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话好好说
时间:2011-01-09

自由地交流、对话,对激发创造性无疑有着极大促进作用。但怎样才算是“自由交流对话”,却因人而异。去任何一个网络论坛上看看,恐怕给人的印象是:很多人只是把它理解为可以“自由地骂人”而已。当然,有一种观点认为,讨论中真正需要关注的是问题和意义、有没有信息量,而不必计较和在意礼貌气度——如果这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宽于律人的表示,这当然是可取的态度;但如果这是为自身的刻薄言辞开脱的借口,那么,恐怕这正是现在观点交锋中语言暴力泛滥的主要原因之一。

有理还须有礼——这乍听起来像是在贩卖陈腐而保守的旧道德,现实中的国人往往更喜欢抛开这些礼节的束缚,进行激烈的辩论交锋。其结果之一是:几乎每个人都在网络论坛上挨过骂,在没有“礼”的地方往往最后也不大讲“理”,似乎许多人都将“激烈”理解为激烈的情绪而不是观点碰撞的强度——我们尽可以在观点上有激烈而愉快的对话,却不必一副真理在手、要把对方搞臭打倒的亢奋架势。我隐约觉得,那种认为“不必多讲礼貌气度”的想法,未必是我们看了欧美议院里激烈辩论场面后学来的风范,倒和毛所说的更相近:“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因为后者常常缺少妥协,却多了许多无意义的谩骂和人身攻击。

我有时想,为何网上的辩风坏到这种地步,以至于公开的交流最终常常演变为一团混战,甚至更坏的——选边站以后相互谩骂。那种带有感染性的强烈情绪,一如梅尼克说的,“这是一种真正年轻人的哲学,情感激越和片面,看不到自己的论题所导致的可疑后果。”当然,我毫不怀疑这其中饱含的热诚(网上开口就骂人“傻逼”的,在生活中或许是很真诚的人,而且他们大概也喜欢认为这才是真性情),但正如罗素曾说的:“不必热诚地坚持任何一种主张。没有人会热诚地坚持7乘8等于56,因为大家知道这是事实。只有在推崇一种可疑的或者可以证明其错误的主张时,热诚才是必需的。”——他在这里实际上重申了自己“自/由/思想十诫”的第一条:凡事不要抱绝对肯定的态度。

之所以谈到这一点,是因为我感觉许多按说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之所以在网上恶言相向,常常是出于一种对自己观念的热诚拥戴甚至绝对肯定的态度。不难想象,那种热诚地相信世上有且只有一个真理的人(也就是他们本人所秉持的那种信念),内心大概更倾向于把“不同观点”视为“错误观点”,并由此更难容忍这种“错误”。他们具有一种类似于一神教信徒对待异教徒一样的想法,认为即使用刀剑迫使对方接受“正确的观念”,也是没什么错的,骂几句当然更不用说了。相反,一个自己都不甚确信、经常陷于自我纠结和自我怀疑之中的人,恐怕也就很难会因为看到不同的意见而急得破口大骂——因为他本人大概就有两种以上的不同想法。

按殷海光的分析,中国知识分子大多带权威性格,“如有人纠正他的知识错误,他的自动反应就是觉得向他的声威挑战,打击他的声威,扫他的面子。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学问好讲呢?”在《中国文化的展望》中,他谈到关于中国文化的争论时说:“在这个长久的论争之中,实际上是主张太多而分析太少,情感太强而理知太弱,前提还没有弄清楚就抢先下结论,事理还未爬梳明白就作价值判断,有的甚至于搬出别人根本并未承认的那套‘大道理’来板起面孔教训人。”——了解今天网上论证的人,看到这段话大概不免要感慨历史总是在不断重演。当然这种根植在文化中的习惯性反应,也并非中国所独有,略萨就曾说拉丁美洲人的心态还远不民/主,人们“完全不能容忍政治上的对手,一心想搞最坏的垄断,即垄断真理。”如果把这里“政治”二字改成“学术”或“论点”,也可以恰当地描绘当下国内论坛上的上的一些所谓争论。

相比起温和,激烈也确实更受青年人的喜欢。我的一个朋友在论坛上就杀气很重,他就是喜欢偏锋,大概只有这种激越才能发泄他郁积的愤怒。这可能与年龄有一定关联。龚鹏程曾回忆,他少年时治学极为好胜,“为学陷于荆棘论辩之中,往复斫杀,务在伤人”,到后来才“渐知非学以养心之道”(当然他至今仍是相当犀利的人)。当然每个人性情不同,有的人到老都嘴下不饶人,有的人则雍容谦冲一辈子,就像我们很难想象王国维、陈寅恪会和人对骂。

我无意将温良恭俭让建构为高人一等的道德优越感,似乎不这么做就只配贴上一个耻辱性的标签,那只会形成一种更具有压/制性的话语霸权,使人丧失主观防卫能力,“当然,他可以用愤恨或暴怒来回应自身的这一命运,但是他的愤怒或咆哮只能证明他是劣等的。他的愤怒和暴怒甚至可能会被作为决定性的对他所在社会确定的作为劣等人的认同的确认,因为根据定义,他的更好的人会超越这些粗暴的情感反应。”(《现实的社会构建》)——那是美国对朝鲜、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做法,它以一种更高秩序的名义,形成了一种比语言暴力更可怕和无从抵抗的话语权。我只是说,对话不是对骂,我们可以有其他选择,而且骂得多了,也总不免令人厌倦。

大概也会有人说,这种试图以温和克制来约束和限制攻击性,而不管在发言者本人看来正当与否,这到头来反倒鼓励和助长了伪善,使人变成只说一些“正确的话”的无趣之人。当然,在这里“有话好好说”仅仅是一种提议、一种内在的自律,而不是一种外来的强制;假如你个人偏爱“真性情”和口舌之快,自然也没有人能把克制强加给你。只不过每个人的发言也不啻一份自我招供和镜子,最清楚地照出了自己的形象,而且用我们老家的话说,“待人自待自”——每个人怎么对待别人,到头来也会被别人如何对待。温和克制不只是对话中琐碎的礼节形式,也是对话的本质之一,并且我相信,这样对话中获得的启发,未必不如骂倒对手带来的愉快持久。


  发表于  2011-01-09 23:30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评论

中国大陆的网民最偏向于分享负面的产品体验信息,比例高达近2/3
================
也许是欠缺自由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呢?首先作为社会负面情绪出气筒的媒体自由、抗议自由、司法公正等现状都不堪问

而其他威权社会中比较发达的宗教和基层社会组织又大多在前三十年被破坏殆尽
Pepino ()   发表于   2011-01-18 04:26:09

衣食足而知荣辱,看看二战时期一向绅士的英国人经常在街头大打出手吧,不过是为家里饿肚子的孩子抢点吃的而已。温良恭俭让也好,争强斗狠也好,无不是当时社会环境的产物。
麦田 (http://无)   发表于   2011-01-13 13:29:13

我觉得这和时代也没有关系,古代那些“少年、豪杰”就算上了网,肯定也是不会讲什么温良恭俭让的
123 ()   发表于   2011-01-12 23:24:29

矫枉就要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坐而论道实在是容易的很。近代中国亡国灭种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在那种环境下形成什么样的文化几乎是一种必然。我们没有资格称之为什么“祸”,什么恐怖中兴。战争或准战争状态必然不同意和平或安全的时代,那个国家都一样。
麦田 (http://无)   发表于   2011-01-12 18:07:26

其实像王朔的一些作品,或者姜文的某几部电影中津津乐道的那种所谓“北京文化”,不是北京真正的城市文化,而正是这种流氓文化,其核心价值和最高诉求就是争强斗狠。而如今我们不幸的看到这大约已经确实被融合成我们城市青年文化的一部分,或至少是网络文化的一部分。但同时如今经常被嘲笑的八十后九十后,其实才是可能摆脱这一恶劣传统的新一代,但能为那个不幸时代真正划上休止的一代人,我们还需要等待。
子宇 ()   发表于   2011-01-11 20:23:49

我觉得不能归结到五四,到文/革比较靠谱。
即使新中国的头十七年温良谦恭让仍旧是社会奉行的主要美德。但在红卫兵的红色恐怖主义中兴起的则是一种原本属于次文化的城市贫民文化,本质上是一种流氓文化。成长在这一代的青少年被这种文化污染,而在语言上的污染则尤其突出。现在中国网络的用户主体,正是被污染一代的子女,他们从家庭教育中(甚至可能还包含学校教育)继承了这种流氓文化。
 回复 子宇 说:
中国社会的激进并不自文革始,文革只是激进演进的巅峰。在有些人看来,“赤祸”是始于“胡祸”(胡适的新文化运动)。
(2011-01-11 22:42:25)
子宇 ()   发表于   2011-01-11 20:22:57

“中国的网民结构较年轻、易愤怒,郁积的道德感强,我们现在的文化在心态上似乎还是五四以来激进的那一路,推崇否定。”
我们为什么这么喜欢否定自己的历史、文化呢?我跟一位日本老师讨论这个问题时,他说:(近代)中国经济败了、政治败了、军事也败了,却没有亡国,这恰恰说明中国文化有顽强的生命力,有很大的优势。这个思考问题的角度,国人大概是很难认同的吧!
 回复 dguali 说:
近代中国免于亡国,这一点是否可归因于中国文化的生命力,这一点肯定也有争议——有人可以争辩:中国人并不是从传统文化中获得力量来免于亡国的。但国人确实常常低估和过度否定近代中国的一些现象,比如我们受的教育中常将晚清说得一无是处,但按剑桥中国晚清史的观点,清廷经历那么多可怕的灾难,居然能一再重新振作,延续了70年之久,已经是极顽强的表现。
(2011-01-11 22:50:08)
dguali ()   发表于   2011-01-11 11:15:11

加藤嘉一在锵锵三人行中说很多年轻人都是犬儒。我想是有一定道理的,这种人(甚至包括我自己)以黑*暗的社会背景为借口,否定一切,推卸责任,最终只能沦为谩骂,发泄,网络也就变成了公厕。
所以我们所处的社会背景大概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
 回复 dguali 说:
中国的网民结构较年轻、易愤怒,郁积的道德感强,我们现在的文化在心态上似乎还是五四以来激进的那一路,推崇否定。
Nielsen调研公司去年6月发布的一份《亚太区社交媒体发展趋势研究》中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数据:在所有受调研的国家中,中国大陆的网民最偏向于分享负面的产品体验信息,比例高达近2/3,而亚太区其他主要经济体的网民这一比例一般在20-30%,通常不超过40%。看看我们的网上,确实大家分享的大多是负面的体验:各种抨击、愤怒、受害情绪等等。当然,这也有大环境的问题,并不都是个人的问题。
(2011-01-11 09:51:07)
dguali ()   发表于   2011-01-11 09:28:55

我觉得这和教育方式或体制没有太大关系,日韩网络上的对骂和中国网络上的对骂如出一辙,美国也不遑多让,更不用说台湾
难道这是某种本性
123 ()   发表于   2011-01-10 16:42:31

您是说英国混混的包容性?那这种教育的效果还真显著
123 ()   发表于   2011-01-10 16:38:37

其实我觉得这种激烈的辩论风格和我们的教育也有很大关系。从小到大,学校从来不鼓励学生就敏感问题互相辩论,除了自己的朋友外,与陌生人进行正式的辩论或者旁听别人的辩论这种教育形式从来就不存在。前一段看到英国youth parliament,11-18岁的青少年坐在古老的下议院,由议长亲自主持他们的模拟议会,几百个青少年就阿富汗战争等问题广泛辩论,电视直播,这种教育相信或多或少会增强年青人思想的包容性吧。
baibai ()   发表于   2011-01-10 14:00:15

龚先生文字仍是犀利,不过访谈言辞间却还温和,我听蒋勋细说红楼,感觉其人其声真是温润。
犀利其实也不妨有理有节,情绪化的林妹妹也犀利,但她不会说金钏投井是自己失了足,如果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那么,语言暴力无疑是一种无能的表现。
W ()   发表于   2011-01-10 00:31:05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