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陌生人:对一个外星人社区的调查笔记
时间:2010-11-14

一、问题的提出

现代城市的特征之一,就是令人眼花缭乱的人口流动。从乡村、异国或外太空而来的流动群体,在汇聚进入大都市之前,往往停留在城市边缘,组成一个个临时性或半永久性的聚居区域,作为他们适应当地生活的过渡。在上海近现代史上,这样的移民群体为数众多,典型的如苏北人以及改革开放之后兴起的农民工群体,这些群体及其聚居空间的变迁,事实上也在不断建构起这座城市及其社会空间的意义。边缘本来就是考察中心的最佳立足点,它对主流文化的认同、抵抗和自我意识,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我们反思中心本身,因而一个特殊的边缘社区——外星人聚居区,其存在和行动的意义是耐人寻味的。

和其他许多流动人口聚居区一样,这个外星人社区位于上海浦东的城乡结合部(根据社会学的惯例,下简称“浦村”),其物理空间并不难进入(不需要通过9又3/4月台),外观上也平淡无奇,如果不是事先得知,一般人很难猜想到这里聚居着全国最大的一个外星人群体。事实上,如果说有什么令我感到惊讶的话,那不是他们聚居于此这一点(鉴于城乡结合部经常有各色人等出没,住着外星人并不值得惊诧),而是他们在这里生活多年,竟然没有被社会学家调查过。

这一特殊群体的存在,为城市治理技术、当代移民(或难民?)问题、族群关系、社会互动的意义等方面,都提出了新的挑战。在调查过程中,我竭力试图压制自己有害的好奇心,尽量不把他们视为外星人(虽然那是一个事实),而是视为上海的普通市民,不过那并不总是成功。因而我索性放弃了主-客体单向关系的科学定位和叙述模式(当然事实上这一模式早已遭学界质疑),将自己视为观察过程的一部分。

二、认同与抵抗

“外星人”是一个很容易引起误解的、粘性很大的标签,一旦被贴上之后就很难摆脱,而世人常常是根据自己想像中的某个怪物的形象来印证和把握现实中的外星人群体的。因此毫无疑问地,这个身份本身对他们来说就经常既是认同感的来源,又是烦恼甚至痛苦的根本。事实上,这也是许多边缘群体,例如农民工、难民、日本遗孤、异族移民、同性恋、地下性产业人员等共享的特征。

并不奇怪,他们对这个身份的反应也各不相同——有些人竭力认同和捍卫,另一些人则排斥到了做绝的程度:他们干脆否认自己是外星人。在我调查的案例中,有一个上中学的外星人因为遭受同学讪笑为“外星人”而自尊心遭到严重伤害,遂在胸口自挂一条幅,上书“我是外星人”。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此举遭来更多讪笑,“外星人”从此成为紧紧跟随他的绰号;一些人认为他脑子可能出了问题,竟然真的自以为是外星人,并进而那么严肃地认同一个绰号;还有少数人则向他指出:他此举本身就是模仿吉鸿昌“我是中国人”的宣示,本质上就是受地球文化同化的行为。这其中的两难在于:对于“外星人”这个身份,你认同也不是,不认同也不是。

与之相反,另一些被调查人则竭力在我面前否定他们是外星人(鉴于他们在很多地方确实长得很像地球人,我为何认定他们是外星人,这也是一个有待讨论的问题)。他们并不声称自己是混居在外星人社区的地球人,而是声称他们这里根本没有外星人——或者说,他们这些外星人事实上也是地球人。根据这一说辞,他们是一次地球外太空殖民计划失败后,重返地球的那艘飞船上的社群。按照这一逻辑,他们祖先就是地球人,在外太空殖民期间也没有与外星人杂交,那他们现在为何要承认自己是外星人?用他们的话说,“难道两百年前移民到南洋的华侨,其后代现在回到上海,就不再被视为是华人了吗?”

这一充满义愤的说辞确实是可以理解的,而且这也是离散群体经常遇到的情形:他们变得里外不是人。就像华侨在南洋被视为中国人,回国却又被视为是当地人已经有所不同的异国人。这样对他们来说经历两次边缘的身份认同危机,可取的办法之一就是牢固地转向认同其中一种身份。但外星人这一案例中最麻烦的地方在于:无人能证明他们的话,因为他们叙述中的那一次殖民计划,是2222年的事(如果事件属实,他们是来自未来的人)。有些人因此嘲笑他们,让他们去算命:既然他们来自未来,那么应该很容易知道地球上将要发生什么,因为逻辑上说,那对他们而言只是已经发生过了的历史。对此他们的答复是:绝大部分平民的命运,不会被详细记录在历史上(因此他们也就无从得知了);而且,他们这拨外星人的历史学得也不好。

从外表上看,他们确实长得和我们差别不大,除了有点吊梢眼,一般人是认不出来的;然而在社区外围,则有关于他们的许多谣言。这些谣言本身又受到通俗文化(尤其科幻小说)中外星人形象的鼓动——按照一位外星人的观点,在现代化的理性进程驱逐了中世纪宗教的魔鬼形象后,很多人不再相信世上有鬼神,但仍然把魔鬼的形象投射到了外星人身上。种种稀奇古怪的传闻,使他们不可避免地成为谣言的受害者。不夸张地说,单是这些谣传本身,就足以构成另一篇社会学或人类学论文的主题。事实上,“外星人”一词在许多语言中本身就包含贬义,他们都敏感地注意到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的外号是“外星人”,在他们看来这其中有两层错误:第一、鸠山并非外星人;第二、这个外号的含义是说他经常不知所云,可见“外星人”一词已被污名化。

他们与主流社会的关系,类似于一个亚文化群体。因为他们大体上认为自己属于受主流社会排斥和误解的一个群体,对此激发的反应虽然每个人有所不同,但主要则是消极反抗,减少与主流社会的沟通,并对来自主流社会的人采取一种不信任、不合作的态度。在调查中我经常需要小心自己的态度,并迅速判定受访者是否出于谨慎而对我说了并不真实的话。在必要的时候,我也会声称自己其实也是外星人,以拉近双方的距离(当年项飚写《跨越边界的社区:北京“浙江村”的生活史》,其优势之一是:他本人也是浙江乐清人),不过这是迫不得已的下下策,而且一旦被发现是冒名,后果可能十分严重。

确实也有少数人与他们交往较为密切,但这些人的态度也各不相同。有一些人根本不相信他们关于“外星人”的自我认定,觉得那只是一套尚可容忍的缺陷,其中一人甚至说他的朋友:“他那人啥都好,心眼也好,但就是喝了酒老喜欢瞎说自己是外星人。”另一些人则依旧对外星人作为一个整体抱有极强的偏见,他们的典型观点是:“外星人是魔鬼,但我认识的那一个外星人是好人。”这两种人都是在偏见和原有认识的框架之下与外星人进行交往的,事实上并不真的理解他们,只有极少数人相信并理解他们的自我认同,但他们也无法解释,在上海作为一个外星人意味着什么,有时他们甚至会小心翼翼地向朋友提出:让他们的下一辈融入主流社会。

衡量族群关系的一个重要指标是通婚。在我调查的案例中,没有发现一例外星人与族外通婚的案例。这确实也是一个极其让人头痛的问题,尤其考虑到他们是一个较小的群体,难以施行长期的内婚制。考虑到他们与其他群体的隔阂,这也是不得已的状况;此外,他们还有一个不同的忧虑:因为他们来自未来,所以在技术上他们担忧出现一种荒谬的情形:即一不小心和自己的祖先结了婚。从这一点来说,最安全的就是杜绝与地球人通婚。

三、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外星人群体的存在,首先当然为流动人口管理提出了挑战。当浦村居委会的夏主任听我谈到本社区有大量外星人时,他大感意外,还以为我说的只是一些行为特异的变装少年。不过他迅速表示,这是上海市近年来投资环境和自然环境明显持续改善的结果(为什么说到自然环境,这话耐人寻味),上海一直以海纳百川的胸襟接纳着各方移民。随后他若有所思地说,难怪前一阵人口普查期间,有几户始终以隐私为由,死活不开门,看来那几户就是外星人。根据我掌握的资料,我否认了他这种推测,指出外星人向来奉公守法,都接受了普查,我本人还看到过他们的身份证,和我们的无甚差异,只不过“民族”一栏他们的印着“无法识别”四字。

不可否认,外星人流动人口作为一个特殊群体,能否纳入有效管理,是有关部门尤为关切的一个问题。因为他们的特征、反应、状况,对很多人来说都不清楚——比如,人们难免浮想出科幻片的场景,他们会不会随时召唤一架威力超强的机器来,将上海(至少是得罪过他们的人)夷为平地?虽然从他们的身份证信息、子女读书、就业等状况来看,他们已处在一个治理技术的网络之中,但他们究竟在什么程度上、以何种方式被关切,则可能仍是一个双方都在摸索的问题。而基层的居委会对他们的存在竟然一无所知,这一点又提示我们他们仍处于一定程度的“不可见”状态。

当然,不排除还有一种可能性,即夏主任说的是事实——浦村确实没有外星人,我所见到的都是假的。如果他并不颟顸的话,他对基层的了解本应该比我这样一个外人更清楚,而这甚至可以解释另一个疑点,即为何多年来一直没有社会学家来调查过这样一个外星人社区。说到底,在调查中甚至还有很多人竭力否认自己是外星人,虽然其理由有些特别。但他们的话语确实也完全有可能是为了戏弄一个做田野调查的人而有意编造的——或者,即便未必是有意,他们或许也可能是一群特殊的亚文化群体,出于某种精神性妄想,而自以为是外星人?

如前所言,在外貌上很难判别他们是否是外星人,他们没有吓人的武器,无法预言对他们来说是历史的未来,也拒绝说明怎样来到上海、为何而来,换言之,他们很难有逻辑地证实自己确实是外星人。他们的语言中英文夹杂,据说是太空殖民期间形成的混合语,但鉴于上海的办公室白领也经常使用这种混合语,这一点也无法证实他们的说辞。至于他们的身份认同,也许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外星人是他们的图腾。这也不算是稀奇的事,像波罗罗人就坚信自己实际上是金刚鹦鹉,相信这种鸟的神秘力量能作用于整个部落。

在调查开始之后,我事实上并未关心过他们究竟是否“真的”是外星人。因为在我原来的认识框架中,这一点并非关键的事实。他们只不过是一个边缘的群体,借以观察和反思主流社会,他们是否是外星人并不关键,关键是他们是否自认为是外星人。就此而言,他们实际上可以被置换为任何一个边缘群体。

不过我也深知,这一点对许多人来说仍然相当关键,这决定了我这篇东西将以什么类别被人阅读:如果他们是外星人,那这看起来更像是一篇荒诞的虚构文学作品;如果他们不是,那就变成了一堆枯燥的笔记,甚至多少显得有些无厘头。所幸它至少不至于被误认为是科幻小说。当然我随时准备承认,这只是一篇极为粗疏的笔记,尚未能提出什么在社会学上有价值的问题,如果实在要说,那最多也只是为了激发我们对社会空间的想象力罢了。


  发表于  2010-11-14 23:06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不瞞您說剛開始還惴惴地想可不要是我即將搬去的那片地區,哈哈~~~等全篇加評論看完,我發現主席的寶地實在充滿了喜感~~
sheena ()   发表于   2010-12-13 17:44:43

维舟,你的地盘怎么来了这么一人。你还这么好脾气,也不删她(又或是她?)的帖,不怕污染了空气?
 回复 Carrie 说:
这位朋友不过是加入来同乐罢了。
(2010-11-27 19:54:59)
Carrie ()   发表于   2010-11-27 11:31:12

ROFL男的女的,外星人地球人,
自叹弗如.
你在desk上,我在field里...
我也要发声,我也要解读.

以后上了大学找我老公跟你讲...现在没闲工夫跟你瞎掰.

哈哈哈这两天最大的乐子...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11-22 18:04:03

检视了下,我本来想说在读高中要考大学的..日,打字快了.
另外.我是男的啊.
 回复 Registered2nd 说:
人家说“可爱的姑娘”也是有根据的,因为你自己不但自称老娘,还说“我是女生.我也有自己喜欢的人,我觉得跟喜欢的人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可能”。
(2010-11-22 17:22:10)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11-22 17:01:51

可爱的姑娘: )
kingdom2004 ()   发表于   2010-11-22 14:46:02

没用中英文应理解为"刻意为之"吧...否则授人以柄了.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11-22 14:34:42

哈哈哈,用不用老娘我也斟酌了下.
后来我发现......
许多小女孩还真很喜欢称老娘.
其实感情够没得用...模仿能力差...也没用"神马"之类的词.
就是看你这么有闲情,我也来掺和下.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11-22 14:32:48

Well,居然真有人对号入座了,稀奇稀奇
 回复 Pepino 说:
也不知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
(2010-11-22 09:24:36)
Pepino ()   发表于   2010-11-22 09:06:02

哎老娘真是气得不轻,拜托你这样的人以后不要再装专家来骚扰我们好吗?还科幻还社会学笔记,笑死人了你!想出名不用搞这种手段!我看你名字就像个外国人!
希望这种严重影响我们生活安宁的谣言不要再传播了,大家稍微想想,冷静点,应该就能识破这些人的嘴脸了!

 回复 Registered2nd 说:
谢谢饱含感情的参与。还帮助佐证了确实有这么一个外星人社区的存在,虽然我对你没有使用中英夹杂的混合语略感困惑。
附带说一下,准备考高中的女生自称“老娘”,这是何必呢?
(2010-11-22 09:26:39)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11-22 00:57:01

我实话跟你说,我现在就在附近的中学上学,准备考高中,我生活正常,有朋友,即使不一定多,那也是因为我并不是特别爱交朋友.补充一个,我是女生.我也有自己喜欢的人,我觉得跟喜欢的人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可能,但我们现在都在为更高的目标努力.什么跟祖先结婚,你有毛病吧你!
还有你说到那个什么英语中文.我想说整个上海都是这样的好伐?我们这很多祖辈是侨民,回来会说几句英文,小孩子也跟着讲,有什么可疑惑的!!!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11-22 00:56:46

这里还限字数,我一段段发.
你们说他们是,他们跟你逗着好玩就说自己也是,你就信?我不否认我见过我们这有人说自己是外星人,但他们几个一起开个小玩笑不行吗?有点想象力有点情趣好吗?
真不明白有些专家心里揣着什么主意,那么多东西不写,来搞这些妖言惑众.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11-22 00:56:33

作为这个所谓"外星人"社区的一员,我觉得我不能忍啦!
是朋友告诉我这有这么一篇文章,还很义正言辞地问我是不是外星人.我当时真是感到哭笑不得.不知道怎么反应好了.
看了文章,我是真觉得很郁闷很愤怒,谁告诉你我们是外星人了?那么多流言蜚语你不信,你去相信有外星人,你脑残啊??
可能我们社区有几个人碰巧有你说的什么长相上的"特点",然后这就说明他们是外星人了???
Registered2nd ()   发表于   2010-11-22 00:54:49

维周兄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第九区》(District 9)这部电影,另外我觉得这篇还真不是什么科幻,很有意思。^_^
 回复 manning 说:
我也看过这部电影,呵呵,它原名是《约翰内斯堡的外星人》,不过这篇倒不是有意模仿它,只是一时兴起。
(2010-11-19 20:46:34)
manning ()   发表于   2010-11-19 16:17:56

我刚意识到这是科幻文。我还以为外星人是指Alien
dabenxiong ()   发表于   2010-11-19 06:18:27

上海静安区大火,维舟家里没受影响吧
 回复 Pepino 说:
谢谢,无碍,我家住浦东——当然,不在文中所说的外星人聚居区。
不过1998年我实习时曾租住在余姚路,那时每天从胶州公寓经过,当然,谁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惨剧。
(2010-11-16 17:37:02)
Pepino ()   发表于   2010-11-16 15:14:50

呵哈哈哈~外星人时而被当做理想中的交往对象,时而被当做不可思议的怪物,时而被当做人人想会见的明星,时而被当做会吃掉你的魔兽。能认为把外星人分出这么多种用途,人类也够厉害的。
 回复 到里斯本看海 说:
嗯,看看通俗文化(影视、小说之类)中的外星人形象,真是千奇百怪莫衷一是,从东方学的观点看,他们实际上比任何人群都遭到了更多mispresent啊!
(2010-11-15 06:59:02)
到里斯本看海 (http://st1984pinglun.blogbus.com)   发表于   2010-11-15 02:53:25

这文章真好玩

有一个根本性的问题我很好奇:请问外星人一般从事什么职业,收入几何,这一点调查笔记中没有提到

最后认真而无厘头地回答一下:直接上奥卡姆剃刀吧
 回复 Kuhane 说:
你想太多了,哈哈。关于他们的调查还有极多问题,有待深入开展,希望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2010-11-15 06:56:49)
Kuhane ()   发表于   2010-11-14 23:48:2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