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我的链接


    共1页 1
    景观生产   - 2012-08-28  17:32
     发表于 17:32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西湖   - 2012-08-22  22:41
     发表于 22:4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黔东南十日(下)   - 2012-06-22  05:53
     发表于 05:53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风景的变迁   - 2012-04-04  07:07

    在上海这些年里,算起来去过两次无锡、五次苏州、八次南京,以及至少二十次杭州;但仿佛从未想过要去镇江、扬州。或许不仅对我如此,对许多人来说,如今它们都不再是多有吸引力的旅游目的地。这两座城市最辉煌的时代都已过去太久,虽然衰落有时也是好事。江山仍在,但细节处仍不难看出沧桑变迁,而我们看待风景的方式也早已大异前人。

     发表于 07:07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越南三日   - 2012-01-29  20:49

    在动身去越南前夕,刚去过那儿的同事告诉我:岘港乍一看还不如国内的三四线城市,会安“跟朱家角差不多”,至于古都顺化,“越南的皇城比故宫一比,也就相当于一个地主庄园吧”。我们常常是参照本国来评价在异国的经验的。尤其像越南这样曾深受中国影响的异国,在很多国人眼里,“他们”两千年来都是“我们”的追随者,以至于其诸多事物看起来都只是中国同类事物的一个次一等的山寨版本而已。但我怀疑这是否就是事实,或是事实的全部。

     发表于 20:49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南京   - 2011-11-16  20:38

    算起来这是我第八次来南京了。回想起来,这就像是多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第一次是1997年盛夏,我从厦门坐了一趟慢车去南京,沿途在烈日和暴雨中走走停停,原定33个小时的行程开了46小时。抵达南京是清晨7点多,大雨瓢泼,狼狈不堪地坐了一辆摩的去找同学,一路有些颠簸,雨蓬遮着又看不清外面雨中的城市。坏消息是:同学都已放暑假回家了。那年头没拷机更没手机,他们联系不上我,还以为我不来了。一时两手空空站在中山东路,道旁梧桐树巨大的树冠里雨水滴滴答答,望着中山门的城墙,构成了之后一段时间我对南京的印象。

     发表于 20:38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塞上行(下)   - 2011-10-08  22:34

    离开克什克腾时天空开始飘雪,心里有些郁闷;虽然不免遗憾未能在这里看到秋日晴空下的景色,但行程已不容我们在这里过多停留。Suda心有不甘,一度想去左近的多伦县或桦木沟继续看这一带的秋色(她对人文景点基本无感),不过最终她还是同意了南下去承德,因为我想把这一片的农牧混合地带、避暑山庄、长城、清东陵连起来看。

     发表于 22:34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塞上行(上)   - 2011-10-07  22:46

    这是一次充满意外的旅行。最初想的是去围场坝上,但一个曾去过坝上的朋友力言北京四周最美的草原还是河北蔚县飞狐峪的空中草原,飞狐道是中古游牧民族南下的重要孔道,我确实也有兴趣,于是说定到时他开车带我们同去;到时顺便去晋北一带数日。但临行的那晚,我却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到了虹桥火车站才发现应该在上海站坐车;此时已来不及赶过去,只能改签次日一早的高铁。沮丧之余告知朋友,他哦了一下说,那你们来后我带你们去北京近郊转转好了。如此,全盘计划都变了,要么还是去坝上?

     发表于 22:4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塞班   - 2010-12-19  22:34

    乍看起来,塞班与普吉、三亚之类的热带海岛胜地没什么区别:永远只有夏天、总是明信片一般的阳光沙滩海水蓝天、活动项目无非是出海/潜水/烧烤/按摩/购物,连观光的人群都那么相似。确实,有时候我觉得只要去过其中一个,就已经像是去过了所有这些岛屿。但塞班确实也有一些与别处不大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二战留下的遗迹。

     发表于 22:34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操控想象   - 2009-08-01  21:06

    很多旅游地我们一辈子只去一次:根据一些间接信息和想象,我们旅行去远方,这次亲历所带来的直接经验正是出发之前我们想要知道的,但以后很可能再也用不着了。因此关键的问题正在于“人们来之前都想了些什么”。不管怎样,事实是:人们对某个地方的印象都是通过各种媒体或个人的信息渠道有选择性地建构出来的,最后经过大脑的过滤,形成一套高度简化的画面。正因为这种想象往往最终决定了我们的选择,它太过重要,因此渐渐地不再是个人的事了。

     发表于 21:06 | 阅读全文 | 评论(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婺源   - 2009-04-17  22:34

    朋友从婺源踏青回来,除了江岭的油菜花,另一个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这个“中国最美的乡村”有几处景点那种令人望而却步的商业味。尤其是晓起,“看起来已经和周庄没什么区别了”。的确这也并不意外,虽然让人略感怅惘。回想起来也不过七八年时间,而她与我在当初经历的婺源几乎像是隔了半个世纪...

     发表于 22:34 | 阅读全文 | 评论(2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三坊七巷   - 2009-02-03  22:04

    在福州过年通常都是如此:大部分时间在走亲戚,以及和岳父母聊聊家常、甚或陪着搓几盘麻将娱亲。福州本就不大,十年来每年总要至少回来一两次,早已感觉没有陌生感,似乎也没什么去处,春节除了会亲友,往往也只窝在家里。唯一还惦记着想去的便是三坊七巷。一年前回榕时南后街正值拆迁改造,尘土飞扬,看报说重修好的南后街将在除夕亮灯,于是赶去看看福州这唯一一处孓遗的老街现况如何。

     发表于 22:04 | 阅读全文 | 评论(2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呼伦贝尔行纪(下)   - 2008-10-14  11:27

    两年前偶然看到一本莫尔道嘎国家森林公园的画册,虽然深知照片最能欺骗人眼,我还是即刻为之倾倒。现在距离实地已很近,但这最后一段路却颇费了一番周折:从室韦到莫镇的班车隔天才发一班,而我们清晨7点多从临江屯赶到室韦时,司机却怒冲冲地说“不发了”。莫名之下问了旁人,才知这几夜零下8度的低温冻坏了客车发动机,而司机昨天又喝醉了,没及时保养和修复,以至临到发车时试了半天也无法开动。一班乘客面面相觑之余,也只能各寻门路。

     发表于 11:27 | 阅读全文 | 评论(2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呼伦贝尔行纪(上)   - 2008-10-08  20:18
    和三年前那个雪天的黄昏相比,哈尔滨这次几乎像是另外一个城市。中央大街人潮如织,到处兜售着俄罗斯商品(但据说大多是中国制造的),两家书店则都已退到了二楼;松花江边长条形林荫道下十分舒适,尽管坐久了稍有凉意,除了这个公园的名字(斯大林公园),别的我都很喜欢。唯一失望的是黑龙江博物馆,正面的门面几乎已被各色店铺侵占,差不多快恢复到它最初的名称——莫斯科商场了,展品和陈列也似乎二三十年来毫无进展,难怪它明年要开建新馆了。
     发表于 20:18 | 阅读全文 | 评论(1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普吉   - 2008-08-30  11:47
    普吉也无非如此。除了车辆左行、语言文字、少数泰式建筑之外,似乎也并没有多少身处异文化的感觉——不过这也许就是现代旅游业的内在矛盾:一面要求有异域风情的带来的冲击,并为此兴奋,一面又想减少这种冲击同时带来的不适,至少饮食住宿要像国内一样。四天五夜的普吉游,总结起来围绕着5S:sand, sea, sunshine, shopping, spa,都是感官享受,更适合女白领来玩,尤其考虑到我们一半的时间都在购物。
     发表于 11:47 | 阅读全文 | 评论(2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乌镇   - 2007-12-09  20:40
    江南六镇中,我九年前去过苏南的三个:周庄、同里、甪直;浙北的三个(南浔、乌镇、西塘)当时还寂寂无闻。最近些年则起了微妙的变化:浙北三镇开始大动作宣传,并退出六镇联合申报苏州园林世界遗产扩展项目,显示有更长远的雄心。
     发表于 20:40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泉州   - 2007-11-13  21:20

    出差去了趟泉州。距我上次到访已整整十年。重到闽南,浑身被一种莫名的气场所包围,略带咸味的海风、路边的宫粉羊蹄甲、口音、海蛎煎、红砖古厝双曲燕尾檐……每注意到一点,心底就有一小块地方的记忆苏醒过来。一切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那些在厦门四年里熟知的闽南元素,不可磨灭的印记;陌生的则是它与厦门不具有共性的东西。我似乎已是一个来过多次的故人,随即又想起自己仅仅是第二次来到这座城市。

     发表于 21:20 | 阅读全文 | 评论(1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甘南川西见闻   - 2007-10-02  18:32
    八月里的这次甘南川西之行,在藏区一共16天,经停15县。沿途高原、牧场、湿地、森林、草甸、梯田,随着山势而变化,除了这些可在游记和照片中可略见表白外,还有一些感慨是只能用文字来另加归纳的——尽管不免走马观花。
     发表于 18:32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德格   - 2007-09-09  18:17

    第一次去德格印经院,吃了个闭门羹。说是今天正逢活佛出关,会做法事,所以雕版、印刷的工人们全都放假一天。德格是个坐落在山谷中的狭长小城,并无多少地方可去,在更庆寺转一圈也不过三小时,因此接下来的半天时间,我们也去河边的草地上,无所事事地和当地藏民一起参加那场漫长的法事。

     发表于 18:17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甘南川西二十日(下)   - 2007-09-01  14:44
    色达是这一路我感受最复杂的地方。这个偏僻的川西北小县近年来暴得大名,主要都是因为其境内的五明佛学院。藏区的寺庙,通常远较内地禅寺、清真寺、道观等宗教场所为大,但五明佛学院的规模还是令我瞠目。那几乎就是一个城市。
     发表于 14:44 | 阅读全文 | 评论(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甘南川西二十日(中)   - 2007-08-27  22:44
    清晨从郎木寺往南,宽阔的草原上绵亘着一层云雾,太阳已破土而出,渐渐高升,远近青草尖上的露珠都奕奕发光。前方的日尔郎山是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的分水岭,穿过隧道后就是更为宽广的若而盖大草原,整个草地笼罩在浓重的雾气之中,无尽的苍穹之下,星星点点地散布着帐篷和牛羊。大草原逐渐展露着它的秘密。我望着窗外,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发表于 22:44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甘南川西二十日(上)   - 2007-08-26  21:18
    八月里去了一趟甘南川西,这也是我有史以来费时最长的一次旅行。之所以能有三周的长假,是因为我between my jobs,出发前,看起来Suda对出游的兴奋完全压倒了对我失业的担忧,当然对我个人来说这也是一次难得的解脱。这是我第一次深入藏区,在回程之前,我已经可以确定,还将有第二、第三次。
     发表于 21:18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陕晋行:观察   - 2006-10-14  15:31

    这次陕晋行前后十一日,前半程六日在陕北、吕梁,后半程五日在西安、华山。如今回想起来,前半程实在很少有“旅游”的愉悦,倒更类似实地考察,尽管走马观花,也有不少感触了。

     发表于 15:31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陕晋行:旅游印象   - 2006-10-11  23:01

    一向对西北干旱地带有兴趣,终于决定去一次陕北。也许因为今年国庆、中秋二节合一,出行前车票极难买,最终被迫推迟一天出发,而且买到的还是火车硬座。从上海到西安16小时,车厢一直极拥挤,只能不吃不喝,因为去倒开水、上厕所都成了极艰难的事,真是一次噩梦般的旅行。

     发表于 23:01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菏泽行   - 2006-03-13  23:38

    最近读了三本义和团战争的书,心情颇不平静。这段近代痛史,我少年时常避而远之,正视悲苦往事,的确是要到一定年龄和阅历才会产生这样的勇气的。这场一百多年前的战争发源地在鲁西一带,周锡瑞的著作中因此花了大量篇幅来讨论鲁西南和鲁西北这两个山东最贫穷的、几乎被遗忘的地带。每读到这些段落,我就想起五年多前对鲁西南菏泽地区的短暂旅行。

     发表于 23:38 | 阅读全文 | 评论(30)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东北七日   - 2006-01-03  20:22

    一早醒来,火车已出了山海关,前方到站锦州。窗外北方的天空阴沉沉的,地上有薄薄的一层积雪。自长春往北,深入内陆,一场细密的冬雪下得正紧。北方的雪,的确如鲁迅所说,如粉如沙,决不粘连,在无边的旷野中旋转升腾。

     发表于 20:22 | 阅读全文 | 评论(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南疆观察:游记之外   - 2005-10-11  13:12

    这次在南疆的时间实际上只有8天,但感触很深,一路思绪腾涌。在孔雀河边和Suda说,若有人同时看了我俩的游记,或许也会问出当年J.F.肯尼迪的著名问题:“你们两位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吗?”——因为我们感受的角度差别太大。

     发表于 13:12 | 阅读全文 | 评论(2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离海洋最远的地方   - 2005-10-09  20:34

    天色将暗的时候,火车抵达天山深处的鱼儿沟车站。我和Suda下车来,在初秋的高地上,俯视这个山谷戈壁滩旁边的小小绿洲。

     发表于 20:34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西出阳关   - 2005-09-30  22:02

    我在夜色中离开了上海。秋天到来,这座城市依然沉闷,以至于周围不少人似乎都在急于逃离。但当这一时刻真正到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心情仍和去郊区一样,平平淡淡。

     发表于 22:02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不带大脑去楠溪江   - 2005-07-04  13:45

    去楠溪江本来只是偶尔发起的提议,不料后来收到越来越多的响应——遗憾的是,响应者主要是女青年,帅哥寥寥。

     发表于 13:45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三清山   - 2005-04-11  22:30

    去三清山之前,本以为这是一次郊游踏青一样轻松的旅程。周五黄昏出发前也因此只带了极简单的一点东西,17:45左右和歪歪、立秋一起到火车站,赶18:20的火车去江西玉山。

     发表于 22:30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湖南行   - 2004-11-01  12:02
    周五夜晚直飞长沙。第二次来到这里,又是在一个绵绵不绝的雨天。抵达酒店已近午夜。这里地处偏僻的丘陵温泉地带,已属望城县地界,夜里湿气很大,四周安静。酒店五星级,颇为奢华,160来人每人一个单间。一个人在房间读《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闻名多年,中午偶然有幸购得后,十分激动,飞机上、车上一直在读。凌晨两点,读完上册大半,仍然辗转难以入睡,只觉说不出的难受。真相实是惨烈,追惟酷甚,鲜血淋..............
     发表于 12:02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