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我的链接


    共1页 1
    婴幼儿的语言习得   - 2010-07-11  06:38

    一个2岁的孩子,每每总是自称“宝宝”。妈妈教他:“不要说‘宝宝’,要说‘我’。”他就记下了。过了一段时间,爸爸无意中说起:“我要……”他就急了,哭着说:“爸爸不是‘我’,宝宝才是‘我’。”

     发表于 06:38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世博游   - 2010-06-27  12:09

    未能免俗,日前还是去看了世博——因为浦东和崇明家里发到的票都是6月的,再不去也快作废了。虽然几乎一整天都阴雨绵绵,但客流量仍有四五十万,想想也可以理解,因为绝大多数游客都是远道而来,只怕几周前就计划好行程了,不可能因为小雨就呆在宾馆房间里。我和Suda都没什么非去不可的场馆,我们只有两个原则:尽量不排队(通常意味着去一些冷门馆)、看一些值得看的演出。

     发表于 12:09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和你一起长大   - 2010-06-21  21:28

    在福州外婆家呆了整整一个月后,小毛昨天回到了家里。白天四处张望、拨弄玩具时大概还似曾相识,但晚上黑灯时毕竟还是觉得床铺有些陌生了(也难怪,这张席子是第一次睡),在小床上趴着四处巡视了一圈领地,妈妈又抱着哄了近一个小时,还是哭闹着难以入睡,睡下后又哭醒了三四次,到凌晨三点多再次醒过来。还好,今晚黑灯后拍两下就睡着了,似乎恢复了往日的习惯,但愿他仍能一觉呼呼睡上十个小时,这样至少给爹妈留一个安生的夜晚。

     发表于 21:28 | 阅读全文 | 评论(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口角   - 2010-04-21  21:45

    心情很坏。最近压力不算很大,但不知怎么的总觉得心里纷乱。上周五阴历生日,中午阳光灿烂,很高兴了一阵,但黄昏就有个刚入职两周的女孩子跟我提出辞职(当然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周末原本打算写一篇的,最终除了整理了一点札记外却什么也没下笔;工作上还能承受,但日程表也总是很满,好像也忙忙碌碌的。今天开了大半天回,黄昏回家,又听说有人可能有去意,得知消息真是烦燥莫名;吃完晚饭,外面下起大雨,母亲开门走到阳台去看看,但这样气流涌动,厨房门“砰”地一声猛然关上,当时正在哄小毛入睡,父亲便怒喝了一声,责怪她不该开门——这下可好,又吵上了,搅得我心里又乱起来,试了几次,还是放弃了写童话的打算。

     发表于 21:45 | 阅读全文 | 评论(1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被剽窃   - 2010-01-17  12:01

    和不少人一样,我也亲身经历了一次幻灭:本来blogbus终于恢复了,一阵高兴,但当你提交时却被友好地提醒系统将替我设置为不公开,当真是“满纸敏感词,一把辛酸泪”。虽然在眼下的气氛中这并不意外,但也不能不说,有时这种文字游戏到了荒诞的程度。上周四晚间写的那篇原本在提交数小时后过了,只是我一时思虑不周,又做了一点点改动——其实只是打了两次回车,分了下段,结果,这篇迄今未能解禁。也罢,我知道忌讳的只是那篇上半部分对一场争论的叙述,有兴趣且有耐心的人不妨自己直接去看吧:http://www.douban.com/subject/discussion/21271099/

     发表于 12:01 | 阅读全文 | 评论(2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你小时候也一样   - 2009-11-25  21:57

    周末和母亲一起去福州看小毛。即将第一次看到孙子,她不免有些激动,一路上又谈起许多我幼年时的事。所有这些故事,我都早已听过好几遍,但我知道她每讲一次的时候,心情都不一样,我当时的感受也不同,以至于每次都像是她在讲一个昨天刚发生的新故事,仍然那么历历在目;她的声音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回荡,构筑起一个罗网,让人陷入其中——确切地说,回忆是一件让人上瘾的事;越是艰难的往事,越能从中获得满足感。我清楚地知道她将来还会讲述这些故事,但对我来说,她每一次都不是在简单地复述和唠叨,那是一种生活必需品。

     发表于 21:57 | 阅读全文 | 评论(14)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得子   - 2009-10-23  22:48

    内人Suda于今日下午14:24产下一子,重6.98斤。较预产期晚了4天,硬是拖到了天蝎座。现母子平安。

    取名沈秉心,语本《诗经·鄘风·定之方中》“匪直也人,秉心塞渊”之句,取其“用心踏实深远”之意。名字倒是比孩子本人更难产。

     发表于 22:48 | 阅读全文 | 评论(65)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芙蓉四   - 2009-09-07  21:44

    毕业十年回厦门。在这个南国校园里转的时候,我感觉仿佛是一个重拍老照片的游戏:每到一个地点,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首先浮现出它在十年前是什么样子,然后拿它和眼下的场景相比。这种对已逝细部的敏感,促成了心头一点感伤。应该说,现在我们进入的不再是当初那个校园,正如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里。

     发表于 21:44 | 阅读全文 | 评论(1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人民喜欢被童话感动   - 2009-08-16  21:35

    和Suda一起去看了《飞屋环游记》,片子很热门,差点没买到票。看来童话总是受欢迎的,即便这一次男主角已经78岁高龄。林奕华曾提出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感动和思考,为什么香港人更喜欢前者?”但看来不止香港人,也许绝大部分人都是喜欢感动更多于思考的,因为童话和梦想对不少人来说是一种生活力量的来源,是一种需要。豆瓣上关于这片的最受欢迎的影评都冠以诸如“最华丽的冒险是与你相守”、“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回忆是一座囚牢,只有爱能赦免”、“你是我一生的冒险”之类的标题。不过这片也并非没有值得思考的地方,与好莱坞以往的动画不同,这片并不是孩子所能完全看懂的。

     发表于 21:35 | 阅读全文 | 评论(1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碧海青天夜夜心   - 2009-07-02  21:46

    在南方的最后一个夜晚,我和Suda一起在海边坐到了天亮。沉寂而潮热的海边几乎没有一丝风。该说的早已说完,甚至该哭的也哭过了,这时候只剩下我们和午夜的大海沉默对峙。潮水持久而单调地拍打着这一片海岸,迫使我们平静下来。凌晨四点多从咸咸的海风中睡醒过来,看到海平面上深蓝的天际线一层层迷迷茫茫地起着变化,仿佛置身于一个没有时间的陌生海岸。天荒地老。看着天一点点亮起来,那是一件寂寞的事。

     发表于 21:46 | 阅读全文 | 评论(4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五周年   - 2007-12-10  21:08
    12月9日总是让我为难:它同时是Blogbus和我另一老友的生日。去年此日,我是中途离开饭局,从张江赶到龙华那个冰冷的大仓库里,接着参加bus的四周年庆——我非常喜欢那个仓库,能唤起人很多的记忆和想像。今年幸好朋友有事,否则我不可能再来一次赶场了:今年blogbus开到了乌镇。
     发表于 21:08 | 阅读全文 | 评论(1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天凉好个秋   - 2007-11-02  22:14
    中午和Z一起吃饭。之前我已有将近一年没见到他了,虽然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有时觉得上海不像是一个城市,而更像是一个世界。
     发表于 22:14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被和谐了   - 2007-10-25  22:24
    同学来上海出差。年底是各大媒体的会议季,忙下来累得半死,她很久以来积攒的人品看来也快耗尽了。不过她向来的长项之一就是善于将枯燥得令人绝望的工作绘声绘色地当故事讲出来,总是使悲剧看起来更像是与她本人无关的一场喜剧。这一次她又成功地让我们把快乐建筑在了她的痛苦之上,笑得我们人仰马翻。
     发表于 22:24 | 阅读全文 | 评论(30)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批斗会   - 2007-09-30  23:58
    晚上去居委会参加会议,这于我还是第一次。最近一个月楼下日夜施工,噪音很大;起初还不知是什么工程,几天前收到施工单位信函,才知是地铁盾构井工程。此事切身相关,我们这样极少参加社区活动的,昨天接到今晚聚议的通告,也想去看个究竟。
     发表于 23:58 | 阅读全文 | 评论(1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而立   - 2007-04-20  22:39

    黄昏走得早,这是多日来我第一次在天黑前下班。车子在早春修剪过的梧桐树下穿过时,看到天色慢慢地暗下来,街道上有一阵令人陌生的暖意。人们在车站的东风里神色茫然地候车。有一阵我似乎回想起了很多,但忽然间似乎又好象什么也没抓住。

     发表于 22:39 | 阅读全文 | 评论(2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同学少年多不贱   - 2007-02-01  21:19

    和L通了个电话。每次都是这样:匆匆谈下工作的事,回避个人的近况。谈什么私生活,似乎不免有点婆妈——男生大多都是“孤独的大动物”,毕业后本就远不如女生间那么密切,相谈本就寥寥,烦恼没什么可讲,开心的事却也不多。渐渐地,即便大学时代的哥们,仿佛也陌生起来。

     发表于 21:19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疰夏   - 2006-08-12  21:50

    今天blog页面终于恢复正常了,自上月19日blogbus服务器硬盘故障以来,已过去四周。最初发现丢失了几篇7月的稿子,很沮丧,因为我平时既不打草稿,也没有备份的习惯,稿子不见后就没有一点留底了。随后在网站主页通告上发现事故的原因和处理进程,略感安慰——不幸的是这次的崩溃如此严重,修复的截止日期两次推后。

     发表于 21:50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中国年   - 2006-02-04  23:40

    新年也无非如此。除夕晚上和Suda一起回福州,之后就每天不断地拜见她的亲戚。现在我已经理所当然地被视为她家族的一员,所以新鲜感和紧张感都已不强烈。只有一个时刻还提醒我的外人身份:当他们热烈地用福州方言交谈时,我就在原地发呆。

     发表于 23:40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买票   - 2006-01-22  21:02

    已经一年没去福州,今年春节决定和Suda一起回去过年。周三一早去买27日的火车票。阴雨绵绵。虽然那天起了个大早,但雨天路滑,车行很慢,到售票点仍已7:20了。到那里一看,队伍已经在走廊下转了两圈……

     发表于 21:02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卖饼者言   - 2005-12-22  19:45

    早晨起来,满地冰霜,所幸阳光明媚,风力不大,否则呆在这样低温的户外,实在够受罪的。走到附近的早点摊买蛋饼。他已经认识我了,远远见到我过来,便伸出两根红通通的手指问:“两个?”我点点头。他的妻子用围巾罩住了口鼻,正在煎饼和打蛋;他则在旁边招徕和翻动煎饼。夫妻两个都穿得很臃肿,看得出来把能保暖的衣服大概都穿上了。

     发表于 19:45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夏天的顺序   - 2005-09-03  17:31

    最近的生活终于开始放慢速度。虽然不可避免地,个人时间仍是被切割成无数碎片,以致于总是断断续续地同时看好几本书——这现在已经演变成我的一种牢不可破的新习惯。有时想到自己已不再有大把时间可以浪费,不免沮丧,不过如梭罗说的,谁不是“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呢?

     发表于 17:31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写博一周年   - 2005-07-13  21:34

    一早就想为此写点什么,不料一天下来杂务缠身,还是要等到夜深人静,才能在南窗下安下心来写。

     发表于 21:34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初夏   - 2005-06-13  13:20
    有点累了。周六早上睡过了头,到梅陇已经7:35,没赶上8:18去杭州的那班火车。
     发表于 13:20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冷暖自知   - 2005-05-23  12:24

    我知道你累了。可你并没有说啊。我需要你的刚强,又需要你的柔弱。

     发表于 12:24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喧哗的大多数   - 2005-05-10  12:49
    沉默的大多数,在危急时刻,往往就是喧哗的大多数....
     发表于 12:49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山外青山楼外楼   - 2005-04-04  14:19
    Suda说她很喜欢这样的路,还有树木密密枝叶的缝隙里不时照下的稀疏阳光的光斑。
     发表于 14:19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女司机   - 2005-03-24  22:09
    加班到深夜。站在淮海路的风里叫车回家。
     发表于 22:09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早春平静   - 2005-03-12  21:12
    早上和Suda一起去淮海路看《孔雀》。春寒,东风冷淡。电影院里空空荡荡,10:45的场,200多人的厅里只有6个人在看。片子没有让我们失望......
     发表于 21:12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初雪守侯   - 2004-12-28  12:12
    中午出去,街上下着冷淡的小雨。但是雪还是没下。已经有九年没看到一场大雪了。上一次是在一个暮冬季节,我坐在家里的阳台上,看着雪从楝树的枝桠上飘下来。那时我从南方回到远隔千里的故乡,看到这个冷静的岛屿,在一场大雪中不动声色。我小时是很怕冷的。我觉得岛上的冬天过于漫长。六岁那年下了一场大雪,父亲骑着自行车,载上妻儿一起去看朋友,他很用力地骑,鼻子里呼吸的热气不断喷到我耳边。天气还没有..............
     发表于 12:12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抛砖引砖   - 2004-12-02  07:46
    近两年前,在朋友的强烈推荐下在天涯论坛上注了册,不过我向来懒散,除了偶尔去走马观花一番,几乎从来不发言。前两天闲着无事,一时心血来潮,竟把几篇旧作贴到天涯的“闲闲书话”论坛上去了。..............
     发表于 07:46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人海中的孤独   - 2004-11-07  09:50
    周五早晨去统一提案,我们公司浩浩荡荡去了14个人——真的很土,每次都是一副要去群殴的架势。结果会议室坐不下,我们没轮到的几个先在外休息。听人谈起广告界的很多事,很是感慨。Joe说Tomaz Mok很会做私活。我很是吃惊。Joe当年从台湾来上海,去McCann面试后的第一天,Tomaz就把东西丢过来给他做,而其中竟有大部是他自己的私活,并且是和现有客户有冲突的。本来做私活在业内也不是秘密,但让手下做自己的私活,且和..............
     发表于 09:50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算命算命   - 2004-11-04  17:03
    看到熊猫百货商店里推荐的诸葛神算,作为星象爱好者,这两天我虽然日理万机,但为了更好地建设社会主义祖国,命还是要算的:……………
     发表于 17:03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在福州   - 2004-10-07  13:12
    这次去福州前,小D问我:“你们现在又不穷,为什么还坐大巴,不坐飞机去?”我笑笑说:“但两者的区别也只是睡在家里还是车上。”她淡淡地说:“还区别800块。”。我嗯了一下说:“大概我从小都不觉得消费会带来快感,只要满足基本生活需要,钱的多少对我来说只有数目上的意义。”“不是这个问题,”她还是摇头,但过了会又说,“不过这也是个好习惯。” 在福州的五天,天气很晴朗。使我想起一些关于南方的记忆。 ..............
     发表于 13:12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相见欢   - 2004-09-19  19:25
    昨天去了杭州。阴阴的天气。到杭州时有微微的小雨。让我想起四年前第一次到杭州时那个四月的雨天。 SUDA在高架下的汽车站上等我。她今天没有穿裙子。我喜欢那次去福州时,她在月台上等待我时穿的那条布格裙子。沿着小河走了一段,她带我到她现在的寓所。梅花碑。这个社区的名字很好听。她借住在五楼的一个小房间里,窗口朝东。同住的是一个同龄的山东女生,在美院学国画。她们都有伍尔芙说的“属于自己的房间”..............
     发表于 19:25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二次毕业生   - 2004-09-06  10:18
    在犹豫多次以后,Suda终于还是决定去杭州中国美院读书。我赞成。 两年半前,她厌弃了原来那份闲适然而乏味的工作。然后从青海进西藏,周游了一圈从云南回来,前后53天。之后她再也不想过枯燥的办公室生活了,于是在襄阳路开店卖衣服,并得到热爱自由和服装的女性朋友的欢呼。然而个体户发财的故事是20年前的了,在经历了三次搬迁、狡猾房东的坑害、货物的积压……等变故后,她筋疲力尽地关了门。 5月底,我们从..............
     发表于 10:18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一种平静生活   - 2004-09-03  08:31
    这两天凉了下来。上海格外漫长的夏天将要过去了。我喜欢初秋这种阴阴的天气。气候学上秋天的定义是连续五天平均气温低于22摄氏度,看来夏天已经接近尾声。由于住所就在隧道口附近,每天上班高峰时间,车站上真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有个早晨我在车站上看完了一份32版的报纸,看着14辆“载满鹅”的公交车开过,也没法上车。上海市民挤车时表现出来的勇悍使我畏惧,尤其盛夏季节,在车厢里挥汗如雨地肉搏,使我..............
     发表于 08:31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大哥,你只是个强盗!   - 2004-09-01  08:51
    九月了。早上起来,暴雨如注。这是昨夜就开始下的一场雨,也许是今年的第一场秋雨。从八月下到了九月。一夜之间,气温下降了10度。冒着大雨去车站的路上,我想起九年前的同一场雷雨。那是一场结束夏天的大雨,次日凌晨我背起行囊去了厦门。雨水如博尔赫斯所说的一样缓慢有力,我对此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受。那是在九年前了。一个夏天分两次结束,一场大雨分几次下完。时至今日我已经不再如此愤懑难平,“既然无..............
     发表于 08:51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葡萄园流水帐   - 2004-08-30  17:18
    周日小D纠集了一帮人去她川沙乡下的家里,我们这样的朋友,当然也被纠集在内,逃也逃不掉的。同行的还有永远温厚的刘大哥、近来春风得意的阳春面、以及刚刚从带了12个老外,在川西旅行了20天回来的歪歪——他现在肥头大耳,长得越来越像活佛,不过他思想境界不高,现在还不会皈依藏传佛教。黄昏吹着乡村的晚风,大家一起去葡萄园里采葡萄。我和SUDA站在村口的河边,等待素未谋面的小金莹和大妮远道而来。这里虽然景色比..............
     发表于 17:18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邓小平同志的星座   - 2004-08-24  14:36
    按照电视新闻里的说法,这些天全国都在欢天喜地地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也就是说,100年前的8月22日,他在一个炎热的夏天里出生在一个四川农村——这个事实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不过那时对星座的研究尚只初窥门径,到前一阵,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邓小平是狮子座的!想到这里,我也有点愧疚:我这么喜欢邓小平,怎么直到现在才想起来研究他的星座呢?他的生日而且恰好是狮子座的最后一天,照星相,也受到处女座的影响。怪..............
     发表于 14:36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碎片化的生活   - 2004-08-02  15:01
    上海的酷热已经持续三周,城市好象被魔神搬到了沙漠中心一样,一个无雨之城。 有点萎靡不振。整个人都有点软。 想写点东西,但也欠了好多笔债了(娱人娱己,不发表);想读书,但很少一口气读完,家里到处都堆着我读了一段扔在一边的书;工作并不繁忙,但根本不想做,工作量虽不大,但也琐碎得足以将连续的时间割成一个个碎片。更多的时间,在“不知道应当做什么”之中过去。 刚毕业的头三年,生活单一..............
     发表于 15:01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拒绝的权力   - 2004-07-23  12:49
    苏打昨天终于决定了去杭州中国美院读书一年。并不奇怪,这是她从小的梦想。然而之前的几天,她还是为此在心里交战了好久,毕竟,在上海新婚还只有四五天。日前看《蝴蝶效应》,里面的主角为了改变目前的生活,回溯到过去改变自己人生中的一件小事情,不料所有事情就此完全改观。无论他怎样改变,最后的结果总是颇为不幸——最后的结局令人瞠目结舌:他在母亲的子宫里自杀了,拒绝来到这个世界上来。这正是佛洛..............
     发表于 12:49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上帝有时也掷骰子   - 2004-07-20  17:13
    周六正午,冒着烈日去外滩办买房退税手续,结果进门就被告知:该手续办理时间不巧已于2天前截止了。顿时我身上除了热汗又多了层冷汗,赶紧央求能否帮个忙。对方瞪着眼上下打量我一下说:“帮忙?可以啊,不过我们的饭碗大概就砸了。”我只好赔笑说言重了,他又一翻眼睛说:“共产党的事,你知道的呀,没什么可讨价还价的。” 他继而指指我说:“你早干吗去了?我们去年发了多少通知?电视、报纸上广告做得铺天盖地,怎么..............
     发表于 17:13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正名   - 2004-07-13  08:49
    突然想起写博,想了半天,名字还是用早年论坛上用过的ID,虽然当时用这个ID也只是临时起意,但好歹当初也用了1年多,算有点感情的。 “维舟试望故国,眇天北。”是南宋姜夔自度曲《惜红衣》中的一句。大学在厦门孤身一人,读到此句,往往有所感慨。后来在一个论坛上注册,屡屡失败,一怒之下就用了这个长句,还好,这下没重复了,注册成功。工作这几年来,实际上人已经懒散了很多,读书的心力也衰减了,正如朝..............
     发表于 08:49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