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国际化
时间:2010-09-27

 

世界上恐怕再没有一个地方,比中国更喜欢建设“国际大都市”了——不久前公布的《中国城市发展报告》显示,有多达183个城市要建“国际大都市”,655个城市正在“走向世界”,而重视城市的国际形象,几乎是所有中国城市主政者的共识。

这种热情乍一看颇有些令人费解,毕竟其中许多满怀雄心的城市,在中国之外差不多无人知晓。但当今中国的现实之一是:“国际”一词差不多是当形容词来用的,用以表示价值的提升,犹如一个国内影星被加冕为“国际影星”之后,俨然身价上了一个档次。这种对“国际”和“世界”话语的偏好,也显示出中国人内心深处急于获得认可的焦虑感。

这些年来高喊的“与国际接轨”,和更早出现的“走向世界”一样,都是这种焦虑感的明证——仿佛中国原本不是“世界”的一部分似的。这种概念上的混淆起于晚清时梁启超笔下:虽然中国明明是世界的一部分,但很多时候人们所说的“世界”却不包括中国,一般指的是中国以外的世界,甚至就只是特指西方世界而已。人们隐约觉得,“世界”实质上就是“西方”体系的另一种表现。罗志田正确地指出,近代以来中国人那种“进入”世界的持续愿望和努力,其实非常接近于日本人当年所谓“脱亚入欧”的意思。

分辨清楚这一点极为关键。这意味着在中国人的潜意识中,“走向世界”、“与国际接轨”、“国际化”,甚至“开放”,都是有着特定涵义的——它不是面向那个地理意义上的全世界,而不如说表达了一种急切的希望,想通过自我提升,将自身的总体表现达到和欧美同一水准的程度,跻身于“文明世界”。这实际上是和早先毛时代的“亚非拉朋友”话语的一个逆转和决裂——为什么没有人觉得毛时代和亚非拉的友谊也是“走向世界”和“与国际接轨”呢?

在这种心态和潜意识中,建设“国际大都市”也就意味着一种强烈的渴望和焦虑,即获得西方世界的认可,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地招商引资、全民学英语,以及对文明素质的强调。正因为对“国际化”有着如此狭隘的理解,所以并不奇怪的是:“国际友人”经常对中国为建设国际大都市而付出的努力感到不理解,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老外对北京胡同的消失颇感遗憾,而上海为了世博会而提倡市民不穿睡衣出门也令他们费解——在一些老外看来,这与其说是不文明行为,不如说是一种有地方特色的市民文化。

吊诡的是,虽然一直在高喊,但中国人对真正的“国际化”实际上并无思想准备。犹如寓言“叶公好龙”所说的那样,当真的龙出现时,叶公意外地发现它并非自己原来所设想的那样,反倒惊骇不已。与中国人预料的相反,当一个大都市真正对境外人士产生极大吸引力时,它最可能吸引到的常常是希望到这里寻找发展机会的贫穷移民,而不是(至少不只是)衣冠楚楚的投资者和银行家。

这种情形在不少中国城市已经发生。在广州已经有一个庞大的非洲黑人聚居区,因其住户的肤色而被称之为“巧克力城”,确切人口数很难估计(因为住户流动性很大),一般估计在10-20万之间。这些事实上的常住居民大多是怀揣“中国梦”来到这里寻求发展机会的,从事各种不同行业,大多是为本国进口中国制造的小商品,但也有人进行贩毒等活动。此外,非法滞留、斗殴等事件也时有发生,一些本地住户则纷纷逃离那个片区。在义乌的外籍人士中,最大比例的也不是来自欧美,而是来自非洲和中东等第三世界国家;在北京和上海,如今为月薪三千而求职的罗马尼亚姑娘或菲律宾小伙子也并不鲜见。

这一幕实在来得太快。仅仅十年之前,中国还是个贫穷国家,但到2009年,至少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的人均GDP都已超过1万美元,城市面貌变化之剧,比一些第三世界国家城市五十年间的变化还大。由于眼睛一直看着西方,很多人并没关注到亚非拉的流动人口已经从后门进入中国城市。

这一进程在未来只怕还会愈加明显。其实战后的欧美大城市,大部分也都是这样“被国际化”的。德国的经济繁荣曾吸引大批土耳其人移居,这使德国人心理上十分不舒服,联邦委员会1977年的报告中特别指出“德国不是一个移民国家,只是那些最终还会自愿回到自己国家的外国人的居住地”,6年后还通过法案来“帮助外来工人作回国准备”。英国伦敦也一样,虽然它的2012年奥运会主题倡导多元文化,但其实当年决非是以那么慷慨的方式张开双臂的,而仅仅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被国际化了。许多英国白人怨恨这些外来移民,甚至至今仍觉得多元混合是一个“巨大的错误”,有时对英国居然变成这样一个多族裔的、不纯粹的国家而感到强烈不满——而这,却是“被国际化”所带来的必然后果。

除了美国之外,这种难以适应“属于一切种族的国家”的概念、对新来的穷人感到不爽的心理,实际上普遍见于战后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用当年加拿大移民局一个官员的话说,他觉得难民对于该国来说,“半个都嫌太多!”那时如果一个具有国际级造诣的加拿大籍艺术家选择住在祖国,甚至会遭到同胞满是讶异与质疑的诘问:“如果你真的这么厉害,你怎么还会待在这里?”

此情此景,与当下的中国何其相似——除了中国人那种急切与世界拥抱的渴望。但这种渴望并不代表中国人已经对多元种族和多元文化的存在做好思想准备。虽然在义乌,许多中东来客感觉十分自在,甚至想申请中国的绿卡,但无疑,在大部分中国城市,人们还不习惯看到一个十几万人口的黑人移民聚居区。上海的混血女孩娄婧只因其黑人血统的肤色,去年在网上引起激烈争论,虽然她自出生以来就一直住在上海,是个地地道道的上海女孩。这种争论,在早已习惯了社会多元的国际都市纽约,恐怕是无法想象的。

历史上的国际都市都是因缘际会、并通过很长时间的发展自然形成的,那不仅仅是一砖一瓦的造房子,更重要的是其与生俱来的城市精神。而那取决于其市民对多元文化的欣赏(至少是容忍)和发自内心的赞叹,取决于一种眼光向外的国际视野。有句拉丁谚语说:“亚历山大城靠近埃及” (Alexandria ad Aegyptum),这跟James Bryce说曼哈顿是“一个欧洲城市,但不属于任何特定的国家”一样,都表明了真正的国际都市那种世界性的特征——如果以此来衡量,中国的国际大都市大概唯有香港,其他城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载2010年9月刊《GQ智族》

 


  发表于  2010-09-27 19:38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美国也很难讲,美国以前对移民的包容是以“熔炉”,也就是移民为本地人所同化为前提的。现在风行的是多元文化,同化少数族裔行不通了。何况发达国家普遍有人口危机的问题,结果引入移民量大又快。现在对拉丁裔移民的问题美国就没那么自信了。只是相对于终日恐惧于“伊斯兰化”的欧洲好一点罢了。

现在这个所谓“全球化”,其结果我们还很难看清。全球化的前途是什么,要说它是什么都是,等于说它什么都不是。
 回复 Pepino 说:
美国现在不是移民的“熔炉”(melting pot),而是“色拉钵”(salad bowl),虽然搅拌了很久,但多元文化下,各个部分仍然各自不同。此所以亨廷顿在《我们是谁》中要说,“多元文化主义实际上是反欧洲文明,基本上是一种反西方的意识形态。”
(2010-10-04 17:35:34)
Pepino ()   发表于   2010-10-04 17:09:24

“但更可能的是,美国民粹主义的草根阶层是为另外的因素所驱使。无论在什么地方,民粹主义的动因无非恐惧与憎恨。恐惧无权无势,恐惧无社会地位,恐惧无基本权利。憎恨受过良好教育的自由精英,憎恨据称夺走了我们生计的外国人,还有穆斯林、犹太人、黑人或者非法移民,这些非法移民似乎享受着不该享受的福利。”

http://www.sbanzu.com/topicdisplay.asp?BoardID=21&Page=1&TopicID=3525942
完顔阿骨打 ()   发表于   2010-10-03 01:32:50

谁说纽约对外人不友好啊,我住在这里两年多了,怎么一点都没有觉得呢?相反,我倒是觉得上海的小市民文化很势力,很排外。我遇到的生在纽约的人没一个自恃城市身份特殊而有优越感的,相反纽约人很喜欢外面的新鲜的事务。说排外的话,我觉得美国其他地方来的人,越是闭塞的地区出来的人,身上那种宽容性越少吧。
archer ()   发表于   2010-10-03 00:32:43

纽约人对外人之不友好可是闻名全美的啊。
 回复 dabenxiong 说:
或许这像上海一样,一方面是“海纳百川”的移民城市、面向国际,一方面又有些势利和排外(也就针对穷人、乡下人等弱势群体)?
(2010-10-01 15:13:07)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10-01 08:43:51

去年反对移民的英国极右政党英国国家党获得了欧洲议会的席位,招致广泛谴责,有个留学英国的人就发贴说,某个电台直接将该党称为种族主义政党,主持人表示不理解,然后有听众打电话来说她能理解,她说有一次坐公车,发现自己听不懂车上任何一个人说的话,对本地居民来说这是很恐怖的

极端势力的得势总是和小市民的恐惧感密不可分,纳粹上台,这也是主要原因之一

另外,2ch上什么人都有,有在一个极端的就有在另一个极端的(虽然人数可能极少),也有说反话的、故意捣乱的,单独几句发言说明不了什么
 回复 完顔阿骨打 说:
这也不奇怪,很多欧洲人内心还是有些排斥多元种族的。F.L.Carsten在《法西斯主义的兴起》中就说过,英国传统上没有法西斯主义,但战后英国出现了两种有利于极右翼发展的变化:殖民帝国的丧失,而新独立国家对留下的白人或多或少有敌意;原殖民地土著作为移民大批涌入。
(2010-10-01 15:11:20)
完顔阿骨打 ()   发表于   2010-10-01 01:11:08

其实曼哈顿是相当特殊的,使用对外来移民的接受态度来作为衡量国际化与否的标准稍嫌草率了些。日本人对于东京有些地区每20个人里面就有1个中国人普遍感到惊恐,2ちゃん那样的愤青居多的论坛中除了常见的轻蔑外也有如下这一类论调“反正北京南京和西京(西安)都是中国的,东京不是中国的反而很奇怪,所以早晚也会变成他们的吧”。
子宇 ()   发表于   2010-09-30 18:38:06

300-400w这个数字在经验上肯定是不靠谱的,我经常去广州,也从来没体验过每三人碰见一个非洲人的感觉.而且支持这位非洲朋友的论据仅仅也只有他的其它非洲朋友,他们的说法均是这样的数据来自他们自己的union的统计.我当然不能因此说这个数据靠谱了.但我之所以质疑10-20w这一估算是因为以下事实.

其实广州市说是1000万常住人口,事实上流动人口据统计也有600多万而这一数字似乎还是市区的,可以对比700万市区常住人口得出0.8:1的结论.参见http://news.xinhuanet.com/life/2009-07/25/content_11768774.htm
而非洲兄弟们通常搞聚居,并没有在整个广州市内广泛地活动,因此若我们从日常经验出发,只要你不是住在聚居地附近,想必也不会碰到太多的非洲客.正如广州居民未必能感受到每两人就有一个非常住人口一般,感觉这个好像有点难说.我个人也不觉得300-400w的数字靠谱,但若说是100w我会有所倾向.
我对这一假说基本没有数据能支持,可能我只能之后去非洲兄弟们的union了解下情况,看看他们是否有这样的统计以及他们怎样统计的.我自己也无法去conduct个靠谱的统计出来.所以我整个说法都是不严谨的,我也没有试图掩饰过,只能对其不严谨表示抱歉.我的初衷也只不过是想印证博主文章中提到的问题,并且进一步地试图给大家一个问题可能比想象的严重的印象.若已经有质疑,可能就会有人来调查了,说不定就会有一个靠谱点的答案能公诸于众.
 回复 Registered2nd 说:
嗯,当然说到底我这里的数据,也只是看来的。2008年《南方周末》上一篇“巧克力城”的报道中曾称约为10万,且每年以30-40%的速度增长。这个数据可能是低估了,只是我目前为止没有看到更有说服力的统计数据。
(2010-09-29 17:14:27)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09-29 14:11:16

倒不是我就相信了有300-400w,只是非洲同胞绝不相信这里只有10到20w.其实广州常住人口虽说是有个数的,但我们的统计是否靠谱好像本来也有争议.另外非洲客和其它省份的外来工一样大部分很难进入常住人口的计算,所以到底有多少呢?非洲兄弟首先看到了中国对他们是普遍不好不关心的,他们对我们做的估算可能就有些本能的抵触了.当然我们甚至连个正式点的说法都没吧.据说我们对他们的遣返也是要求他们自己买票回去,而大部分人来混了几个月后已经身无分文又无身份又无工作.他们觉得这些人一定不会被统计到了,倾向于认为整个数字一定相当庞大.我觉得这种猜测无可厚非哦,我们本来无了解,怎样的猜测让我们觉得更靠谱呢?若说不相信有300-400w,那有没有100w呢?广州有没有可能在有几百万外省流动人口的同时还拥有上百万的非洲流动人口?貌似说不好.这个统计还真不容易,尤其当他们一点都不想被你计算入内时.
 回复 Registered2nd 说:
除了你这位非洲兄弟的说法,还有什么能支持你这个假说?请说明。
中国统计数据受质疑较多的是经济等数据,人口数据毕竟不可能出入那么大。广州2009年常住人口1033万,刨去从化、增城、花都、番禺这四个郊区的300万人,城区不过700多万人;假设非洲人都聚居在城区,而他们全都没有被统计为常住人口,那么三四百万意味着广州市区每三个人就有一个是黑人。你有兴趣不妨问问广州的朋友,这是否符合他们生活中的常识。
(2010-09-29 12:47:19)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09-29 11:42:31

我认识的非洲朋友告诉我他们自己的统计自己的数字是300到400w非洲人聚居在广州.我没做过深入的工作不好说.只是大概10w到20w的估计可能与事实有比较大的出入了.这个基本是让我们从民间到政府都措手不及的东西.
 回复 registered2nd 说:
三四百万非洲流动人口,恐怕全中国也不到这个数吧?按最新的年度统计公报,广州2009年常住人口也不过1033万。
(2010-09-28 17:29:55)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09-28 17:25:36

娄倩的焦点不止于国人对国际化的焦虑。
另,若国际化大都市排斥了非洲中东,欧美人士怕也会觉得焦虑,更何况欧美来的也未必都是精英,黑人兄弟也有牛人。国际化的焦虑决不能仅仅对外来人员进行评判以作标准
Bora ()   发表于   2010-09-28 09:58:27

维舟每次都写得很好。

确实是和日本人很相似的焦虑。日本人至今没摆脱自我嫌恶,面对欧美的自卑。中国人好像还是骄傲一点。

国际化大都市大约要像孟尝君一样鸡鸣狗盗之徒一并收入。以提高素质为名来卡外来人口恐怕是事与愿违。

伦敦三分之一人口出生在英国以外。外国人见得多了,偏见会少。
江东 ()   发表于   2010-09-28 02:49:54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