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最后更新

最新评论

我的链接


    共3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
    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 2012-08-28  17:35

    蒋廷黻《中国近代史》中谈到鸦片战争前,清朝天朝体制极重华夷之防,外国人在华有诸多限制,而其中“顶奇怪的禁令是外人不得买中国书,不得学中文”。传教士马礼逊的中文教师,每次出门授课,都带毒药,万一查出,准备自尽——“对外汉语”这个职业在当时是需要冒生命危险的。

     发表于 17:35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海洋中国的兴起   - 2011-11-07  08:54

    现在提起唐朝,人们常常将它视为中国古代文明曾达到过的一个巅峰,而与之相连的则是一个外向、自信、开放、文化多元的形象。从某种程度上说,正是唐朝在对外交流中的行为,塑造了今天人们所感知到的“盛唐气象”。但“巅峰”的意思是:你好不容易到达那个顶点之后,发现很难在那里长期停留,唐朝事实上也是两千年帝制中国时期的一个关键转折点,它不仅见证了辉煌、见证了变迁,也预示了此后中国对外贸易的成功与失败。

     发表于 08:54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咖啡文化史   - 2011-09-19  20:48

    杨小凯在《牛鬼蛇神录》中曾回忆:文革时他第一次喝到咖啡,发现味道全然没有想像中那么好,皱着眉笑说,难怪说资本主义国家人民的生活都很苦,原来整天喝这么苦的东西。这种反应倒也是人之常情,四百年前欧洲人刚开始接触到咖啡时,也差不多是类似的感受。奇怪的是,世界上最流行的半成瘾性饮料(不论是茶、咖啡、巧克力、可可)都有点苦味,但通过文化的包装,任何苦涩的味道都可能成为令人趋之若鹜的风尚。

     发表于 20:48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被挑选出来的过去   - 2011-08-24  21:40

    每个人可能都曾有过这样的经历:由于某个自己也未曾注意到的举动,给人留下了很好或很差的印象。从某种程度上说,朝代也一样:它可能因为某些难以消除的片面刻板印象而主导了后人对它的感知。盛唐虽然不过几十年,但如今一提起“唐朝”,总是和“盛世”联系在一起;而对于倒霉的清朝,它给现代中国人的印象主要是由晚清那衰弱的70年决定的。

     发表于 21:40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地图的隐喻   - 2011-08-17  13:56

    1950年秋,当军队从东面攻入昌都的时候,看到这个布满乞丐和污水坑的狭小城镇,许多年轻的战士颇感意外。有人事后回忆:“看看周围破烂不堪的矮小的房屋和狭窄的街道,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地图上划成一个大圈的昌都。我们想象中的昌都一定是个像样的中等城市,各种建筑鳞次栉比。谁知它竟是这个模样。”

     发表于 13:56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中国的海上扩张   - 2011-05-29  20:45

    “中国的海上扩张”以往是一个比较被忽视的话题,因为长期以来中国被视为一个内向的大陆国家,在海外的扩张似乎是英国之类的海洋国家才具备的一项特征。在历史上,海洋首先意味着一种进取和开拓的精神,它是对外的:如果仅仅固守海岸,你所看的世界是封闭和有限的。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曾说:“大海给了我们茫茫无定、浩浩无际和渺渺无限的观念:人类在大海的无限里感到他们自己的无限的时候,他们就被激起了勇气,要去超越那有限的一切。大海邀请人类从事征服,从事掠夺,但同时也鼓励人类追求利润,从事商业……”如果你是一个航海民族的话,那么这本身就意味一个开拓进取的方向。

     发表于 20:45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谣言研究回顾   - 2011-05-08  18:00

    3月里因日本核泄漏事故导致的恐慌性抢盐早已平息,但其背后的谣言现象仍值得反思。许多人将这一事件中国人轻信谣言看作是一种令人痛心的国民素质,并寄望于启蒙的理性之光驱散这些迷雾。《南方周末》上一篇时评《信息通常是最好的谣言粉碎机》认为“有真相,则谣言不攻自破”,而“信息要充分供给,政府责任重大”,最终“一个信息自由流动的社会,会内生出强大的信息鉴别机制……这便是自由竞争的力量”。——这一颇有代表性的论点,体现了作者对谣言的无知和低估所导致的自信:乐观地坚信必有一个简单的办法能有效地应对谣言。这本身就是我们对谣言的认识还有待加深的证明。

     发表于 18:00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它们来自另一个世界   - 2010-12-04  19:25

    在任何时代,生活在地球表面的人实际上都生活在许多个不同的世界里——这里的“世界”不是指地理意义上的那个,而是不同的文化和技术所限定的社会认知范围。在全球化尚未到来的时代里,这一点当然更为明显:每个人所知道的“世界”,通常就是他所生活的那个小小社区,而在这个圈以外,那就是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了。也因此,那时的人们更容易遭遇到对他们而言完全陌生的事物。

     发表于 19:25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石头为何比黄金贵   - 2010-11-23  20:12

    和田玉疯了。拳头大小的籽料,价格据说已从五年前的三四万元涨到了二三十万——有一个玉石网站甚至就叫“和田玉疯了”。不仅是玉石,寿山石(尤其田黄)、青田石、以及一些特殊的观赏石,在国内如今都奇货可居。连《纽约时报》都注意到了这种“玉石价格超越黄金”的现象,只不过对美国人来说这多少有些难以理解,在不久前的一篇报道中,记者转引当地商人牙塞恩•艾哈买提的话说:“玉在我们的文化中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我们要感谢真主,汉人疯一样地喜欢玉。”

     发表于 20:12 | 阅读全文 | 评论(1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人口普查的政治   - 2010-10-23  19:42
    十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对大部分世人而言都早已熟知,但这并不表示人们都了解它意味着什么。这并不只是清点一遍人头、作一些繁琐的统计以及尽一下公民的义务,实际上,在现代政治中它常常还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不仅涉及现代国家进行数目字管理的技能,在有些国家甚至...
     发表于 19:42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历史感   - 2010-10-14  21:10

    向来被中国人视为民族象征的万里长城,其实早已有三分之一以上墙体受损毁,除了几百年来自然力的侵蚀外,另一主因是居住在长城沿线村民持续不断地拆用长城砖。近年来已有许多这样的报道:北京怀柔区西水峪的村民,以每块15元的价格倒卖长城砖;河北山海关附近西姜庄村的村民把长城砖用来:盖房、盖厕所,因为“长城砖结实耐用,而且就地取材,节省成本”;山西雁门关外的百草口长城,墙砖被扒了一地,当地村民就地取材,村里房子、院墙、羊圈全都是用长城上的大砖来盖的。

     发表于 21:10 | 阅读全文 | 评论(1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博识的无知   - 2010-08-29  22:41

    要和一位与你观点相左的人讨论得愉快,那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因为这意味着双方对议题不夹带道德判断,对讨论的结果持有一种开放的态度,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承认自己无知,而这在当下的中国知识分子中,看起来并不算是一种常见的品质。事实上,知识分子常常因为博识而容易陷入一种自己难以察觉的境地——即所谓“博识的无知”。

     发表于 22:41 | 阅读全文 | 评论(2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对黑暗力量的再征服   - 2010-08-01  22:41

    在通俗文学里,有一个反复出现的母题:即对复活中的黑暗力量的再次征服。通常其叙事结构是:在久远的时代中,曾有一次善恶(或神魔)决战,结果黑暗势力的一方遭到镇压;但由于某种原因,这一黑暗力量并未完全灭绝,且还在逐渐复活;这一逐渐浮现的危险再次召唤英雄,在使命感的激励下重新踏上再征服的艰难道路,并最终摧毁黑暗力量。

     发表于 22:41 | 阅读全文 | 评论(1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怪力乱神:传统中国人的想象世界(下,点评及问答)   - 2010-05-07  20:43

    [维舟按:点评和问答部分许多要点很有水平,不过很多时候越出了本次演讲所谈的范围。我原先演讲的重点其实并非民俗学,田兆元教授做了不少补充,予我颇多启发,但在我们立场并非完全一致,例如:我不赞成把风水和民俗学判定为“科学”——也不是说他们“不科学”,我是根本不赞成用“科学”作为判定它们的尺度。]

     发表于 20:43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怪力乱神:传统中国人的想象世界(上,演讲部分)   - 2010-05-05  20:11

    时间:2010年3月21日 14:00-17:00
    地点:上海 季风书园徐汇店

    先讲一个故事: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一连几天不见人影,几天后回来,父母责问她去哪了,她答:自己飞往罗刹国,用法术烧掉了其京城莫斯科,并称父母不得阻拦,否则将有血光之灾。换作我们中的任何人,要是听到这样的应答,多半会很生气:你个小太妹,不学好,出去野了几天,还敢撒这种谎恐吓父母。——然而她的父母却相信了,真的从此不再阻拦她的活动。因为这事发生在1900年的天津,这个女孩子据说是一个红灯照——也就是义和团下属的一个女性团体。

     发表于 20:11 | 阅读全文 | 评论(34) | 引用trackback(2) | 编辑 


    通名与专名   - 2010-04-04  14:05

    人们常常有一种不自觉的倾向:把自己所生活在其中的那个小型社区看成是世界本身。在我们乡下,每当谈起县城,大家都习惯说“城里”,这表明在人们的潜意识中,它与其说是a city,不如说是the city;同样地,“去镇上”指的是特定的那个镇子;而当人说起“大河”时,每个人都清楚它指的其实是镇东一条普通的运河。这一语言现象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人们使用通名(城、镇、大河)来取代专名,虽然它们事实上确实另有专名。

     发表于 14:05 | 阅读全文 | 评论(14)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成吉思汗:世界征服者   - 2010-03-24  20:45

    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在1170年的漠北草原上遇到这个九岁的孩子,根本无法预见到他未来震惊世界的成功:那一年他父亲被仇敌毒死,孤儿寡母被亲朋抛弃,被迫面对极端困苦的生活,依靠掘草根、拾果子、打土拨鼠来度日,用他母亲的话说,“我们除了影子之外无伙伴,尾巴之外无鞭子”。此外,他是个文盲(终其一生都是如此),甚至不算特别勇敢(他怕狗),也没有有力的追随者,因为争夺一条鱼的纠纷,这个野蛮少年还残忍地射杀了家里唯一敢反抗他的、同父异母的兄弟。与此同时,还要面对仇家的追杀和迫害。在战乱频繁的漠北高原上,他所带领的小家族处于绝对劣势,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机会。

     发表于 20:45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纵横四海:东亚历史上的海盗与贸易(下)   - 2010-02-27  20:12

    接下来要谈到一个晚明出现的重要人物,是中国海盗史上最值得一说、也是现在最被忽略的人物——郑芝龙。我们现在知道郑芝龙多半只因为他是郑成功的爸爸,也许还有些人知道他曾是海盗。但你如果仔细看他的简历,会发现这是个非常不简单的人物,当年可以说是独霸一方的海上霸主。

     发表于 20:12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纵横四海:东亚历史上的海盗与贸易(上)   - 2010-02-27  20:07

    时间:2010年1月30日 14:00-17:00
    地点:上海 季风书园徐汇店

    一、

    在演讲开始前,我想先问在座诸位一个问题:现在的洋山深水港,有谁知道它的历史?——好吧,我也不卖关子了:洋山在古代曾是一个著名的海盗巢穴。尤其在明清两代,东亚洋面的海盗在每年季风时节,常常停泊在避风并汲取淡水,然后视风向而定,是向北劫掠北方海岸,还是南下袭击浙闽沿海。它恰好位于中国沿海的中间点,有深水港、又有淡水,远离大陆,躲在官军...

     发表于 20:07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史学家的常识错误   - 2010-02-14  21:57

    是人就可能出错,史学家岂能例外,虽然历史书写向来强调细节的正确核实。即便是被公认为中国史学开山祖的司马迁,其所著《史记》中错记、前后不一的漏洞也所在不少,事实上后人反复订正二十四史这件事本身,就已证明即便是被奉为经典的史学著作,常常也逃不开“无错不成书”的诅咒。

     发表于 21:57 | 阅读全文 | 评论(1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徘徊于书斋与政治现实之间:论吴晗的治学   - 2009-12-16  22:04

    提起吴晗这个名字,如今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联想到他的《海瑞罢官》所引发的政治风波。这一符号性事件确实浓缩体现了他一生形象的许多方面:既是一个史学家和文人(海瑞又在他最熟知的明史领域),又卷入政治风浪;他的史学论著经常隐含政治批评倾向(所谓“影射史学”),而最终遭难也是因为《海瑞罢官》被认为别有所指。他一生徘徊于书斋与政治现实之间,两者彼此纠结难解,以至于在回顾他一生的治学时,不得不同时将他的政治关怀也考虑进来。

     发表于 22:04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假如郑成功多活十年   - 2009-12-06  18:30

    人们常被某些偶然性力量打动,并假想在一些重要历史时刻,某个轻微的关键细节的变动也许就将改变随后的所有历史。这也就是帕斯卡说的,“假如克丽奥佩特拉的鼻子长得短一些,整个世界的面貌都会改变。”如果不是两次莫名其妙的夏季暴风雨摧毁了忽必烈远征日本的庞大舰队,日本很可能在13世纪已被蒙古帝国所征服——至少是部分。虽然严肃的历史学家大多不愿意去考虑这种“未曾发生的历史”,但这种反历史的假设却常常是通俗文学中一个长盛不衰的题材,而这也使得我们得以重新审视在实际发生的历史中哪些才是真正的决定性条件。这就像是电影《蝴蝶效应》中的实验:通过更改某个细节,来确定哪些因素能导向最好的历史结果。

     发表于 18:30 | 阅读全文 | 评论(1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圣愚济公   - 2009-11-01  17:50

    中国人对济公这一传奇人物都很熟悉和喜爱:他的智慧以疯癫的形式出现,其善良和纯洁正直则隐藏于蔽破污秽的外表之下,有时他几乎像是一位令人发笑的小丑,但其所为则令人敬服为“圣僧”。令人费解的不仅是这几组矛盾都能协调地统一在同一个人物形象之中,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即人们为何会创造这样一个人物,并对他的事迹如此着迷?

     发表于 17:50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理解汉字,理解中国   - 2009-08-25  20:52

    歌德有一句看似费解的格言:“谁不懂得外国语,谁也就不了解本国语。”他的本意无非是说:只有理解外语的特性之后,才能在两相比较之下更深刻地意识到母语的特殊性。本国的语言文字往往是一个人所继承的无法察觉的遗产——就像很少有人能说清楚母语的语法一样,我们对汉字在中国传统及现实中的作用,也常常停留在一种“创造性麻木”的状态之中,而那却是中国文明与世界其他文明的根本性区别之一。如果与欧洲文明作比较,这一点就显得愈加清晰明显。

     发表于 20:52 | 阅读全文 | 评论(3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面南背北:中国文明的方向系统   - 2009-08-09  23:50

    生活中某些最习以为常的普通事物,也许和我们所属文明最根本的地方相连。汉语中的方位词及其所带来的一整套观念,就是这样一类事物。“东南西北”、“面南背北”作为方位描述,是操汉语的中国人最普通的词汇,甚至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值得深思的地方,但这背后隐藏的却是中国文明在宇宙论上的独特性。

     发表于 23:50 | 阅读全文 | 评论(18)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内外有别:女性如何进入公共空间   - 2009-05-28  20:32

    常常有一些重大的变革因为太为人熟知而遭到忽视:现在看到公共场所中的女性,大概没什么人会感到惊奇,然而仅仅在一百多年前,中国城市的大街上却是极少看到女性的——前现代的城市公共空间几乎都是单性别的。这种在现代人看来反常而难以理解的空间隔离,在那时却是常态。现代社会当然仍存在一定程度的空间隔离(如富人别墅区和贫民窟),这种空间政治反映着阶级关系或性别,因而被遮蔽、被遗弃、被隔离的一方也在同时揭露和定义着这一社会形态。

     发表于 20:32 | 阅读全文 | 评论(3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神秘属性的信仰   - 2009-05-16  21:53

    电视剧《无悔追踪》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1949年解放初,公安肖大力怀疑邻居冯静波就是他所想要调查抓捕的潜伏特务,虽然多年里冯的表现看来始终无可挑剔,抓不到任何把柄。期间肖甚至因为研究潜伏的联络暗号而被打成特务,多难时刻冯伸出援手,两家儿女也感情甚好,但肖对冯始终抱有极深的怀疑,30年后要求正式立案调查冯,遭到嘲笑,而白发苍苍的冯静波最终自动承认了自己的确是特务。

     发表于 21:53 | 阅读全文 | 评论(3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中国的月亮神话   - 2009-03-15  20:55

    不同民族与月亮相关的传说都隐藏着一个基本的观念:月亮是某种神秘力量的源泉。这一宇宙力量本身是看不见的,但它可以通过不同的生物和奇迹来自我呈现,而人必须调整自己以顺应天地之间的秩序,因为“宗教意味着个人独自产生的某些感情、行为和经验,使它觉得自己与他所认为的神圣对象发生关系”。尽管中国的神话早已被史学侵蚀得支离破碎,但其月亮神话仍透露出来同样的意味,显示着原始东亚人的生活有节律地受着这一力量的主宰和调节,也包含着他们的愿望和恐惧。

     发表于 20:55 | 阅读全文 | 评论(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鸡林考   - 2008-12-06  15:37
    据7世纪的唐代高僧义净记载,当时印度对朝鲜有一个古怪的称呼“矩矩吒医说罗”,这个梵文词可还原为Kukkutesvara,意为“鸡贵”。义净也是唯一记录下这个称呼的作者,别无佐证,因此王邦维在对这一词条笺注时也只标明:“此词来源不详,此传说出于何处亦不详”,不过出于学者的敏感,他谨慎地联系到朝鲜另一个较为人知的古称:鸡林,“鸡贵、鸡林两名似乎有些关系”。本文不仅意在证明这种关系,并意图通过这一名称的考订,理解和展现东亚精神世界的一部分。
     发表于 15:37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体制内反抗   - 2008-09-13  21:00
    福楼拜曾说:“一切政治我只懂得一种:反抗。”但反抗政治本身却有很多种。现代人常把“反抗”设想为一种反对现有体制的冲动和实践,但很多情况下,反抗者的主观意愿和目的却是为了维护和完善体制,他们甚至根本不认为自己是反叛者,尤其介意在体制内寻求反抗的合法性。的确,“当这种抗议维护了‘适当的’抗议模式时,其诉讼可能是最成功的……甚至可能构成改革创新与变化的开端”,尽管这种变革经常是他们无意中开创的。
     发表于 21:00 | 阅读全文 | 评论(17)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负心女与薄情郎   - 2008-09-04  22:36
    爱情、婚姻中的变心故事,历来是人们乐此不疲的话题。与所有通俗文学一样,这类故事也带有一种明显的模式化倾向:大凡变心的女子,最终都为自己的这一错误判断遭到现世报,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而薄情负心的男子,虽也有遭到报应的,但却主要是受自己内心和社会道德标准的制裁,其意味大不相同。这些故事的流传,比其它证据更有力地说明了中国人传统的道德准则和社会心理。
     发表于 22:36 | 阅读全文 | 评论(1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拖雷、镜子及其他   - 2008-08-17  10:45

    成吉思汗幼子拖雷(Toloui),据波斯史料记载,其名在蒙古语中的含义意为“镜子”;他死后蒙古人为避讳还特地将“镜子”一词改用突厥语Keuzgeu来称呼。对这一解释,伯希和态度谨慎,因为在对古代或异域地名、人名的释义中,经常出现一些流变讹误和伪解释(如将“无锡”强解为“没有锡”),此所谓“语言的疾病”现象。在没有足够证据之前,伯希和的保留态度(“这种解说之价值,我不敢保其必是”)是正确的,因为真正的问题在于:这位蒙古英雄的名字为什么要叫做“镜子”呢?

     发表于 10:45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制造差别   - 2008-07-05  11:31

    神学无妥协。宗教问题上的争端,恐怕最能体现人类的极端性:因为一些分歧而互指为非、甚至刀剑相向,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那也是一点不稀奇的。而这些导致冲突不断的“重大分歧”,往往却是极细微的差别(至少在外人看来):1054年基督教大分裂的主要争端之一,是罗马教会在圣餐礼中使用无酵饼。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发表于 11:31 | 阅读全文 | 评论(2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数目字管理:黄仁宇的伪命题   - 2008-06-07  20:23
    近代中国遭际惨烈,使数代知识分子都无从回避对背后历史原因的追究。民族主义者归咎于外敌的掠夺和入侵粗暴打断了中国的发展进程(因此有所谓“明清资本主义萌芽”说);启蒙主义者则认为内因才是根本:需要为中国的落后负责的是国人的愚昧,这一论调发展的极端则是所谓“丑陋的中国人”和“河殇”,像是真有这么一个原罪。1979年黄仁宇出版《万历十五年》,从大历史的角度提出一个新的看法:即中国失败的原因无关道德和个人因素,而是在技术上不能实现“数目字管理”。对中国的病理学诊断一直是中国人一个极热衷的话题,因此黄氏在国内受到极大欢迎,很快被奉为大师。
     发表于 20:23 | 阅读全文 | 评论(28) | 引用trackback(2) | 编辑 


    讲稿:游牧生活对历史的影响(下)   - 2008-05-13  17:33
    游牧世界的开放性与长城以内农业文明的封闭性恰好形成鲜明的对比。两者的对峙,实际上是两种生活方式和社会组织原则的竞争。它们彼此竞争无法相容,其统一是一种对立统一,所以就形成一个既对立又相互依存的关系,其中一方很难彻底消灭另一方。长城像所有的边界一样都是冲突的产物,游牧民族的存在对中国有一个非常重大的意义,就是它对中国民族主义的影响,它是中国古代史上最主要的他者。关于两者的隔阂冲突,王明珂的《华夏边缘》讲得很好,他认为这对游牧民族和汉民族的族群建构都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族群建构实际上就是你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它是想象和建构的产物。我们这个国家的民族性格,是由一个长期冲突的过程所限定的。因此,长城外的游牧人群的存在,为长城内中国文明的价值体系的巩固和确立提供了动力。
     发表于 17:33 | 阅读全文 | 评论(1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讲稿:游牧生活对历史的影响(上)   - 2008-05-13  17:30
    时间:2008-4-19,14:00-17:00
    地点:上海季风书园
    第一次演讲,三个小时连问答在内近三万字,比写字快十倍。但信口开河,总不免粗疏;不过为保持口语风格,基本不作触动,只删除了一些太罗嗦的冗言;为使结构清晰些,姑粗分为五段。讲完后录音整理也极耗神,特别致谢李伟为代为逐字逐句整理讲稿,及小转铃同学整理最后的几段问答。当然还有李牧之兄的记录及梁捷、仇鹿鸣二位的点评。
     发表于 17:30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没有历史的南方   - 2008-05-04  20:37

    “中国意识”的起源是一种被蛮族环绕的思想状态,华夏族与这些不受欢迎的邻居在不同时期进行互动,双方军事、政治、经济力量的消长构成中国边疆史的基本架构。其中一个值得关注的历史现象是:北方民族对中原政局的影响远大于南方民族(古所谓西南夷),也没有任何一个南方民族曾像游牧民族那样进占中原建立起自己的王朝。直至民国,中央所关注的满蒙藏维回五个少数民族都属于北方系。中国史的叙述中也很少提及南方民族,他们被认为在历史之外,是没有历史的。

     发表于 20:37 | 阅读全文 | 评论(2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藏传佛教与藏族兴衰   - 2008-02-16  17:42
    1951年之后,西藏的公众形象曾长期与“翻身农奴得解放”及控诉旧社会黑暗联系在一起。但近三十年来随着外在文明令人晕眩的大跃进,人们逐渐厌倦了进化论,“新西藏”毫无吸引力,能够满足人们想象的恰是一种退化论建构,即作为最后净土的藏区,进而是作为个人救赎之道的藏传佛教。
     发表于 17:42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被曲解的神   - 2008-02-12  20:10
    晚明时期的中西交流浪潮,今天已成学术热点。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一问题实质上与当年的“资本主义萌芽”论战一样,奠基于一个反历史的设想:“为什么我们期望它发生的,历史上最终没有发生?”因此主流观点向来是不无遗憾地谈到那是一次友好的文化交流,甚至不失为一个多元开放的时代,而最终双方大门的关上,则要归结于顽固派的愚蠢。这只怕太低估了中西文化碰撞时的深层相斥因素。
     发表于 20:10 | 阅读全文 | 评论(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独眼巨人考   - 2008-02-03  21:14
    从黑龙江森林到爱尔兰岛,独眼巨人的传说曾横贯整个欧亚大陆北部;如今流传下来的已只有一些零碎而孤立的片段,它的历史真实性和本来面貌,都成了一个模糊的云团。但它也许正是远古亚洲腹地文明仅存的微弱光芒,因为神话往往就是原始人的历史。
     发表于 21:14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马拉松为什么没有马?   - 2008-01-30  21:44
    如今家喻户晓的马拉松赛事,据说最初是为了纪念这一事件:公元前490年,雅典陆军在马拉松平原之战中战胜波斯大军,随后派士兵奔回雅典报喜,而此人将消息送达之后,也随即因劳累过度壮烈牺牲。这个故事我一直习以为常,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到:希腊军当时为什么不派人骑马回城报信呢?那样不但可以更快送达,信使无疑也不必劳累致死。
     发表于 21:44 | 阅读全文 | 评论(11)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蛇神之死   - 2008-01-19  18:02
    误读和变异是民间故事不可避免的命运。小学课本中《李寄斩蛇》的故事,无数人大概都曾像我一样,认为它主要是讲述一位无畏的少女,勇于破除迷信的事迹。然而吊诡的是:最初记述它的却是一位坚定的有神论者,他为什么要赞美一个无神论的小英雄呢?
     发表于 18:02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心灵史:没有红旗,绿旗也行   - 2007-07-31  21:56
    1991年,张承志发表《心灵史》,这本书集合性地体现了作者的身份:既是内陆亚洲史研究者,又是文学家;既是回族穆斯林,又是前红卫兵。毫不意外,它的出生正如作者本人一样,很难被归类;这种看起来孤独、尴尬、但却傲慢的姿态,看起来似乎也是作者的一贯立场,他甚至大概对此不无享受。
     发表于 21:56 | 阅读全文 | 评论(2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前现代城市的气味   - 2007-07-18  21:11
    看了电影《香水》。主角是一个执迷于气味几近癫狂的极端分子,作为对他短促命运的反衬,他居然是出生在巴黎一个恶臭的鱼市里。他那魔幻似的一生,倒是很好地印证了动物行为学家Konrad Lorenz的观点:哺乳动物大多都是“用鼻子思想的”,所以它们用气味来表示占有权,而且这种权利归属不仅受空间限制,还受时间影响。最终他研制成的香水威力犹如原子弹,几乎毫不费力地通过人们的鼻子征服了所有人。
     发表于 21:11 | 阅读全文 | 评论(1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东夷族称考释   - 2007-07-17  16:12

    中国古史北方三大族系:蒙古、突厥、东夷,以东夷系历史最为晦暗难明,盖因此系民族支派颇多,又僻居东北营渔猎生活,初期于中原威胁远小于蒙古高原的游牧民族,史书记载因之也少[1]。除日韩而外,对这一系关注的学者也较少,聚讼纷纭,而难有定论。姑不揣谫陋,聊为补证如下:

     发表于 16:12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中国古代的国家性格   - 2007-05-07  22:29
    1793年,乾隆帝拒绝了英国特使马戛尔尼提出的通商要求,并作出了一个著名的答复,表示天朝根本不在意“外夷货物”。现在这被普遍视为一个停滞的帝国愚蠢、傲慢的姿态,今人往往将错失与世界接轨的时机与它联系在一起,甚至暗示若非晚明的“资本主义萌芽”被满族入侵所打断,中国本可避免锁国政策带来的消极后果。这无疑也是一种典型的“从后往前读”的史观,事实上以当时正统的观点来看,乾隆帝的答复可谓深合儒家政治哲学,非但不愚蠢,且贤明之极。
     发表于 22:29 | 阅读全文 | 评论(15) | 引用trackback(1) | 编辑 


    雅克萨之战   - 2007-04-15  23:32
    15世纪欧洲兴起的地理大发现,在人类史上第一次将地球表面孤岛式的各文明连接起来,这也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史的开端。而尾随这一巨变而来的,则是欧洲文明宗教、经济、军事各方面的扩张,给予各孤立文明以史无前例的冲击和压力。这一浪潮最遥远波及到东亚,结果以中国、日本在16-17世纪的抵制/锁国政策结束第一阶段,然而这却是一次得不偿失的胜利,两百年后,西方文明以更猛烈的浪潮袭来,最终在鸦片战争中破门而入。
     发表于 23:32 | 阅读全文 | 评论(9)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西门豹的献祭   - 2007-03-04  19:00
    多数人都知道这个故事:战国时西门豹治邺,听说有巫婆每年选取一个民女嫁与河神为妻,为百姓所患苦,西门豹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巫婆等投入水中,最终革除了这一陋俗。按我们的教育经历,这通常被描述为一个贤良有胆识的清官,坚决反对迷信、为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这一被高度简化的理解,实际上与事实有着巨大的偏离。
     发表于 19:00 | 阅读全文 | 评论(1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猪·豚·文化差异   - 2007-02-17  17:56

    两年多前[2004-10-01]写的一篇旧文,既逢猪年,重翻出来修整一遍。当时可谓无知者无畏,随意命笔,之后才逐渐发现关于猪足可写一篇相当长的文化史,这两年来对此文所作的修改也可算见自己思想演进之一斑。

     发表于 17:56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聊斋四札:过度阐释和文学史书写   - 2007-01-04  23:19
    1949年后,随着文化政治的转移,开始出现一波对中国文学史的价值重估,由此形成一种至今仍占有话语霸权的官方文学史书写。这一体系的核心是:文学作品的价值不在于文学自身,而在于其思想性,强调内容优先于形式。出于这一基本假定,无论是宋词的婉约派,还是近代的颓废派、新月派现代文学,或张爱玲、沈从文,乃至《围城》之类不具备社会现实意义的文学,都遭到了贬抑。这一无所不在的意识也渗透进了几乎所有对聊斋的研究,导致对它的全新评判。
     发表于 23:19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共3页 1 2 3 下一页 最后一页