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我的链接


    共1页 1
    想像古代   - 2011-08-19  22:20

    在古代,人们普遍按辈字取名;书生模样的人通常总是手摇折扇;他们读四书五经或《三字经》;有身份的人家需要称呼“老爷”、“小姐”,另一类人被称为“太监”,而圣旨的开头一句总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家里有时放置着花梨木太师椅和紫檀木茶几;不论在什么地方,人们通常总是掏出银两付账;经常有人到关外去采掘人参;在节日或出于联络需要时,还会施放烟火;他们会吹唢呐,或拉着胡琴唱戏;能喝到碧螺春、祁门红茶、铁观音和普洱茶;玉米、花生、南瓜、辣椒、蕃薯也是他们常有的食物……

     发表于 22:20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论武林中的社会交往   - 2010-03-07  12:53

    公众对武侠的持久兴趣表明:那个刀光剑影、快意恩仇的江湖社会仍在激发人们的想象力。这个特殊的社会形态无疑也令社会学家抱有浓厚的兴趣,然而十分遗憾的是,在相关研究成为可能之前,它就已经永久性地消逝了。如今我们只能依靠武侠小说这一带有局限性的文献,来重建当时的社会交往情形。

     发表于 12:53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论侠客的自我形象塑造   - 2010-01-02  22:04

    行走江湖的人向来都深知“印象控制”(impression management)的重要性:和其他社会一样,江湖也是一个以貌取人的社会。故老相传在道上遇到僧道、尼姑、女子等装束打扮的人都要小心,因为这种人往往不好惹。侠客全身上下的服饰、武器、坐骑等,事实上都具有强烈的符号意义——郭靖身上的异域色彩与小红马、白雕、蒙古装束及摔跤功夫紧密相连,正如杨过的形象与断臂、瘦马、重剑、丑雕不可分,两人的符号装备无法互换。

     发表于 22:04 | 阅读全文 | 评论(3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秘密社会的道德观   - 2009-03-21  21:54

    秘密社会是一个永远呈现为动态平衡的混沌秩序。在这个舞台上,以各种帮派为代表的非国家行为体展现着不同动力的社会戏剧,其中最典型的冲突元素即所谓“正邪之分”,总是有两个秉持不同道德意识形态的力量,试图在一次决战中压倒对方——但通常不可能成功。鉴于秘密社会一贯被认为独立于国家法律秩序和政治控制体系之外(他们也经常以远离官府自我标榜),其内部的这种争斗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清楚地表明了道德的社会功能。

     发表于 21:54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论打狗棒的宗教意义   - 2008-12-28  22:10

    武林故老相传中国古代经济不景气时,曾有大量人口以乞讨为业,以至于他们的行业工会丐帮竟成为江湖上最庞大的组织。传统上各种社团组织经常寻求神灵的外部力量来增进本团体的稳定、凝聚力、及威望,行会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准宗教组织,神是行业内部群体的纽带。尽管据金庸等人的可靠记载,古代丐帮并不存在“丐神”崇拜,但如果就此得出“丐帮无宗教”的结论也是不严肃的,因为丐帮作为一个社会组织的超自然力量主要附属于一件现已失传的神圣器物之上——即传说中的打狗棒。

     发表于 22:10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小宇宙:金庸小说中的洞穴隐喻   - 2008-12-14  21:20
    自古以来的宗教思想中,洞穴一直具有一种神秘含义,它常被视为连接人世和神界的通道、界限。洞穴空间意味着一个非世俗的小宇宙,在那里,被选中与神交流的英雄获取一种在他处无法得到的感悟;当他带着这种宗教性的“洞穴感受”(cavern-feeling)重返人间时,已蜕变为一个新人。武侠小说作为一种传奇故事并不例外,其中的少年侠客往往在一个洞穴中偶然发现一个全新的宇宙,他的武功由此突飞猛进,暗示着他从俗界上升入武林诸神殿的一次脱胎换骨的巨大变化。
     发表于 21:20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要爱你的敌人   - 2008-10-24  22:59
    在叙事文学中,英雄的周围经常会出现一类呈现矛盾形象的负面配角:这些恶人总是显得既邪恶又愚蠢,虽然他们很敬业地捣蛋、破坏,但最终往往未能达成自己的目的,反而在实质上帮助了英雄——使他们得到锻炼、成就某些品质、彼此团结、或者无意中获得某些宝物。例如传说中舜的父亲和异母弟多次谋害他,结果反而成就了他仁孝之名,迎娶了尧帝的二女,获得禅让。金庸的武侠小说也并不例外,主人公实际上常常得到对抗者的无意协助。
     发表于 22:59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江湖信任危机   - 2008-07-13  10:45
    江湖是一个隐秘社会,江湖险恶折射的其实就是人性的险恶和复杂(这一点经常成为文学创作的灵感和重要的商业元素)。由于永恒的无政府状态,江湖社会一直处于个人之间的战争状态,在这里,人际平等奠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每个人都有能力杀死另外一个人。正因为充斥着危险和不信任感,武侠故事中才格外强调同仇敌忾的兄弟情感:危险的外部环境要求自卫能力,而防卫要求的组织内聚力,传统上只有家族和同乡才具备——所以武林中人(脱离了土地的游民)总喜欢称兄道弟,借这种拟亲属关系来建立互信,然后“我和我的兄弟反对全世界”。
     发表于 10:45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宝物定律   - 2008-04-02  22:11

    金庸小说构筑了一个庞大的体系,其人物和情节数量都十分惊人。但从故事形态学的角度来分析,它们与所有神奇故事一样,在功能项或母题上存在着很大程度的重复。其中反复出现的母题就是寻宝(而寻宝的关键秘密通常是一张藏宝图),这一目的时常赋予主角一个使命,全书的情节和人物性格则围绕对宝物的争夺而展开。作为故事结构的“宝物定律”一般包含以下三个命题:

    1)寻获宝物(财物、武功秘笈等)涉及到一个关键秘密(藏宝地图、秘诀、刀剑、关键人物等);
    2)宝物总是给它的主人带来厄运:极力想成为它主人的,最终往往变成它的奴隶;
    3)主人公总是无意中寻获宝物,但只有对宝物不在意,他才能得到和保有它。

     发表于 22:11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江湖社会与法律   - 2008-01-26  22:11

    江湖社会并不是一个依靠法律来调整的社会,相反常常是一个非法暴力泛滥的世界,所谓“侠以武犯禁”,暴力是无政府状态、无法律状态的基础。江湖使人向往和痛恨的,在某种程度上是同一个原因:即私人暴力成为最后的仲裁手段;这样,一方面是缺乏安全感,一方面也大可以快意恩仇,实现“立刻获得正义得直的快感”。

     发表于 22:11 | 阅读全文 | 评论(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武林人才地理学(下)   - 2007-12-16  19:34

    金庸著作基本以全中国为舞台(西藏可能是其中唯一一个没作为舞台背景的地方),书中武林人物也出自各地,杂彩纷呈。但总体上看,偏重北方(例如《倚天屠龙记》中作为白道中坚、围攻明教的中原六大门派,全在长江以北的中西部地区),东部沿海地区,则其故乡浙江是最重要的舞台和人才产地,南方两广、福建很受忽视。后来温瑞安可能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其《神州奇侠》系列便以“两广豪杰”开篇。

     发表于 19:34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武林人才地理学(上)   - 2007-12-15  19:28
    金庸十五部小说有不下两千个人物,他们来自五湖四海(甚至不乏国外来的异族高手),以天下为自己活动的舞台,这种开阔的地理背景及其包含的多元性,无疑也是金庸小说引人入胜的要诀之一。但武林人才的地理分布颇不均匀,且常与地方性特色结合在一起,细究下来可知金庸也往往不自觉地流露出自己在虚构想像时所带的刻板印象。
     发表于 19:28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笑傲江湖》年代考   - 2007-12-01  21:05
    金庸有四部作品未设定确切的年代。其中《笑傲江湖》金庸为突出其寓言性质,有意掩盖掉历史背景,以显示“类似的情景可以发生在任何朝代”。好事者因而聚讼纷纭,推断其可能的年代,或说南宋,或云明朝中叶隆庆年间,还有一口咬定是明朝万历年间。这当然只是笔墨游戏,如果一定要认真,那么到头来也只发现金庸给出的“历史背景”根本就是互相矛盾,不可据以为信的。因此下面所谓“考据文字”仅意图表示:在诸多限定条件下,这些故事在什么年代出现最有可能。
     发表于 21:05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辨认的时刻   - 2007-07-12  21:53
    按照民间故事分类学的理论,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新故事其实是极少的,更多的是旧元素的新组合及文本的不断自我变异。由于某些母题深入人心,故事的讲述者或文学作品的创作者都很容易不知不觉地陷入一种模式化倾向之中——如许子东分析文革后“伤痕文学”的叙述模式。武侠小说就其叙述结构而言,更接近英雄神话/童话/民间故事,具备一些相似的母题,如英雄冒险、寻宝等。
     发表于 21:53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天龙八部》札记   - 2007-06-09  20:40

    文学中的历史错误,本极常见,历来名著中也所在多是,不过人们往往习焉不察。金庸小说经过数十年的经典化,现在也已俨然跻身名著,树大招风,“宋人唱元曲”这样挑出的刺也不少。金庸本人在《射雕英雄传》后记中曾说,“撰写以历史作背景的小说,不可能这样一字一语都考证清楚”,因此虽然“歹”是汉语受蒙古语影响才有的字词,他写的宋人对话中也“不去故意避免”——不过这恐怕不是不去刻意避免,而是实在很难避免。

     发表于 20:40 | 阅读全文 | 评论(1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萧远山的汉语水平   - 2007-05-01  22:18
    根据金庸的记载,距今一千年前的北宋时期,雁门关外曾发生了一起著名的暗杀。该悲剧的表面原因是知识产权纠纷,即中原武林人士试图以暴力手段来阻止契丹武士夺取少林秘籍,不过从事件发展的过程来看,当事人萧远山的汉语水平乃是使这一悲剧之所以不可避免的重要因素。
     发表于 22:18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武侠时代的知识产权问题   - 2007-04-14  21:54
    江湖社会,在人们的印象始终和各种帮派联系在一起——它们既是这个社会非法暴力泛滥的原因,又是人们得以避免遭受暴力侵犯的庇护组织。当然,武林团体千百不等,有一些看起来带有黑社会性质,另一些却似乎唯一的宗旨就是纯学术研究,不过毫无疑问,这些组织所追求的共同目的之一就是不断维持甚至提高本团体在江湖中的竞争力。
     发表于 21:54 | 阅读全文 | 评论(1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江湖旅行指南   - 2007-03-11  22:53
    网上看有好事者推举金庸群侠参加奥运会,群以为长跑最佳选手是青翼蝠王韦一笑。此人在沙漠里三次抱着人和灭绝师太等高手赛跑,别人还是望尘莫及。其中第三次和张无忌比试时寒病将要发作,抱着殷离穿过沙漠奔向光明顶,还是将张无忌远远甩开了。据张无忌回忆,从正午到半夜,在黄沙之中跑得“口干唇燥,全身汗如雨下”,前后足有十二个小时,可谓中国极限运动的先驱。按这样的速度,又极少补给(张只中途喝了点泉水),大概徒步穿越罗卜泊也不难。
     发表于 22:53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出身与成就反比例定律   - 2006-06-10  20:36

    武侠小说和童话一样,在故事叙述上有很多规律可循。金庸小说中有一条颠扑不破的规律,这里姑且命名为“出身与幸福反比例定律”——直白地说,就是练成神功、探到宝藏、赢得美人芳心的都是出身寒苦的“红五类”;而出身世家、受过良好教育的富家子弟,大多没什么好下场,人生历程总是离幸福越来越远。

     发表于 20:36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伪君子与真小人   - 2006-05-22  22:27

    江湖社会通常是一个无法无天、不依靠法律来运作的世界,其中充满了各种危险人物。构成这一秘密社会紧张冲突根源的,主要是邪派人物。他们和《西游记》里的妖魔鬼怪一样,受自身的欲望驱使,精力旺盛,无所顾忌,渴望无拘无束地享乐。他们的反社会倾向为正统的社会规范(一种以传统儒家思想为基础的行帮道德)所不容。在这方面,金庸明显地拥护严肃的道德;但同时他又给许多邪派人物以无限的同情,经常暗示读者要跨越价值观的偏见。

     发表于 22:27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打破禁忌   - 2006-04-29  22:36

    武侠小说作为一种通俗文本,常被称为“成人童话”,事实上它在故事的叙述结构上的确往往接近于童话或民间传说。在金庸小说中,也时常可见一个童话中普遍存在的禁忌母题。所不同者仅仅在于,童话中这一主题的三个环节是:设禁、违禁、惩罚,而在武侠小说中,最后的环节却出现了逆反。

     发表于 22:36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山中老人与波斯明教武功   - 2006-03-29  20:36

    借用书中人物之口倒叙往事,是金庸擅长的笔法之一。《倚天屠龙记》30回中,谢逊转述波斯圣女黛绮丝及波斯明教的历史恩怨 。这是一个许多人颇有兴趣的话题,关于金庸笔下的明教与历史上的明教、“山中老人”霍山的历史,已有很多短文提及,但程度上仍未深入。

     发表于 20:36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暗器的地位   - 2006-03-06  13:17

    金庸小说的主角都不擅长使用暗器(陈家洛可能是唯一的例外,他以围棋子当暗器来使用)。在所有武器之中,暗器无疑是很受争议的一种,在武林中,暗器的地位并不高。

     发表于 13:17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武器阶段论   - 2006-03-05  21:25

    金庸武侠小说有一个出自道家哲学的基本思想:无胜有,柔弱胜刚强。顺此逻辑发展,遂形成一种武器使用阶段性的观点:越到武功高强,越不依赖武器本身的威力。

     发表于 21:25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武林团体的财政状况   - 2005-12-20  22:51

    武林人物大多被描述得有点仙气飘飘,在小说中主角总是被赋予一些崇高的非物质目标,各武林团体似乎也都各自忙于钻研学术,虽然也时常为宝藏秘笈之类的东西大打出手,但他们日常的生活维持却很少谈及。武林团体要维持下去显然也不能靠大家吸风饮露,虽然它们大部分是非赢利性组织(像丐帮就有点行业工会的性质),但显然要有自己的谋生之道(即使不是生财之道),这和其他团体也没什么区别——大家总得有活动经费。

     发表于 22:51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论受教育程度与婚姻幸福成反比   - 2005-12-09  08:38

    金庸书中的主角大多出身孤苦,这种情况的一个主要的后果就是男主角往往不能接受到良好的教育——何况其中很多人如郭靖、杨过、萧峰、狄云、石破天等,还出自农村或草原,本来就属于教育欠发达地区。女主角却通常都是温文有礼,受教育程度明显不在一个档次。然而往往就是这些没受过什么教育的才最终赢得美人心。

     发表于 08:38 | 阅读全文 | 评论(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五行与金庸门派的服色   - 2005-01-05  08:58
    在武侠小说的所有大型帮会组织中,一般总会取一些名号来区分分支机构。在金庸小说中,这些分支的名号经常和五行有关,例如明教五行旗、天地会青木堂等外五堂。..............
     发表于 08:58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金庸小说与农业历史   - 2004-10-07  20:50

    历史悖谬问题在小说中是极常见的,《金瓶梅》和《堂吉诃德》等都有很多疏漏,其中有些是有违历史常识的。“金庸茶馆”网站上有一个小专栏名为“骨头大家挑”,专找金庸小说中的漏洞,其中还从未涉及到农业历史的问题。不过我只是茶余一时兴起,并不准备上纲上线,金庸这些破绽,大概也如《白鹿原》中朱先生说的,“留下一点漏洞让后人指责也好喀。”..............

     发表于 20:50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