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正在起变化
时间:2010-11-05

乍一看,这实在是很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当长期以来不遗余力地倡导自由贸易的美国日渐滑向保护主义时,社会主义的中国却在不同场合高调宣示要“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反对任何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也许当后人回顾时,将会把这个角色颠倒的历史时刻追认为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贸易自由主义起初是一种实践,随后升华为一种理论,最后演变成一种信条。主流经济学认为无阻碍、不干预的自由流动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市场机制的效用,进行自发的调节,最终能使所有经济体都获益。话是这么说,在现实政治层面,真实的情况就要复杂多了。历史上强烈倡导自由贸易的,常常是有着发达制造业和繁荣贸易的大国,而处于相对弱势的国家则对此较为抵触,理由很简单:自由贸易的原则下,各国的收益很难是相等的。

大英帝国在其如日中天之时,几乎将自由贸易视为英国人与生俱来的一项基本权利,故此传教士郭实腊在鸦片战争前夕认为中国紧闭国门的抵制简直是一种犯罪——那是对上帝的冒犯,因为上帝教导世人四海之内皆兄弟,中国人理应有机会接受西方的真理和商品。在此,信念和物品的自由交换被视为一种绝对的善:“在仁慈的上帝和救世主的帮助下,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说,中国的大门将很快被打开。至于由谁来做到这一点,或采取怎样的手段,这都无关紧要。”确实,英国当时也允许中国产品输出到英国,但这样的对等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壮汉和虚弱病人之间的“公平竞赛”:我打你一拳,你也可以打我一拳,问题是这种规则上的对等掩盖了实质的不对等。

德国经济学家Frederic List很早就指出,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的自由贸易论实质上服务于英国的工业利益,使其保持对市场的近乎垄断地位并使其他国家处于不利的竞争地位。他强调:只有当两国工业发展处于大体同等水平时,双方才能在自由竞争下同时获益,否则较弱一方实行全面自由贸易将意味着放弃本国制造业保护,使自身遭受严重损害。因此,英国是以世界主义的自由贸易来掩饰其经济扩张,在此条件下英国将是最大的受益者,这也就难怪英国甚至要以军事等手段强制推行自由贸易。

英国衰落之后,自由贸易的大旗就由美国接过去了。吊诡的是,美国虽然表面上尊奉自由贸易,但其实际行为却表明它是Frederic List的忠实信徒。毕竟,理论归理论,在现实政治中,美国之所以尊奉自由贸易并不是因为它天生是好的,而只是因为在当时它能使美国的利益最大化——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美国不再是自由贸易的受益者,它就没有理由再支持这一原则。

美国的早期历史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美国立国之初根基薄弱,财政部长汉密尔顿极力支持高关税,将其视为防御欧洲列强商品倾销的必要壁垒。按韩国经济学家张夏准的研究,直到一战之前的一百多年里,美国的平均关税水平从未低于35%,甚至越来越高,到一战爆发前高达44%,真可谓铜墙铁壁。当时美国大部分出口产品都是矿物或农产品等自然资源,19世纪初的出口额中制造业产品不足5%。正因此,林肯总统才宣称“关税议题我比谁都讲得多,支持高关税,我从没变过。”老罗斯福总统说得更直白:“感谢上帝,我不是自由贸易主义者。”

到美国确立了制造业第一大国地位之后,美国政治家支持自由贸易的调门就越来越高,因为他们清楚地意识到这一规则将使美国受益最大。肯尼迪总统1962初在向国会提案中直白地说:“总体来说,一个更加自由的贸易政策,应该使我们最有效率和最具扩张力的产业获益。”到小布什总统时代,其演讲中则进一步将之视为一种坚定的政治信念:“当我们为市场开放进行谈判时,我们正在为世界上的穷人提供新的希望。当我们推动贸易开放的时候,我们正在推动政治自由。”但隐含的前提从来没有变过,那就是:作为这一原则的最强推动者,美国也将是它的最大获益者。

然而这个几十年来从未动摇的前提现在却渐渐地变了。虽然美国仍是获益者,但规则却似乎正变得让他人更有利,一个新的庞大参与者中国,正以飞快的速度利用这些规则带来的好处。这似乎是那个定律的又一次证明:自由贸易原则将对制造业和贸易领域最强大的国家最有利。只不过这一次,这个国家变成了中国。

因此不妨这么理解:美国现在对其保护主义倾向越来越不加掩饰的原因,是它对自身竞争力担忧的折射,从而对自由贸易带来的好处开始丧失原有的信心。2002年时Charles A. Kupchan就曾在其所著的《美国时代的终结》中预言:“当不太走运的情况盛行时,当全球化被看作失业和廉价进口的源泉而不是工作和经济增长的动力时,美国很可能是第一批选择退出的国家。”

他很可能说对了。不久前的一项民意调查表明,70%的美国人相信自由贸易对他们是不公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Paul Krugman公开呼吁对中国进行一场贸易战,几年前他就认为不能“一直假装自由贸易对所有人都是好的”,因为“加速的全球化进程意味着将有更多的输家和更多的赢家。……重视这些担忧并不是保护主义,恰恰相反,这正是所有现实的、支持全球贸易的政治策略的根本。”新加坡观察家马凯硕在《新亚洲半球》中评论这段话时说:此言表明“美国已大大地偏离了其早期坚定不移地倡导的自由贸易”。

但政治家们也许从未偏离其一贯的原则:实施对国家最有利的经济原则,不管它是贸易自由主义还是保护主义。许多人都曾抨击美国执行双重道德标准:理论上支持国际主义,实际上却很少采取国际主义行动;强迫别人遵守国际法,自己却不遵守;表面上强烈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事实上又常常是真正的贸易保护主义者。正如哲学家齐泽克所言,美国的问题“并不在于它是一个新的全球帝国,而在于它不是:换言之,它一面冒充全球帝国,一面继续扮演民族-国家的角色,无情地追逐自身利益。”

但对美国政治家来说,国家“无情地追逐自身利益”并不值得谴责,政治毕竟不是做慈善,更不必为了面子而失了里子:假如我认为自己是自由贸易中的输家而非赢家,那么我为何还要继续推动贸易自由化?难道仅仅因为自由贸易在理论上是一个绝对的善?对他们来说,真正的原则从来没有变过:当规则有利时就坚持规则,当规则对自己不利时就改变规则,使之对自己有利。

应该说,美国在冷战之后就已逐渐从自由贸易的立场上后撤,只是近年来因为反恐战争和金融危机导致的巨大体力透支,使这一趋势更形显著。2007年夏人们就已注意到,“美国在自由市场经济意识形态中将丧失其原有的自信”,因为所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都主张实施贸易保护政策(《华尔街日报》2007.7.31,David Hale文)。三年后这一点更为明显,美国对外政策理事会资深成员韦恩•梅里说出了这种心态上的变迁:“保护主义不再是一个肮脏的名词,这个观点越来越为人们所接受。一年前,这是异端邪说;一年后,这将成为主流。”

许多年前,当日本作为一个新兴制造业大国大量向外倾销产品时,也曾引发欧美人的恐慌情绪,1935年Gunther Stein曾形容“日本制成品势如滔滔洪水,正在世界市场上泛滥,传统出口国的既得利益正在遭受其竞争者的威胁,其产品价格之低几近荒唐;其营销手段之高超令人惊叹。”如今当中国以更大规模兴起时,激发出美国人的保护主义情绪,那是一点也不值得惊奇的。这些年来中国企业收购美国企业屡屡受阻就是明显迹象,英国《金融时报》不久前曾坦率地评论:“所有人都明白,美国的部分市场迄今为止之于中国公司比中国市场之于美国公司更难打入。”

不出意外的话,美国的保护主义倾向恐怕将日益加深,并推动对华惩罚性贸易措施;历史就是如此讽刺:在尼克松敲开中国大门四十年后,中国将为敲开美国的大门而努力。

搜狐专栏,题改为《为什么贸易保护主义在美国卷土重来》


  发表于  2010-11-05 19:07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自由贸易对于长远利益并不是一定有利,因为自由贸易可能从根本上打击落后经济体提升其在国际分工中地位的能力。
强国单向开放对弱国最有利,比如二战后,美国开放技术出口和市场,韩日一方面大力扶持大财团,一方面对进口设置各种障碍。
现在美国,一允许进口中国劳动密集产品(时不时反垄断下)。。。。。享受中国的廉价产品。
二限制高科技产品对华出口,最大程度减缓中国提升在国际分工中地位的速度
cjc123 (http://123asdfcjc.blogbus.com)   发表于   2011-04-06 22:53:17

中华文明的特长就是发展科技只要1/2 cost,lol。
 回复 dabenxiong 说:
这个特长貌似由来已久,16世纪在马尼拉的西班牙人就已经发现,中国货实在太便宜,就算运回欧洲出售还是比同类商品便宜,能赚上一票。
(2010-11-19 07:37:07)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11-19 06:27:57

就像宇宙文明的游戏中,每个文明都有自己独特的科技树(擅长领域)。如果中国还是一直想跟着别人后面学习别人发展,肯定拼不过那些有着自己独特的文明发展方式的民族或文明...邯郸学步耳
 回复 虚李 说:
我对中国没有那么悲观,也不觉得它这些年的发展仅仅是靠“跟在别人后面学习别人”。固然每个文明有其独特的擅长领域,但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日本在二战之前,也没听说他们擅长动漫和机器人技术。
(2010-11-16 17:33:54)
虚李 ()   发表于   2010-11-16 15:05:19

也许积累科技创新才是打破贸易自由带来的产业链固化的方法。科技创新不是意味着走别人走过的科技线路,而更是要研究别人没有研究过的。
说起来,个人觉得,日本近年来在机器人领域的科技树突飞猛进,甚至很多看起来很小小的技术突破,其背后都指向这一块。比如人工语音(初音),机器人肢体语言编程简易化(MMD)等等。未来估计会发展成一个独特的科技领域,促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虚李 ()   发表于   2010-11-16 15:04:54

经济学上: 交易让双方受益是铁律, 逻辑上是得证的, 但是现实中往往不能得到贯彻, 因为决策者本身的局限条件---政治家考虑的不是以经济为第一目标, 而是如何获得更多的权力. 而经济自由只会损害这一点: 它要求的是政府放权, 只让政府做一个幕后的管家, 这是几乎所有政治家无法接受的.
halida ()   发表于   2010-11-15 22:52:03

@Kuhane:
这个过程又不是从中国开始的,当年日本和四小龙都把美国制造业冲击的元气大伤,美国人对现在这种情况很熟悉,没有理由把选举战中的话题当真。
Pepino ()   发表于   2010-11-13 20:30:25

FT上也新刊了一篇《当美国对全球化说不》: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5392
观点一目了然:奥巴马政府中期选举后,为了迎合民意,很可能向保护主义进一步倾斜,甚至抛弃全球化,那将使我们大家都成为输家。
旁观 ()   发表于   2010-11-08 12:52:21

刚刚看到Economist上的一段,恰好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注脚。
This is another idea with a history. Along with Bancor, Keynes wanted countries with excessive surpluses to be fined, not least because of what happened during the Depression, when currency wars and gold-hoarding made the world’s troubles worse. The idea went nowhere because America, then a surplus economy, called the shots at the Bretton Woods conference in 1944. The same forces are evident today—except that America, as a deficit country, is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argument. Like America in the 1940s, China would never agree to reforms that penalised surplus countries.
pursat ()   发表于   2010-11-08 10:12:25

题外话~~记得维舟兄曾写过一本书的书评,是谈及欧洲民族意识兴起和集权制国家最终形成的。翻了半天没找到那篇书评,不知是否能告知链接,或者是哪本书么?
先谢了。
 回复 isospin 说:
我不知你说的是哪一篇,或许是以下三篇之一:
http://www.blogbus.com/weizhoushiwang-logs/4952864.html
http://www.blogbus.com/weizhoushiwang-logs/10225929.html
http://www.blogbus.com/weizhoushiwang-logs/22112634.html
(2010-11-08 07:32:08)
isospin ()   发表于   2010-11-08 05:20:18

所谓贸易带来的好处,经济学上的概念和国家观念上的并不相同。贸易注定会带来分工,但是要美国放弃所有的一般工业,只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如软件和金融业,恐怕政治家不会认为这是一种好处,而会将其看成摧毁本国工业的威胁。
但是分工确实能带来福利的提高。你不能说因为分工使一个国家的工业体系不完整,对本国安全造成潜在威胁,因此贸易带来的坏处多过好处。本质上,你无法比较经济福利和安全威胁。
如果香港是一个独立国家,他的工业已经被自由贸易摧毁得不成样子了,他对外国的依赖给他造成很大的威胁,但是这并不妨碍它在这种威胁中继续享受自由贸易带来的高福利。
贸易保护主义可以使一个国家按自己意愿来发展产业,但是肯定是以牺牲经济福利为代价。所有,自由贸易总是能带来好处,只是很多人不喜欢这种好处的代价。
 回复 Baibai 说:
经济学理论模型中的自由贸易,也隐含了一个前提,即和平的、无阻碍的、可进行自由竞争的国际环境,且这一模型是无时间性的。既然现实中这很难存在,这本身就要求有一个力量去推动实现这样的国际政治,从历史上看,这也有利于英国和美国的世界霸权。
(2010-11-07 08:13:25)
Baibai ()   发表于   2010-11-07 05:06:27

比较优势的问题是它是个静态的理论,某行业一旦劣势了就永远劣势,想换个工作做做都不行。
 回复 dabenxiong 说:
是,按这样的推断,美国应该直到现在还是农业为主。所以我说,这一逻辑恐怕就像美国的社会分层一样,倾向于使人“各安其份”,难以实现垂直流动。
(2010-11-07 08:11:40)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11-07 03:59:11

《资本主义人民共和国》第一集,去美国采访因中国竞争而失业的工人,同时采访了因采购中国商品而保持廉价的沃尔玛

问那工人:你去沃尔玛买便宜商品,因此是你受惠,对不对
工人说对
然后问:中国制造使你失业,但你受惠于中国制造的便宜商品,你对此怎么看

无言以对
Kuhane ()   发表于   2010-11-07 00:29:57

李嘉图的比较优势定律虽然100多年了,不过没有哪个有分量的经济学家在理论上推翻过它的结论------即无论两国的资源禀赋怎样,贸易会使双方都受益。即使是美国与一个非洲原始部落自由贸易,双方也都会受益。你举的那个德国经济学家的理论我不清楚,但是比较优势定律的逻辑没有那么容易推翻。
实践中,人们举出各种特例来证明贸易只对一方有利,而损害了另一方的利益。这是因为不是所有人都会从贸易中受益,但理论预言贸易双方获得的利益会超过他们的损失,这个是关键所在。
受损的人声音比较大,而受益的人有时察觉不到他们从贸易中得到的潜在好处,而当贸易的好处减少时,比如提高关税导致进口商品价格上涨,需要这种商品的人并不会激烈的抗议他们的损失。
考察历史,没有一个真正实行自由贸易的国家在长期的国际竞争中失败,香港即是一个典型。长期的零关税没有使它失去所有的竞争优势。当然,有人会说是中国的因素在起作用,但是很多经济学家相信,即使香港和中国没有任何关系,它一样会像今天一样成功。
 回复 baibai 说:
日前因为赫德森《保护主义:美国经济崛起的秘诀》一书,也和一位读经济学博士的朋友谈过。他的观点是:贸易自由主义,如果遵循纯粹的、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的理念,那它一定是成立的;但如果从国家主义、政治学等更现实的角度来反思,那它几乎一定有问题。
完全遵循自由的经济体,在现实中只怕从未有过。历史上英国也是“我能自由你,你不能自由我”的,英国议员亨利•布鲁阿姆1815公开宣称:“为了把外国制造业扼杀在摇篮之中,英国制成品出口即使蒙受损失也值得。”而此人却是著名的自由主义者。十年后,极力推崇自由主义的休谟也说,在自由贸易下,“大陆工业可能被捏死在花苞之中。”如果现实中自由贸易确实对任何参与者都没有坏处,那么试问兄如何解释美国近年来的保护主义倾向呢?即便那些民主党议员不懂经济学原理,难道Paul Krugman堂堂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不懂吗?唔,那是因为中国采取了不正当手段,如果自由竞争的条件公平,美国不会受损——真的是这样吗?历史上现实中有过如理论中一样完美的竞争条件设定吗?
Frederic List那本著作是《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也是经济学(至少是政治经济学)名著,有兴趣请不妨参见。
(2010-11-06 18:23:30)
baibai ()   发表于   2010-11-06 17:43:45

这篇文章有意思。现在这个世界变化快啊。十年前,我在大学的时候,学的废气处理之类,考虑的还是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之类。到如今,CO2倒成了全球关注的热点,成了环境污染的典型代表,碳捕捉技术都成了媒体上的热门词汇了。
小时候,我家烧柴火煮饭煮潲,只有冬天才能生个煤炉。读书的时候,看到北京等城市要限制煤炉,清除煤炉,最后一个煤炉厂关闭了之类的新闻,感情上不是很能理解的,尽管学了二氧化硫,酸雨等什么的。

在非洲的一个岛国,遇到一位中学生。他对中国的发展敬仰不已,真是如滔滔江水。他说他最希望的就是能够到中国来学到技术,然后回他们国家开工厂,把他们国家发展起来。我心里那个叹呀。
 回复 pursat 说:
其实碳议题即使对当下中国的许多人来说,仍然是遥远的话题,甚至不如说是城市年轻精英一种时尚的生活方式。十多年前上海给我故乡崇明定位为“生态岛”,许多乡亲朋友听到后的第一反应都十分沮丧:崇明的开发又要延后了,生态又不能当饭吃,听起来倒像是要把崇明维持在农业社会。后来的东滩生态城,也没几个崇明人真当回事。
西方和发展中国家对中国发展的评价反差极大,很大程度上只怕也是因为各自发展阶段不同:前者犹如一个考虑减肥的富人,根本不觉得肥胖是好事;而后者则尚未吃饱,肥胖对他们而言仍属富足的象征。
(2010-11-06 17:07:34)
pursat ()   发表于   2010-11-06 13:59:59

有些想要补充的东西。

美国人也是在自由贸易的表面之下维持了多年对于农业的高额补贴。因为这个国家农民比较彪悍。。。

后发国家为啥老是在自由贸易中吃亏,以及怎样才能不吃亏,是一个纠缠了发展研究专家很多年的问题。最早的依附理论认为那纯粹是出于发达国家的剥削,只要后发国家也能工业化,出口制造业产品而不是原材料,就能摆脱困境。可现在世界上大多数制造业产品都是后发国家生产的了,情况也没有改善到哪里去。我觉得Kaplinsky的解释还是挺好的,就是说后发国家在产业链条上总是处于比较低端的位置,准入门槛低,面对竞争对手多,不管卖什么赚钱,稍微赚赚马上就不赚了。自由贸易事关自由的市场,而想借自由贸易赚钱则事关垄断。而一个国家的产业想要往上爬,获得高端产品的rent,是很困难的事情。制度、技术、人力资源等等,不是说来就来的。外加现在国际竞争环境越来越严苛,很多原先的后发国家能够用的技俩现在已经被国际组织认定为非法了,前面的后发国家爬上去,然后就把后面的后发国家往上爬的梯子给踹了……=.=!

还有就是怎么看待自由贸易给人带来的伤害的问题。这其实是个moral theory。很多人觉得中国的产品之所以在国际市场上能够那么牛,只是因为这个国家不重视劳工权利和环保,所以它是不善的。

很多纠结啊,哈哈~
 回复 mujun 说:
貌似发达工业国家的农民都很彪悍,没有哪个政客敢不保护本国农业的。
在自由贸易中后发国家想要爬梯,确实不是一般的难。其实现在局势耐人寻味之处还在于,中国竟然大谈贸易自由主义,要是换作30年前,恐怕中国政治家才不会那么干,当时中国国内的制造业还未做好自由竞争的准备。当然自由贸易并不仅是一场零和游戏,但我隐隐觉得,自由贸易的政治经济学逻辑,就像美国的社会分层一样,倾向于使人很难实现垂直流动。亚当斯密就曾断言,美国“就像波兰一样”,命中注定生来要从事农业。英美日等国在追赶阶段,都曾不择手段地采用过剽窃、仿冒、盗取版权、倾销等手段,如你所言,这些现在都被认定为非法了,所以,我也很怀疑中国的经验能被另一些后发国家复制。
(2010-11-06 16:53:29)
mujun ()   发表于   2010-11-06 03:47:35

@est (http://blog.est.im/)
哪国的都一样
哈种种 ()   发表于   2010-11-05 23:26:37

怎么用了老毛发动反右时的文章的题目?
 回复 time 说:
他又没设置版权保护,我只是顺手借用一下。
(2010-11-05 23:01:39)
time ()   发表于   2010-11-05 22:15:56

中国的贸易自由是单向自由,我能自由别人,别人不能自由我。
est (http://blog.est.im/)   发表于   2010-11-05 22:07:40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