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普查的政治
时间:2010-10-23

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对大部分世人而言都早已熟知,但这并不表示人们都了解它意味着什么。这并不只是清点一遍人头、作一些繁琐的统计以及尽一下公民的义务,实际上,在现代政治中它常常还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不仅涉及现代国家进行数目字管理的技能,在有些国家甚至还影响到社会资源分配和重组和重构。

一个国家在全境内进行的人口统计,通常都是基于同一个动机:深入了解国家最重要的资源——人口。虽然古代也有不少国家进行过类似的工作,但由于缺乏技术和辅助手段(尤其是一支坚决的警察力量),其数字大多都只能存疑,而且统计结果也并不会对族群政治产生重大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口普查是一项与现代政治并行的现代发明——它出现至今不过三四百年的历史。

并不意外,作为一项现代政治管理的技术,人口普查的需求最早出现在率先进行现代化的国家。1662年,英国商人John Graunt发表第一份死亡率表,他因此被追认为是人口统计学的鼻祖;稍后,英国政治学算术家William Petty和Gregory King两人又率先贯彻以下思想:通过群体统计手段来观察社会。但从一开始,赞成和反对人口普查的理由就都是政治性的:反对者认为,国家的人口数据是不宜公布的国家机密(据说沙特阿拉伯至今如此,有人甚至怀疑该国人口仅有公开宣称的几分之一),直到1753年,英国国会还否决了进行人口普查的提案,理由是这会把国家的弱点暴露给敌人。因此,世界上第一个进行定期人口普查的国家并不是英国,却是瑞典(1749年)。

获取详尽的人口数据远非易事。这需要周密的计划、坚决的贯彻力量、统计技能、人力和组织、技术进步,以及政治决心,一句话,人口普查的成功本身就取决于一个国家能进行现代化管理的程度。1908-1911年进行的清朝最后一次全国人口普查,就严重缺乏实施的力量,暴露了中国在现代行政实践上的缺失:以安徽省为例,仅有1939名缺乏适应训练和报酬的警察作为这次人口普查的主要承担者。民国期间仍然缺乏地方基层机构,这不仅是“地方行政和人口登记中最大的问题”(何炳棣语),也表明国家组织动员能力的低下。

对比美国,可以更鲜明地看出这其间的落差:自1790年首次全美人口普查以来,每十年一次的人口统计,可说就是一部美国现代化管理和技术进步的发展史;而1902年成立的美国人口普查局则“已经成为全世界最精密的统计机构,几乎所有现代化的资料存取技术都来源于它”(《美国的自我探索》)。1880年的美国人口普查,足足花了7年时间才完成;1900年制表机、穿孔机和电动分类机发明,大大便利了数据统计;其后计算机的发明更极大地提高了效率:1950年全美人口普查仍需4000名统计员,而到1960年只要50名统计员加一组计算机。

作为一项政治管理技术,人口普查的悖论之一是:它在调查的过程中,反过来将一些分类范畴和政治认同灌输给了调查对象。很多前现代的人群原本缺乏甚至根本没有人口统计中那些对应的概念,直到1931年,波兰在人口普查期间问到居住在相对隔绝的沼泽地带的Polesia人属于哪个民族时,当地人还根本没有族群的概念,只能回答:“我们是这一带的人”或“我们是本地人”。但由于调查表格上“民族”这一分类必须填写,于是原本认同模糊的族群就被归类,而他们也逐渐习惯这一新的认同,并逐渐固定化。

从19世纪后期开始,许多欧洲帝国开始通过计量殖民地的人口来形成概念工具和统治的知识基础。这要求将当地人视为边界固定、可计量的实体进入殖民地的管理政策,而族群、宗教、种姓等分类范畴尤为关键;反过来,一旦统计完成,政策又沿着新的分类边界进行组织和动员。Nicolas Dirks因此质疑印度的种姓只是一个“神话”,在他看来,种姓原本并非印度社会根深蒂固的唯一组织原则,它不如说是在现代化过程中,通过人口普查强加给印度的分类范畴。

不管这一观点看来多么具有颠覆性,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自1871年英国殖民政府第一次实行人口普查以来,人口数据在印度就经常引发政治化的争论。争论的原因是不难理解的:在现代社会,族群或社群的人数通常意味着分配到更多社会资源和权利,因为按人口比例分配被普遍视为一项公正、平等的民主原则,而人口占多数的族群也能根据人口优势推行更有利于自己的政策。其结果,为了避免无休止的政治纷争,许多国家数十年来索性停止了相关的人口统计。

由于人们坚持按照种姓比例来分配权利,因而人口统计数字的政治化在印度一直存在广泛争议,1931年后就不再进行分种姓的人口统计,此后就只有各社群自己统计的数字,彼此常有巨大出入,因为人们根据的常常是有利于自己的定义。在尼日利亚,因为独立之初议会中的代表比例和地区间财政分配机制就是按人口比例来定的,因此多年来各派都试图改写人口数字,常常没有一个政党愿意接受代表其他族群利益政党提出的人口比例数,一项人口统计的争论竟然从1962年延续到1964年。最离谱的还属黎巴嫩,该国在殖民时代为了平衡各派利益而设计了一个极为复杂的政治安排,其基础是当时教派人口的比例;几十年下来,由于人口增长的不均衡(例如什叶派的人口增长速度据信远超过基督教马龙派),这一安排早已不符实际情况,但由于害怕引起政治巨变和维护既得利益,该国自1932年起就决定不再进行人口普查。

更有甚者,由于对族群归属的定义不同,许多人口数据常有巨大出入,并引发激烈的政治争吵。印度试图推广印地语时,印地语的支持者坚持在印度操该语言的人口超过50%,认为旁遮普语和乌尔都语实际上只是印地语的方言和变种;但反对者则强行把这一数字压到30%,理由是那些已是不同的语言。摩洛哥对柏柏尔人占全国的人口比例估计从35%到60%不等,但有些阿拉伯民族主义者却愿意相信,或是让别人相信,柏柏尔人“完全是(殖民时代的)法国人虚构出来的”;同样地,土耳其也有民族主义者坚称根本没有所谓库尔德人,认为他们只是居住在山区的土耳其人。这种荒谬的现象,被讥讽为“人口普查再定义引起的种族灭绝”。

自古以来,人们常因各种动机而反对人口登记:《圣经》时代是出于一种“古怪的迷信”(James Frazer语),即深信清点人数会引起严重瘟疫(见《旧约》撒母耳记下24章及列王记上21章);在中国古代,常常是为了逃避赋税和徭役;在现代中东等地,是因为担心社会资源重新分配引发难以平息的政治争论;还有一些国家,则是出于对侵犯隐私的顾虑(例如荷兰自1971年后就不再进行官方人口普查)。但历史已经证明,人口普查是一项重要且必要的行政实践,很难使人确信,一个不清楚本国人口资源状况的国家能作出正确的决策。

只是,在回顾历史时我们也同样需要记取:和许多现代发明一样,围绕着人口普查也有相互竞争的话语,它深深地与许多现代治理技术交织在一起,既是现代性的标志之一,也象征和体现着现代性有待反思的一面。何炳棣在讨论中国1953年的人口普查时曾引用一位苏联顾问的话说:在新的人民政权下,人民不再有任何逃避普查的动机。但他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令人深思的话:“但人民在这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政权之下已没有任何躲避的余地,这也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搜狐专栏


  发表于  2010-10-23 19:42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普查吧 看看汉族比例是不是降到90%以下了 好推测下中国什么时候改名为中华斯坦或其他什么国家
m ()   发表于   2010-11-02 19:42:36

在中国古代这也是个大问题,可以参见《国语》第一篇。
liuchoulzf ()   发表于   2010-10-26 13:12:24

人口普查确实特别能够体现政府的力量,一个实行力不足的政府令人沮丧,但一个特别强而有力的政府同样令人恐惧。最后何炳棣那句语焉不详的话我倾向于理解为知识分子对大政府的本能厌恶。

其实与其奇怪阿拉伯人脑抽屠了土耳其人,不如赞叹天朝当年没把满族屠了真是英明。
子宇 ()   发表于   2010-10-25 18:38:46

东南亚是各大国介入很深的地方,东南亚国家又都太小,它们自己争来争去没有什么意义,欧洲是普遍都很富,前面说了

中东完全不同,无论贫富、国力、种族、教派、理念,各国都差得太大,即使大国不介入,又没有以色列,它们也完全没有联合的可能

连东非联邦都比阿拉伯联邦看起来现实一点
 回复 --- 说:
要论“各大国介入很深的地方”,战后以来只怕以中东为最,相比起来东南亚只是不受重视的边缘(大概中国除外),否则美国近来也不会说什么“重返”了。而要说贫富、国力、种族、教派、理念的差异,在我看来东南亚各国也比中东更悬殊。现实中有些事很难作极端的断言,印度内部差异也很大,当年丘吉尔还曾说印度“只不过是一种地理上的概念。要是建个赤道国,可能比印度还更像单一的国家”,现在呢?
(2010-10-25 09:44:15)
--- ()   发表于   2010-10-24 23:38:37

欧洲起码发展水平相近,只有几个小穷国,麻烦不到哪去
中东就不一样了,就假设沙特和也门合并好了,难道也门那2300万穷鬼让沙特来养?难道给他们等同于沙特居民的福利?这还是沙特这种“大国”和也门这种“小国”呢

中东要统一,除非一个国家用武力征服,否则没有别的途径
--- ()   发表于   2010-10-24 16:17:05

中东国家种族、发展、历史、政治全都不一样,连信的教派也不一样,谈何统一
--------------------------------------------
你在说欧洲吗?
 回复 Pepino 说:
其实若论各方面的差异和多元,东南亚比欧洲还严重,但东盟一体化现在做得也不错(考虑到其内部差异,至少是难能可贵了)。相比起来中东各国的内部差异算是小的,沙特就算没有石油,也是领袖的有力竞争者之一,因为两个圣城都在其境内,政治和宗教的影响力不容低估。但伊斯兰世界力量分散,缺乏伟大政治家,又有外人掣肘(西方反对纳赛尔是毋庸讳言的),总是难以成事。
(2010-10-24 19:24:14)
Pepino ()   发表于   2010-10-24 16:10:48

不可能的,纳赛尔又不是没试过
中东国家种族、发展、历史、政治全都不一样,连信的教派也不一样,谈何统一
--- ()   发表于   2010-10-24 16:01:50

沙特的人口要是多起来,就没有那么多石油美元可分,也就阔不起来了
-----------------------------------------------------
人家并非坐吃山空的,中东国家一般都还是在推动工业化的,虽然只有伊朗和土耳其取得明显的成就。个人觉得如果海湾石油国(有钱,工业化条件不佳)和中近东有工业化条件,没钱的国家比如埃及、伊拉克整合,前途其实不可限量。但现在伊斯兰世界是一盘散沙,说起来也不知道当年阿拉伯人受英法煽动居然在西方人(阿拉伯的劳伦斯)的率领下屠 杀土耳其人(大马士革屠俘)、使伊斯兰世界土崩瓦解是哪根筋搭错了,现在阿拉伯人的处境绝对是自找的。
Pepino ()   发表于   2010-10-24 15:30:09

沙特能成为什么领袖,就是有一大块沙漠,石油多一点罢了,连边境都要雇巴基斯坦人戍守
沙特的人口要是多起来,就没有那么多石油美元可分,也就阔不起来了
--- ()   发表于   2010-10-24 14:58:46

人口普查和族群政治的关系在欧美也可以看出来,欧洲是穆斯林移民,美国是拉美移民,这使得主流族群总是怀有一种莫名的紧张,反过来又刺激了对于新移民的不信任,结果又加强了少数族裔的离心倾向,最后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也不知道现在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缓解这个问题,现代国家不实行人口普查是肯定不行的。

据说沙特阿拉伯至今如此,有人甚至怀疑该国人口仅有公开宣称的几分之一
-------------------------------
从经济和历史资源上来看,沙特其实完全有理由成为伊斯兰世界的领袖,但惜乎其人口劣势,在安全方面只能仰赖美国。亨廷顿认为伊斯兰世界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没有“核心国家”,可是现在这个情况,要是真出现这样一个强权,引发的除了非伊斯兰世界的极度恐惧以外不会有别的。
 回复 Pepino 说:
没有核心国家的问题其实对非洲和拉美文明也一样,只是在伊斯兰文明中格外显著。现在全世界穆斯林中阿拉伯人仅占1/5,穆斯林人口最多的7个国家,竟无一是阿拉伯国家。在评估国家和文明影响力时,人口规模毕竟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标。
(2010-10-24 19:18:02)
Pepino ()   发表于   2010-10-24 13:47:13

原来人口普查还有这样曲折的历史和深远的意义。
支点 (http://huajun-wu.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10-24 09:58:36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