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我的链接


    共1页 1
    外星人入侵前夜的地球文明   - 2012-01-30  20:27

    从表面上看,2012年乃是平平淡淡的一个地球年;然而当我们事后回顾,却不能不感受到那是一个充满悲剧的时代。

     发表于 20:27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论时空旅行对人文社科研究的影响   - 2011-08-07  20:12

    一项新发明常常会带来某些难以预料的后果。当多年前时空旅行(俗称“穿越”)成为可能时,许多人欢呼这是人类史上又一重大进步,然而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参与(看看坊间充斥的穿越小说就知道了),事实表明它也造成了许多新的麻烦。对许多领域来说,它并非“又一项”发明,而是一次革命,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的话说,它使许多相关研究面临着“五千年未有之变局”。

     发表于 20:12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赵氏孤儿:记忆与身份危机   - 2011-01-28  09:22

    我对悲剧《赵氏孤儿》一直抱有浓厚的兴趣。只是和大多数人一样,以往我通常聚焦于程婴这个富有自我牺牲精神的人物身上,直到那天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谁能证明被他抚养大的这个孩子就是幸存下来的赵氏孤儿呢?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复仇要成功,极大地依赖于韩厥的支持(这也是《史记·韩世家》所清楚表达的观点)。换句话说,赵武的身份只是一个符号,因为事实上没有人能通过生物识别技术来对赵武进行亲子鉴定,赵武之所以是赵武,只在于人们愿意相信他确实就是赵武本人。

     发表于 09:22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赵氏孤儿   - 2011-01-26  20:48

    为了这个复仇的时刻,程婴已经等待了十五年。现在,他要赵武亲手杀死眼前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作为他十五岁的成人礼。由于过分的亢奋和激动,他浑身战栗;而两眼布满血丝的赵武则一动不动地剑指着屠岸贾的喉咙,这个不久前还是他义父的人,说不清是出于愤怒还是畏惧,他的手也微微发抖。

     发表于 20:48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失去的语言   - 2011-01-23  22:36

    终于在太阳落山之前抵达了康国。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以往听过的那些关于它的传说大概都是真的。确实,在长安时我也不止一次听那些胡人提起这座辉煌的城,只是当时听起来像是一些患有思乡病的人对故乡难以克制的不实赞美。没想到我最终竟然作为战俘来亲眼验证了一番传说。列队穿过东城的中国门时,我疲惫地向外张望了一下。向东一万里是大海,向西一万里是沙漠。我突然再也不想走了,而整个大地也只剩下我一个人。那时我确信,自己再也无法活着回到大唐。

     发表于 22:36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上海的陌生人:对一个外星人社区的调查笔记   - 2010-11-14  23:06

    现代城市的特征之一,就是令人眼花缭乱的人口流动。从乡村、异国或外太空而来的流动群体,在汇聚进入大都市之前,往往停留在城市边缘,组成一个个临时性或半永久性的聚居区域,作为他们适应当地生活的过渡。在上海近现代史上,这样的移民群体为数众多,典型的如苏北人以及改革开放之后兴起的农民工群体,这些群体及其聚居空间的变迁,事实上也在不断建构起这座城市及其社会空间的意义。边缘本来就是考察中心的最佳立足点,它对主流文化的认同、抵抗和自我意识,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我们反思中心本身,因而一个特殊的边缘社区——外星人聚居区,其存在和行动的意义是耐人寻味的。

     发表于 23:06 | 阅读全文 | 评论(1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果园九月(组诗)   - 2009-10-13  21:16

    夏天过去了我依然在这里
    八月  会有人在大街上看到
    光滑的树阴里
    有鱼  睁着眼睛
    贴紧大地

     发表于 21:16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房间里的河流   - 2008-11-10  20:25
    在这沉闷的运河里
    有谁知道
    河流的第三条岸在哪里
     发表于 20:25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运河上的村庄   - 2007-10-21  16:27
    十二月 隔夜的平原初雪
    丛倾斜的树枝上下来
    高坡下的麦子
    在道路两边
    梦见好月亮
     发表于 16:27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有所思   - 2006-08-29  22:10

    中夜枯坐,惟赖琴书换日。聊检旧章,沉思前事。当余弱冠之年,困兽于溽暑之时,虽事已十有一年,犹历历在目。静言思之,躬自悼兮。此中况味,无以名之,姑抄少作数章如次。

     发表于 22:10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霍小玉   - 2005-06-04  18:27

    李益是在六月的雨里来到长安的。多年以后,他依然能透过一面铜镜看见粘稠的雨水顺着城墙细细地蠕动,从而使回想带有雨水微苦的味道。

     发表于 18:27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征文   - 2005-06-03  23:25

    “很不幸,有一个坏消息告诉你,”体检完,医生神色凝重地说

     发表于 23:25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花很多,有两朵   - 2005-05-02  21:09
     在自己构建的这个天国里,顾城是唯一真诚相信着的人。
     发表于 21:09 | 阅读全文 | 评论(2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喜剧故事   - 2004-11-30  07:39
    那年夏天北京很炎热,她正在教室里发呆的时候,外面乱哄哄地走进来一群人,对她说:“同学,这里还能容得下一张平静的书桌吗?你难道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吗?和我们一起去游行吧!” 她吃了一惊,抬头看看,发现居然有几位还是她熟识的同学。她犹豫了一下说:“现在出去?天气这么热……”“没关系,大家都是唱着歌一路走到天安门的。”“可是我今天刚刚换的新裙子,”她还是踌躇,“走这么多路,有什么好玩的?……..............
     发表于 07:39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心不在焉地活着   - 2004-10-27  21:59
    他是一个心不在焉的人。由于过分地人类的未来担忧,他下班有时会坐过站;出去买菜,付了钱,他兴高采烈地东西也不拿就回了家;他经常忘记拿找钱;打完公用电话,经常扭头就走,直到听见有人在背后喊:“喂,钱还没付呢!” 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忧郁的人。他喜欢下雨天、大海和靠窗的位子。他的大脑里总是翻滚着多年来积聚的所有意想,以致于能够在半个小时的车程里度过十年的光阴。 那天车子到站的时候,他还觉得窗..............
     发表于 21:59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一边疼痛,一边奔跑   - 2004-10-26  07:49
    深夜回家的路上,一场夜雨冷静而淡漠地下着。毫无疑问,这就是多年来一直在下的那一场雨,也是这个冬天剩下的日子里将要下的那场雨,它无始无终,缓慢有力。好象一道斜坡。这个夜晚迫使她梦见多年来的自己。南方的海洋,像个婴儿一样沉静安详。是这一场雨,把这些细节连贯了起来。..............
     发表于 07:49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 2004-10-16  06:40
    (秋风起,抄旧作以怀故人)忆王孙·集句..............
     发表于 06:40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夜行船   - 2004-10-15  06:41
    这个穿着青布衣服的异乡人,在一个阴郁的黄昏急匆匆地赶到了野外的渡口。“船家!船家!”他的声音里有风尘和疲惫的气息。他说他想在这个秋天结束之前回到阔别的家乡去。他孤身一人,带着这条河流下游的口音。 船家和两个水手在油灯下看着这个落寞的人,判断他的职业。他眼睑下垂,神色荒凉,淡于陂水冷于秋。他青灰色的脸上没有明显的表情。他说他是个商贾,不过谈吐又好象书生。 夜船毫无声息地在一片冻云黯淡..............
     发表于 06:41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极昼   - 2004-10-14  14:22
    他已经连续加班了三个通宵。每天除了清早打车回家洗个澡,他没有任何停顿。深夜里他慢慢地喝完一杯冰水,冷淡地看着这一天流逝,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都会过来的,过来了就好了。 的确过来了。提案结束后老板微笑着说:“早点打车回家吧,今天你非常出色。”他嗯了一声,不知怎么的,心里竟然有些怅然若失。 半年多来,他第一次在天黑之前走出公司,感觉阳光耀眼,很不习惯。看到柳条开始发芽,使人有一种死去很..............
     发表于 14:22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第七个秋天   - 2004-10-12  20:34
    夜深了。回来的路上,看见街市慢慢沉寂下来。我刚才在楼下的花园里坐了一阵。没什么,我想发呆。 经过那个多风的隧道时,我一直在想,你还记得这个日子吗?你这个从来不肯记忆确切往事的人。那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你站在黄陂南路的马路一侧,我站在另一侧。中间隔着茫茫人海。多年后我反复地想象着在最早一个秋天的下午的静止一刻。那时大概我们都没想到,这段路面是隔开我们命运的最后一段距离。 暗夜的云悬在我..............
     发表于 20:34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最深的声音是听不见的   - 2004-09-20  08:06
    这句很有诗意、很东方的话出自T.S.艾略特的《四个四重奏》。第一次读到时,的确使我为之一震。后来才发现,也许康定斯基比他说得更早:“每样东西都向我显示它的面貌,它的最深处的本质,它的秘密的灵魂,常常是无声的、听不见的。” ..............
     发表于 08:06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流年   - 2004-09-16  07:16
    1\ 多年后再次见到朱羽,是在我自己的婚礼上。她低眉端坐在那里,偶尔矜持地向小伍笑笑。 2\ 那年我们高二。阴雨绵绵,令人窒息。黄昏里几个男生冒雨跑进教室,小丁震掉点身上的水珠,皱着眉头说:“这种鬼天气……咦,老笨,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老笨摸摸头,漫不经心地说:“哦,小伍的信,团支书叫我代转给他的。”说着说着他的语气渐渐慢下来,最后两人对望一眼,齐声说:“拆!” 小伍后..............
     发表于 07:16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