 11:02:41

我觉得有必要研究一下这种博识的无知的遗传性,为什么会遗传到下一代。
miloservic ()   发表于   2010-09-03 04:21:40

所谓“智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
Kuhane ()   发表于   2010-09-02 17:13:40

知识与偏见本该是不相关的,但是由于人性中存在着自负、排他、求同等弱点,知识越多使人越方便地产生偏见,并越有能力来捍卫自己的偏见。

或者这么说:获得知识的武装后,某些缺乏自省的灵魂更容易纵容自己了。“博识的无知”是因博识而自负才导致的无知。

能否开放地与人交流,与掌握多少知识无关,与人是否坚持自省修身有关。事关灵魂,无关知识。呵呵。
 回复 wynn 说:
在某些情况下,确如你所言,不过,一个人的执念并不总是因为自负。此外,学以养气,而自省修身及胸襟格局也常能增进学养吧。
(2010-09-02 21:52:27)
wynn ()   发表于   2010-09-02 12:49:07

这还没推翻呢,反对“集*权的政*治*体*制”的人就已经不允许异类存在了,在推翻“集*权的政*治*体*制”之后,岂不是更加不会允许异类存在

那么,这些反对的人和他们要反对的体制本身,又有什么区别呢
 回复 ... 说:
这也是我之前写那篇《威权型自由主义者》的原因——不过这篇现在已经被黑,貌似都google不到了。邹谠论6&4时已注意到这一点:“众多激进学生组织有着与老同志同等的等级层次,同样的安全系统,同样的摩尼教式的善恶对立的世界观,同样的埋头不看现实的倾向,同样的没有与‘别人’沟通的能力,以及同样的革命理想主义……不妨说,他们可以互为对方的镜子。”
(2010-08-30 17:19:02)
... ()   发表于   2010-08-30 16:06:32

这一术语更早见于奥古斯丁,Nicolas de Cusa 是引用奥古斯丁的说法。
 回复 mondain 说:
谢谢mondain兄赐教,我查到了wiki上的解释,最早确实是Augustine of Hippo创造这一术语的,在Nicolas de Cusa之前还有不止一位学者讨论过此事,只不过他的阐发更系统且为人所知一些。
(2010-08-30 17:13:39)
mondain ()   发表于   2010-08-30 15:45:10

我觉得,可能还是集*权的政*治*体*制决定了这个社会只能有一套价值标准,所以屁民就形成了一种不允许异类存在的习惯吧。
LB ()   发表于   2010-08-30 14:36:39

您这可真苏格拉底范儿啊~~~
mesiento ()   发表于   2010-08-30 12:58:58

假如说知识是一些客观信息,那么从中推导出主观结论则必须遵循逻辑。

“永远不要跟一个纯傻逼争论,因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跟他一个水平,然后用他多年当傻逼的丰富经验打败你”

这句话的意思是当辩论双方必须遵循不同的逻辑时,很难得到一个双方均认可的结果。

举个例子:源于西方的科学其实也是一种逻辑规范,由于科学家们的共同遵守而使得科学能够不断进步。而中国有着悠久的中央集权历史,从而发展出一套和该制度相适应的逻辑体系,用以保证利益的分配根据权力的大小进行。因此这种逻辑不太需要理性作为支撑,只要以权力为后盾——权力明显大的一方可以轻易让另一方闭嘴。

“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是逻辑,另一种是中国逻辑”

把博识引向无知的,其实是逻辑。
 回复 xxx 说:
你这段话的意思似乎是说:世上有且只有一种准确的逻辑。这和我文中所说的不是一回事,至少,发明“博识的无知”这一术语的人,并不是因为遭遇到“中国逻辑”才发此感慨的。
(2010-08-30 17:06:40)
xxx ()   发表于   2010-08-30 10:54:20

我觉得,比起“博识的无知”,中国人有另一种更恶劣的毛病:在是非之前先问立场,在立场之前先问亲疏

也就是说,很多人在讨论的时候,其实并不真的把绝对意义上的是非当一回事,他不在乎真理在哪边,他在乎的是对方“和不和自己站在同一立场”

您说什么“博识的无知”,实在太奢侈了,现在在网上讨论问题的,大多都不是在讨论真理,是在讨论信仰,而信仰是不能讨论的

以前您批张承志的文被张承志的信徒围攻,这就好象对一个信徒说上帝不存在一样,对对方来说这根本不叫问题,因为它不能讨论
 回复 Kuhane 说:
这个我当然理解,早先在豆瓣上和人讨论杨小凯的经济史观,我就意识到对许多人而言那是个信仰问题。其中一位气急后竟反问:“相比之下,杨小凯和维舟的学力、思考力,哪一个相对更深更丰厚?”以诉诸权威的方式来表明自己更愿意相信更大的权威,那这就没什么好讨论的了,只要比大小就可以了。不过我这篇,也正是因几次讨论中的感触而发,使我觉得有必要提这个“奢侈”的问题。
(2010-08-30 10:39:28)
Kuhane ()   发表于   2010-08-30 09:44:42

可能还是跟评价体系有关吧。
我们不能容忍错误,这迫使得每一个人都坚持自己是无比正确的。
就跟执*政*党一样,通过宣传自己的行为是无比正确的,来强调自己执*政的合法地位。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回复 dguali 说:
也许吧,不过我觉得中国知识分子身上经常能看到某种威权性格,在争论时尤为明显。
(2010-08-30 10:07:36)
dguali ()   发表于   2010-08-30 09:12:39

我觉得对话至少要做到三点,就事论事、态度谦和、求同存异,可是我发现要做到其中任何一点都很难,网上对话尤然。很多时候,你感觉自己是在心平气和地和人讲道理,可是别人不这么认为;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没有真正做到心平气和,或者对话的技巧不够。更多的时候,你想就事论事,可是对方东扯西拉,最后话题漂移,板砖乱飞,双方陷入口水战。所以,我现在在网上很少留言,倒也少了许多麻烦。
 回复 冷月独夜行 说:
确实很难,原因之一是:当你觉得自己是就事论事时,有时别人未必这么看,他们觉得你只是在坚持一种偏执的立场。
(2010-08-30 09:57:54)
冷月独夜行 ()   发表于   2010-08-30 08:44:39

容忍和自己相左的观点是一种修养。如果一个人确实很博学,那自然会有自己的观点,如果他还修养很好,那就不会激烈反对别人的观点,还要礼貌的表示虚心学习的态度。但这并不能说明这个人思想就不顽固。实际上他内心里还是坚持自己是对的,只是不愿强烈表达出来罢了。所以,一番客套承让之后,大家还是各走各的。最后,有修养的人是否真的把别人的观点当回事,也是很难说的。
 回复 CINOS 说:
你说的确实存在,所谓“虚心接受,坚决不改”;但我说的开放讨论,也不是非要大家达成共识甚至非要对方接受自己“正确的观点”,君子和而不同,这很正常,这就看彼此的气度和格局了,而这一点我觉得对人的学养识见也是极重要的。
(2010-08-30 09:44:59)
CINOS ()   发表于   2010-08-30 01:59:52

恩,人文社科也許這種現象比較嚴重,而在自然科學裡,倒還好,不能被重複,不能被實證,也許是人文社科這一切的命門~~
 回复 Enhui 说:
正因此,在人文社科领域,开放的讨论才更重要吧——既然不能通过做个实验一劳永逸地结束争论。
(2010-08-30 09:36:12)
Enhui ()   发表于   2010-08-30 01:17:42

开放的态度的确是首要的。

另外推荐博主另一个博客 http://hujiaxing.com/

我个人非常欣赏,觉得你们也会找到共鸣。
 回复 JOANLYNN 说:
谢谢,待我有时间拜读。
(2010-08-30 09:35:01)
JOANLYNN ()   发表于   2010-08-30 00:45:16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