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我的链接


    共3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
    爱国、卫生和运动   - 2012-08-24  20:33
     发表于 20:33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保守年代   - 2012-08-22  22:39
     发表于 22:39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这一代人的恐惧与焦虑   - 2012-07-17  20:21
     发表于 20:2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谁是“13亿消费者”和“公众”?   - 2012-07-05  20:23
     发表于 20:23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不再年轻的个人主义者   - 2012-07-04  18:26
     发表于 18:26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一切皆有可能   - 2012-07-03  22:08
     发表于 22:08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价值重估的年代   - 2012-02-16  20:17

    近几十年来中国最大的变化是什么?这个问题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答案。也许当这个时代成为历史以后,后人回顾时,会认为最重要的变迁发生在人们的心灵之中。毕竟,思想与社会是相互激荡的:思想的变化推动了随之而来的一切变化,而外部变迁又会促使人的心灵发生改变。

     发表于 20:17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被否定的经历   - 2012-02-06  22:24

    少年时气盛,常觉得父亲怀有一些令我无法忍受的观念。他是党员,但无疑不是坚定的无神论者,相反,他津津乐道于毛出生时“韶山冲红光满天”的天象;他喜欢说关于毛的神秘现象,比如1949年进京的第一支部队番号是8327部队,预示着毛将有83年寿命、“做27年皇帝”;他把毛看作是穷人的救星,毛“固然错整过一些人,但其中有些也确实并非好人”;至于毛对邓的判断也确实没有错,“说邓是走资派,有什么不对?现在事实证明他确实就是。”他说,毛曾预见到,复辟后“穷人会吃二遍苦”,“你看以往的穷人现在又成了穷人”。

     发表于 22:24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空间感   - 2011-12-13  19:11

    在北京不好找路。小住京华,和当地朋友约了吃饭,乍看到她发给我的地址时不免有点懵:“中关村中八楼”。但中关村那么大一片,我一个外地人怎么知道“中八楼”在哪儿呢?问她具体街道路牌,回答也很干脆:“那不好记……而且,告诉你路牌,你也找不到。”

     发表于 19:11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记得是我在战斗   - 2011-12-04  22:36

    《铁甲钢拳》属于这一类影片:尽管看完后你会理性地觉得它所实现的那个梦想有点不合逻辑,但还是不免感到血脉贲张甚至热泪盈眶。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它在商业上的成功。

     发表于 22:36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一只脚踏进后现代   - 2011-10-29  14:31

    近年来你可能听到周围的人(或许你本人也是其中之一)越来越频繁地质问:一味追求GDP增长究竟有何意义。至少在城市中产阶级中,这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一种主导性的话语。以前清贫时人们向往着早日实现现代化,而如今当物质繁荣已触手可及时,人们却开始怀念当初的时光,把它假想为一个失落的乐园——“那时虽然穷,可日子过得很开心”。

     发表于 14:31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辛亥回眸:断裂还是延续?   - 2011-10-14  20:14

    眼下的各种百年纪念活动中,常被人忽视的一点是:所有的焦点都指向辛亥革命的胜利,而不是“清亡一百周年”。虽然这是同一件事情的两个侧面,但显然人们认为只有前者才是有价值的遗产,并被赋予历史意义,前者则已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历史观的产物,它敦促人们将“革命”当作是一个分水岭事件,中国从此将之前那个黑暗的时代留在闸门后面,而开始向“新中国”进发。

     发表于 20:14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旅行的意义   - 2011-09-08  21:19

    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风景。在旅行前,人们就对想要看到的景色有了期望和预判,因此一个让所有人都赞同的旅游目的地总是很难确定——当然,除了那种“去哪里不重要,跟谁去才是关键”的人。即便一群人去同一个地方,如果翻看他们拍摄的照片,你也不难发现,他们的眼睛看到的仍然是不同的世界。

     发表于 21:19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为中华之崛起而做操   - 2011-08-28  17:04

    近日,第九套广播体操选在“全民健身日”这一天正式公布。这是自1951年以来现代中国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的国家仪式,也是一项极为重要的身体政治内容;吊诡的是,正因为广播体操早已成功地渗入普通中国人的日常生活,才使得其意义经常被低估和忽视。

     发表于 17:04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别人的制度   - 2011-08-09  23:09

    2011年真是乱象环生。朋友在美国,说起近日德州州长率三万人集体祈祷“上帝保佑美国”,颇有末世的绝望气息。隔洋相望的这一边,虽然关心的重点不同,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相信那一套渐渐维持不下去了。其它如欧洲(尤其近日英国)、日本,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说到这些不免和他感慨:似乎大危机之下,人所设计出来的制度都出现了问题,真不知道还有哪个能运转自如。他笑说:“当然还有。那就是——别人的制度。”

     发表于 23:09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古怪食物”不过是一种文化排斥反应   - 2011-07-13  20:48

    日前CNN在一项评比中将皮蛋列为“全球最恶心食物”,这不免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件事:一位澳大利亚朋友的全家来华旅游,他们一家三代都很喜欢中国文化,但当我们点的皮蛋豆腐、泡椒凤爪、串烤虾端上来,这一家人都面露惧色地不敢下筷,那时我才意识到了那种活生生的文化差距。

     发表于 20:48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歌儿为什么这样红   - 2011-06-29  23:17

    在一年前还无人能预料“红歌”竟会超出一座城市的范围,成为这个魔幻现实主义国家的一个新的社会现象。对此人们的种种本能反应是并不令人意外的,但真正的问题是:歌儿红不红为什么这么重要?

     发表于 23:17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救灾政治学   - 2011-06-21  21:50

    日本大地震是一个最新的例证,表明在现代的风险社会中,政府应对突发性自然灾害的能力将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其合法性和支持率。对菅直人政权来说,地震可说是个机会:震前已摇摇欲坠的内阁重新获得了国民的支持(因为所有人都觉得现在不是罢免它的时候),尽管具体表现仍遭到诸多指责(那几乎是必然的,救灾中很难做到完美),但地震发生十天后,菅直人的支持率仍然从谷底的20%飙升到了36%。难怪事后小泽派传言,菅直人在地震发生后说:“这样一来,(政权)就可以维持两年了。”

     发表于 21:50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我为什么不想用微博   - 2011-06-05  21:29

    最近一年来我经受着一种奇怪的压力:越来越多的人问我“你有没有微博?”,然后便是诧异的追问:“你为什么不用?”这其实是个毫无道理的问题,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但直接反问“我为什么一定要用?”似乎显得很无礼,所以我通常总是另外找个理由来推脱。

     发表于 21:29 | 阅读全文 | 评论(4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作为公共戏剧、大众童话和消费盛宴的王室婚礼   - 2011-05-02  11:30

    君主制的好处之一,就是能满足人民对传奇、童话以及盛大场面的向往心理。这一点英国王室自然也心知肚明:对它来说,威廉王子婚礼远不仅仅是两个年轻人的成人仪式,它还安抚、满足和补偿了许多人对自己生活的缺憾(无论他们看到的是白马王子童话还是灰姑娘童话),这种关注和认同又会转化为王室继续存在的合法性,巩固了王室作为英国象征的地位,甚至还顺便拉动了英国的经济。

     发表于 11:30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对意义的消费也不过是消费的一种   - 2011-04-30  22:20

    好莱坞电影的一个问题是:哪怕我是第一次观看,但心里总感觉似曾相识。新故事太少了,很多时候只是老故事的一种新讲法。《里约大冒险》的情节设置和人物形象,也无法不让人联想到它的一系列前辈——里面的Blu就很像《驯龙高手》里的小男孩:一个有点书呆子气、和异性交往时木讷甚至容易出丑的雄性(而那个异性乍看上去更像雄性),但最终总要回到正常的模式上来,主角不但克服了那种无用的印象重获“我能”的力量,而且能运用自己的智慧让异性为之折服。

     发表于 22:20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迈向自治的个人   - 2011-04-02  22:18

    关于北大“学生会商制度”的争论正在激辩中。尽管细节可以再讨论,但反对者看重的其实并非细节,而是其象征意义——不管它事实上是什么,人们只想抵制任何对自我思想实施控制或干预的潜在意图。对此作出的激烈反应是一个最新征兆,表明中国人(至少是一些知识群体)对于实现个人自治的强烈渴求,并在不经意间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标示出这个社会已经发生的精神变迁。

     发表于 22:18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餐桌上的文化冲突   - 2011-04-01  19:34

    过年不外如此:天天不断地走亲访友,几乎每一餐都是满满一桌的菜,到后来每个人几乎都吃怕了。我岳父还特别喜欢劝菜,时常不由分说将一个个菜夹到每个人碗里——你刚刚硬着头皮吃完鱼丸、鸡翅、鸭腿,他又塞过来一个卤蛋。有时晚辈们忍不住皱着眉头抗议:“我不要,实在吃不下了。”他瞪起眼睛:“干嘛?这味道很好啊!快吃掉!”

     发表于 19:34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真相   - 2011-03-28  22:15

    “你既然还没有找到人生的意义,只是在过程当中,那么你如何能找到人生的意义?假若有一天有人告诉你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而他的答案是正确的,可是你如何晓得他的答案是正确的呢?你用什么标准来衡量,来鉴别那是正确的答案呢?”

     发表于 22:15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局限   - 2011-03-25  21:21

    虽说这个时代正日趋多元,但人们的思维方式常常仍是一元的。在网上的争辩中就能看出来,许多人实际上强烈地秉持着一种信念:世上有且唯有一种真理(通常也就是他自己所持有的那一种)。这种真理并不是许多信念中的一种,而是衡量其他所有信念的标准,被用作绝对有效的价值判断。差异被视为低劣、错误、有害——这里的二元其实是一元,因为只有正确的一元才被容许存在。

     发表于 21:21 | 阅读全文 | 评论(1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中国式生存主义   - 2011-03-17  23:14

    今天的关键词无疑是“抢盐”。听母亲说,我老家的小镇上也已经买不到盐了,“就一天时间,昨天还好好的”。这个传播蔓延的速度确实惊人:何止是崇明岛这样的郊县,据说连距离乡政府还有28公里路的偏远贵州乡村(这样的地方,一百年前恐怕要过了几个月才会知道大清灭亡的消息),今天早上都已将盐抢购一空。手机极大地改善和提高了恐慌情绪传播的效率,在这样汹涌的浪潮面前,任何劝说或制止事实上都是无力的。

     发表于 23:14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福岛是又一个广岛吗?   - 2011-03-15  22:05

    四天来,日本的超级地震已激起了中国人(读作“中国的中产阶级”)诸多复杂的情绪。起初是同情(“日本人好可怜”)以及偶尔夹杂的憎恨(“活该”),随后是如滔滔江水般(或海啸般)的钦佩(“这种情况下日本人居然还是镇定有序,要是在中国,哼哼”),并由此衍生出某种难以言喻的敬畏(“这个民族太可怕了”),这两天又完全被一种忧虑和恐惧感所压倒(“核辐射会不会影响到我们?”“2012真的要来了吗”)。从这一点来说,官方新闻说得没错,日本地震确实牵动着中国人民的心。

     发表于 22:05 | 阅读全文 | 评论(2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不过是读书而已   - 2011-03-05  22:27

    小时候在乡下没什么书可读,但或许正因为见识少,所以那时敢于大胆地梦想将来当一个作家——那时我还很幼稚,甚至无法分清文人与学者之间的区别。当然我也没能成为其中任何之一,反倒在高考失利后陷入了长达近两年的自我怀疑,怀疑读书到底有何意义。不过回头想想,这也是好的,因为这种自我怀疑恐怕是迟早要来的;而且那段时间还以严峻的现实帮助我更清醒地意识到一个现实:自己决非一个天才。

     发表于 22:27 | 阅读全文 | 评论(2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严厉的爱   - 2011-02-19  18:07

    “中国妈妈”最近在美国成了热议的中心,其争论之激烈,表明这个话题刚好戳到美国人的痛处:担心自己的下一代将输给中国孩子。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蔡美儿(Amy Chua)在《为何中国妈妈们更胜一筹》中声称:在中国妈妈的严厉管教下,能培养出更优秀的人才。这几乎像是一次宣战,在短短几天内,这篇文章在《华尔街日报》网站上的浏览量已超过100万人次,收到多达7000多条评论,引发了一场关于教育方式争论的地震。

     发表于 18:07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假日观念的变迁   - 2011-02-11  19:23

    所有的传统节假日,追溯起来往往都具有宗教色彩,是为庆祝或纪念鬼神而特别设立的神圣时刻,但在现代人眼里,假日多半只剩下世俗的色彩——那只是为了工作之余进行休闲、放松而已,休假乃是一种个人权利。看看英语中“假期”一词含义的演变就知道了:holiday原本出自holy day(神圣之日),但现代英语中holiday已经完全没有了“神圣”的意味。作为调节人们生命节律的特定日子,假日的演变也折射出了社会自身的演变。

     发表于 19:23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有话好好说   - 2011-01-09  23:30

    自由地交流、对话,对激发创造性无疑有着极大促进作用。但怎样才算是“自由交流对话”,却因人而异。去任何一个网络论坛上看看,恐怕给人的印象是:很多人只是把它理解为可以“自由地骂人”而已。当然,有一种观点认为,讨论中真正需要关注的是问题和意义、有没有信息量,而不必计较和在意礼貌气度——如果这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人宽于律人的表示,这当然是可取的态度;但如果这是为自身的刻薄言辞开脱的借口,那么,恐怕这正是现在观点交锋中语言暴力泛滥的主要原因之一。

     发表于 23:30 | 阅读全文 | 评论(1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值得尊敬的论敌   - 2011-01-03  21:57

    和朋友茶叙。谈到观点歧异的中国知识分子之间的对话,往往很难真正成为“对话”——这在网上尤为明显:许多人参与某些观点的争辩,只是在反复证明自己的正确(而且这一点不容对方质疑);不是为了求得论题的深入解释,而是务在胜人;但最糟的是他们的话语中常常弥漫着一种郁积的道德感和泛政治化意识,似乎不管事实如何,只要站在“弱势群体”一边就具有必然的正确性。

     发表于 21:57 | 阅读全文 | 评论(3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被国际化   - 2010-09-27  19:38

    世界上恐怕再没有一个地方,比中国更喜欢建设“国际大都市”了——不久前公布的《中国城市发展报告》显示,有多达183个城市要建“国际大都市”,655个城市正在“走向世界”,而重视城市的国际形象,几乎是所有中国城市主政者的共识。

     发表于 19:38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完美的罪行   - 2010-09-22  23:16

    《盗梦空间》没有让我失望。对它的解读已经引发了如此热烈的讨论(原因之一是许多人没有完全看懂),从剧情分析到背后的数学原理,但有一点似乎无人道及:作为一个故事,最重要的是它的母题。这部电影大获成功的原因之一恐怕在于:和其他许多这类好莱坞大片一样,它有一个集肤浅与深刻于一身的母题。鲍德里亚说得对,“时尚既可以被当成最浅薄的游戏,也可以被当成最深刻的社会形式”(《象征交换与死亡》)。

     发表于 23:16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世界在看着你   - 2010-09-11  22:36

    和中国以往的每一次国际盛会一样,世博自筹办以来“文明话语”一直如影随形,即强调提高个人素质,让世界看到文明进步的中国——在此隐含的逻辑是:每个中国人都在这个盛会聚光灯的照射下,代表着国家形象。因此,日前《南方周末》那篇《世博奇观,丢尽中国脸》激起的热烈反响多少有些让人意外,毕竟这早已不算是一个新鲜的话题了。虽然也有人批评此文未能平衡报道,但“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正是许多人报道和论战的不二法门,这没什么,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隐含在这一话语逻辑背后的东西。

     发表于 22:36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妈妈爱吃鱼头   - 2010-07-23  21:34

    1991年的高考作文题是看图写作。图上妈妈在孩子幼年时一直将多肉的鱼身留给孩子,自己吃鱼头,说是“妈妈爱吃鱼头”;而等孩子长大成人后,也将鱼头夹给妈妈吃,因为他也觉得“妈妈爱吃鱼头”。——无论是漫画还是作文命题,其用意都是再明显不过了:妈妈并不是真的爱吃鱼头,她只是把更好的食物让给孩子,而这个傻乎乎的孩子却不幸以为这就是母亲真实的想法。这倒也是典型的中国式道德观的场景。

     发表于 21:34 | 阅读全文 | 评论(2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不能没有你   - 2010-07-13  21:27

    大学里我有个同学是山西人,偶尔谈起家乡时总是满腹牢骚——不过他和很多人一样,多多少少都把批评家乡作为留给自己的一项特权,即“我们可以说它不是,你们就说不得”。它那无法令人满意的现状无疑有很多历史原因,比如山西人很实诚地做了许多无私奉献,输送到上海的煤,那是源源不断,“要是没有我们山西的煤,你们上海……哼哼!”

     发表于 21:27 | 阅读全文 | 评论(1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关于懒惰的两套话语   - 2009-12-10  22:43

    看了一篇网文,大意是说:某人累死累活工作许久后,到欧洲旅游,惊讶地发现当地人生活的悠闲,老外表示很难理解中国人那种无止境的忙碌勤奋,因为在他们看来,那不是人生真正的目的。此言犹如醍醐灌顶,顿时使他感慨人生的另一种可能,并进而反思自己原有的人生经历。

     发表于 22:43 | 阅读全文 | 评论(23) | 引用trackback(2) | 编辑 


    城市,让生活更不好   - 2009-11-19  22:00

    由于贴近世博园区,过去两年半里,小区一直被工地四面包围,如今终于日趋尘埃落定。虽然人人都清楚完工后的好处,但却总希望任何变革过程最好都是无痛手术,这些年不免啧有烦言,正如广州市民也因为亚运会同时开工100多项工程而怨声载道。无论“世博”、“亚运”还是“奥运”,作为幌子其功能都是一样的:使当地政府得以在此名义下实施大规模的市政建设。在美国近代史上,博览会也曾被人讥讽为“城市促进主义的氢弹”——这就好像有人以请客人来家里吃饭为理由,借机将自己家整个重新翻修了一遍。

     发表于 22:00 | 阅读全文 | 评论(40)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鬼知道后人将如何评说   - 2009-08-30  21:34

    在朋友推荐之下看了《怎样鉴别黄色歌曲》。这本书在豆瓣上看过的人很多,而且评分很高,但之所以如此并非人们赞赏它的观点,而是当作“史上最雷人/彪悍之书”或笑话集来看的。1982年此书出版时,正义凛然地撰写这些战斗檄文的音乐家们决不会想到,仅仅一代人之后,他们的著作会在这个意义上成为经典。这种转化几乎是有哲学意义的:同样一件物品,当人们用新视点重新安排和观察它的时候,它原有的意义就消失了,正如杜尚拿着一个普通的陶瓷小便池并标上“泉”的题目拿去参加美术展时,它就代表了一个艺术哲学上的新思想。

     发表于 21:34 | 阅读全文 | 评论(14)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发现真相,还是发明真相   - 2009-07-18  21:20

    在人们的记忆中,记者这个职业几乎总是和“真相”联系在一起。这不仅是大众的观感和期许,也常常是新闻从业人员自我认知和使命感的根基,即作为一个除真实之外无所畏惧的人,他们唯一的也是最重要的使命就是目击、揭露、追寻、报道一切事实,而对他们最大的指责通常也就是未能反映事实甚至歪曲了事实。“真相”仿佛是一个被他们永恒守护的圣杯——他们也不得不如此。

     发表于 21:20 | 阅读全文 | 评论(1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缺乏耐心的知识分子   - 2009-06-28  21:25

    六月是多事之秋。从月初的二十周年到月中有争议的信息过滤程序“绿坝”,到月末google被打压,中|宣部大概也忙坏了。知识分子无疑是对此最敏感的一个群体,因此反应也最为强烈。知识精英不受审查的心态本来就已在增长,如今更难以忍受被和谐的压力,许多人纷纷引用《1984》里的语句作为私下的抗议。这大概也是和谐的代价:按赫拉克利特的观点,“和谐由对抗力量造成,正如弓与琴”,它首先意味着一种内部张力,作用力的增强引起了对立成分的增强。中|宣部很难为自己本月的行为争取到知识分子的公开支持,而且我感到周围的知识分子似乎正在丧失耐心。

     发表于 21:25 | 阅读全文 | 评论(8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南京!南京!》:不仅仅是电影   - 2009-06-05  22:51

    陆川执导的电影《南京!南京!》在上映之后,立刻引发了一种“榴莲效应”:赞赏者很赞赏,厌恶者也极厌恶,豆瓣上关于该片的2942条评论,也大抵分为两个阵营。此情此景,不免令人感慨果然文艺无定见。一如冯象曾说的,“越是专家,往往意见越是偏颇,标新立异,脱离大众趣味(否则他的专业知识就有与人雷同而平庸之嫌);同一部作品,专家之间的分歧要比常人大得多。”当然,这片之所以引发如此剧烈的争议,并不仅仅在于文艺问题。

     发表于 22:51 | 阅读全文 | 评论(29)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上海拾荒者 vs 剑桥市政府   - 2009-05-22  22:08

    小区外有一对拾荒的中年夫妇,在这安营扎寨多年,早已是我们平日里“熟悉的陌生人”。每回有什么旧报纸、大纸箱、泡沫塑料,乃至旧家电要处理,我们便在进小区时在门口和他们打声招呼,然后他们就依约上门来按一定单价收取,完了自己扛下六楼去。偶尔和他们攀谈过几次,得知他们是安徽蒙城人,在老家务农收入微薄,又没有什么技能,相比起来在上海拾荒度日也不算难以忍受,甚至算是一种自我改善——至少是可接受的生活。他们在这个小区已经多年,不仅是习惯,也觉得这里人好,因为上海一些小区是拒绝拾荒者入内的。他们也早认识我了,“下次有废品卖,打我手机就好了,随叫随到”,不过我还是习惯过去找他们,反正也不远。

     发表于 22:08 | 阅读全文 | 评论(4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假如地震能够预报   - 2009-05-10  09:08

    像任何灾难一样,一年前汶川地震发生后,许多人不免产生了同样的质问:为什么它没有被阻止呢?当然人们都理智地意识到我们无力控制地壳运动,因此质疑随即变成一种朴素的愿望:如果地震能预报就好了,更进一步说,为什么没能预报呢?由此引发了一场以连岳和土摩托为代表的激烈辩论,虽然最终谁也无法说服谁,不过双方至少有一点共识,即预报地震能够减少损失——但事情要是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发表于 09:08 | 阅读全文 | 评论(3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知识分子如何公共?   - 2009-04-26  16:24

    名词的统一常常最容易掩盖所指事实的分歧、含混与变迁。例如,北欧人、中国人和古巴人虽然都使用“社会主义”一词,但对他们来说,这个词语所指的事实其实相去甚远,甚至中国人对它的理解也各有不同,而且如今的国人与三四十年前的先辈对它的解释也是差别极大的。许多概念正因为被用得太多、太为人所熟知,才到了几乎无法使用、也难以被人确切理解的地步——所谓“公共知识分子”也是这样一个词。

     发表于 16:24 | 阅读全文 | 评论(4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人人都是原教旨主义者   - 2009-04-01  21:39

    我这么说是基于这样一个现实:任何人类思维都具有原教旨倾向。所有理论都倾向于造成一种自我完善的体系,可以运用它来解释和把握整个世界,最终它成为一个人看待和衡量世界的眼镜和尺子。在辩论中最容易看出这一点:大部分人参与对话、辩论之后的收获只是进一步证实和强化自己所持的观点是正确的;不知他们是否意识到,这实际上也意味着他们一无所获,因为他们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激烈辩驳只是得知了一个他早已确认的信息:我是正确的。这是一个观点和话语的巴别塔——虽然名义上我们使用的是同样的语言,但却彼此听不见、听不懂。

     发表于 21:39 | 阅读全文 | 评论(30) | 引用trackback(6) | 编辑 


    钱烈宪遇刺案中的公众舆论   - 2009-02-22  11:45

    上周六下午4点,知名博客钱烈宪在北京单向街书店被人持刀刺伤。大凡这类事件发生,有两点必定是人们最关心的:当事人的生死,以及事件的真相。对公众来说,前者往往倒还在其次(同时也因为他们不必焦虑很久就能得到确切信息),后者才是他们强烈关注的——因为他们有时等上数十年都未必能知道事实真相,迫切想知道答案却又无法知道的状态,对人的精神而言委实是一种折磨。这一次也不例外,人们很快得知钱烈宪本人并无生命危险后,就将他抛在一边;然后,虽然真相未明,却纷纷急于去揭露真相,抨击指责各自心目中的凶...

     发表于 11:45 | 阅读全文 | 评论(48) | 引用trackback(2) | 编辑 


    摄影散论   - 2009-01-10  20:26
    摄影经常不被认为是一门具有独立性的艺术:它只是复制和仿造,不是原生的而是次生产品,就像翻译一样。许多人认为仅此就已决定了它的价值:这是摄影的原罪,也是讨论摄影时无法绕开的一个基点。然而对原件的绝对神圣化尊重本身就是一种现代建构,一方面原件被偶像化为不可变更的膜拜对象,强调极为严格的复制,另一方面由此产生几可乱真的复制品仍被视为天然是劣等的次生品,不论是仿古建筑还是仿冒商品。现代知识产权以法律的形式强化了这种对原件的拜物教,摄影的处境是这一观念下一切次生产品的缩影和原型。
     发表于 20:26 | 阅读全文 | 评论(15)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脱离控制的创造物   - 2008-12-20  21:54
    人们总是觉得:自己所生活的时代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时代,生活总是在别处。如果以时间为轴向,那么在传统社会的人看来,完美时代是在远古(三代之治或伊甸园),随着近代线性进化思想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则将那一完美的乌托邦设定在未来,因为现代文明是“未来导向”的。然而与此同时,另一种反乌托邦思潮也渐渐浮上水面:即等待人们的未来非但不美好,而且可能相当阴郁。
     发表于 21:54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3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